一番星☆shelvi

喜欢源氏x天使的,请不要关注我。

【网瘾组】海之花(二),源氏xD.Va,AU

前文:

海之花(一)


正文:

心事重重的哈娜找到了Sombra,也只有她可能可以给出一点有建设性的帮助。

“Sombra,我有件事情想向你咨询一下。”哈娜乖巧地坐在凳子上,有些扭捏。

“你说吧,是什么事情,我会根据情报的重要性报价的。”黑影依然盯着她那电子频幕,双手也没有停下打字。

“哈哈,你还是老样子。就……就不能讲点人情吗?”

“宋哈娜,看在老同学的份上,有事你就快说吧,我没那么多时间的。”

宋哈娜红着脸,将她恋上人类男子的事情告诉了黑影。

“那个人类叫源氏?”黑影想了想,调出了一份资料。

“这是我从他们埋的海底光缆网络上偷取的数据,你先看一眼。”

“等等,你是怎么连上他们的海底光纤的?莫非你也穿越危险带出去过?”哈娜倒退了一步,不敢相信自己的逻辑。

“这不是重点。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你的事。你先看看,是这个人吗?”

哈娜将信将疑地凑过去一看,倒吸了一口气。

“……嗯……应该没错……吧。”她一瞬间没底气了。

“岛国将军的二公子,三十五岁,未婚。海洋作战大师。你看他从小什么都不缺,这里还有他的一些黑记录,明显是个纨绔子弟。你确定你喜欢这样的人?”

“……我……我不知道。”

见哈娜心虚的样子,Sombra叹了口气。

“至少……至少他看起来并没有那么老啊,还……挺帅的。”哈娜耳根发烫。

“好吧,可能他比较会保养吧。”黑影吐槽道。

“至于你问的那个问题,鲛人能不能上陆上生活,我想我的回答是肯定的。首先,海国的重力气压之类的环境条件都是模仿着陆上的情况复刻的。再者,我们的语言是古时候多重语言合并而来,你刚也说了你能勉勉强强听得懂他们的语言,这说明陆上这些人的发音可能与我们差别并不大,只不过在书写上我们已经完全改变了,所以认不出岛田那两个字。在我眼里,这都不是什么太大问题。我这里的资料显示是可以用古时候通用的英语跟他们交流的,某些用语可能会发生变化,但应该还是听得懂的。吃喝上习惯一下所以也没有什么问题,他们应该也吃海产品。”

“那就是我可以上岸了!?”哈娜脸上露出了一丝兴奋。

“我还没说完。最难解决的问题就是你的身份问题。陆上都需要一个ID,更何况他们国家还在战争中,人口出入管制更严格。而你没有ID,你只有海国的。还有,你这个王牌要是离开防卫队太久,难免不被发现,这个又该如何解决?我估计你每天就只有20分钟上岸的时间,你能做什么啊,用20分钟?打个啵、摸几下就没了,更何况你们还没到这一步。”

“那……如果……”

“如果你辞职或者瞒着,你想过你父亲吗?你知道你父亲要是发现你去陆地,他会动用什么武力来把你压回来?再万一,你被地面的人识别出来,我们海国会怎么样,你能保证吗?最后,你又能保证他一定会爱你吗,他真的值得你付出吗?”

“……”Sombra一语中的,仿佛插了把刀在哈娜的心头。

“我……我能找莫里森长官,他跟我父亲关系很好,我可以……让他通融我多两周的假期,我一定要试试……我不想就这样放弃。至少我要告诉他,是我救了他,而不是什么其他的女人。”哈娜的这句话不仅是对黑影说,更是对自己的暗示。

“好吧,”Sombra叹了一口气,扔了张名片给宋哈娜。

“去这个地址找人,他们也许有办法能帮你弄到个假ID。毕竟还欠我个人情,正好这次让他们还了。”

“谢谢!你告诉了我这么多,这次你想要什么回报?”

“唷,你还记得啊。喏,拿好这袋东西,你上岸之前在海床上每隔五十公里将这个看起来像海藻的东西一端埋好并展开,然后上岸后,将袋子里那个看起来跟金龟子一样的东西放在岸上就可以了。”

“你这是要做什么?”哈娜有些迟疑,她并不了解这个老同学,但能察觉到这当中不简单。

“当然是看看岸上的人文风情啊~”黑影朝她一笑。

————————

解决了一切前提的哈娜终于决定赌了一把。她顺着岛国的水路溜进这个国家的中枢,中途使用了一些小偷小摸的手段把从两个整天捡垃圾搞破坏的海底清道夫那里得到的假ID换成了一张对她来说特别有用的ID。她在心里发誓,等一切事情终结的时候她会物归原主的。

哈娜整理了一下身上的复活节兔子套装。海国那个地方常年十八度,这身玩具服少说也能闷出二十多度,她一下子像是要中暑了一样,时不时要休息。

“喂喂!又偷懒?你再休息我就要炒你鱿鱼了!”管家又抓住了她的小辫子。吓得她赶紧提起糖果篮子回到大厅。

今天的这场慈善晚会,是岛田家族为孤儿院的小朋友们开的。

“诶兔子!转过来一下!”

见有人在背后叫她,哈娜不耐烦地转过头。可她没想到一转身便见到了她心心恋恋的男性。哈娜呆在原地,她透过套装的两个玻璃眼睛盯着眼前的人。只见源氏正一手牵着一个男孩子。

他从哈娜的篮子里抓了一把奶糖,“来,手伸出来,”他将糖果分成两拨,分别放入两个小男孩的手心,“知道吗,如果你们心中有喜欢的女孩子就要赶紧去接近她们,别被人抢了才知道后悔。还有,可别像刚才那样都盯着她们不放,这样反而会让她们感到尴尬。拿糖果去哄她们开心吧。”

两个男孩子眼睛亮了起来,使劲点点头,便跑开了。

哈娜见源氏这个大龄花花公子竟然教小孩子泡妞,实在忍俊不禁。

“喂,我听到你笑了。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吗?”源氏伸手敲了套装的头一下。

哈娜赶紧摇了摇圆滚滚的兔子头。

“傻兔子。”源氏说罢摸了摸玩具服的头。哈娜被他这一句酥得心跳声在服装的腔体里砰砰作响。

“诶兔子,你说这些糖中哪些比较好吃,我要去给安吉拉送几颗。”

前后两句话,仿佛一个天堂一个地面。

“别去。”哈娜强忍心痛,说道。

“什么?你说什么?”源氏一脸疑问。

“别去……源氏。”她试图抓住源氏,可是玩具兔子没有手指,根本抓不着他。

见对方并没有听懂她的话直接抓了一把糖就要走,情急之下,哈娜直接抱住眼前的人。

周围顿时沸腾了起来。小孩子们兴奋得不行。

“哇!兔兔抱人啦!”

“兔兔喜欢源氏哥哥!”

“我也想抱抱!”

“我要抱兔兔!”

“源氏哥哥!抱抱!”

源氏只得尴尬地圆场,“你们快来,大家可以都抱在一起!哈哈哈!”

“Don’t leave me……”在鼎沸的人声中,哈娜的心是如此的孤独,最近的距离却有着两颗最远的心。她通红着脸,羞耻心让她几近要落泪了。本不想这么直白说出来的,可是她不想错失这次接近他的机会。

源氏隔着空洞的头套听到了这句话,但是由于是在公共场合,他并没有立即理会。

————————

“管事。”

“十分抱歉源氏少爷,刚才场面失控,是老身的责任,有什么怪罪请冲我来吧,您没必要对一个女孩子置气。”

“……”源氏深吸一口气,仿佛还没从方才的混乱中回过神。

“我想找……刚才的那个兔子谈谈。”他说道。

“少爷,那只是一个很年轻的女生,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她计较,我已经除去她的工资和职位了。”管事奉承着。

“你不会把她踢出去了吧?” 

“这……一般不都是这么办的吗?”源氏有点吃惊。管事也不知所措。

“啧!你就没想过她可能是个危险人物?你知道吗,她刚才说着我听不懂的语言,但是口音又好像在哪里听过,还又跟我讲英语。这种奇怪的人在审问前绝对不能驱赶走。”源氏来回踱步,内心感到一阵焦急。

“那个……少爷,我说实话,她其实还没有走,我的一个下属见她挺漂亮的……便带走了她。”

听到这个消息,源氏心中再次回荡起兔子套装里的女孩子那句“别离开我”,一想到那语气,他的心里就感到闷得慌。

“现在就打电话,让他把人带到我这里来,告诉他不许动她一根毫毛。不然他项上人头不保。”

“是……是的。”管家掏出手机急急忙忙拨通了电话。话筒的那一头一声闷响,仿佛在打斗。

“喂,长滨!源氏少爷不允许你动她,快把她带回来!”

话音还没落,就听到一个男性的声音连连叫苦,“哎哟,我不动你了,我不动你了!别打脸!我现在就带你去见源氏少爷了。啊啊啊啊,别咬我,疼啊啊啊啊!!”

听此,源氏抬起了一边的眉毛,脸上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

带到他面前的女孩子,看似瘦瘦小小,实则力道不小,也下得去狠手。源氏看了看她身边那个叫长滨的下人,他嘴角都被打破了,脸上还青了一块,手臂上几圈渗血的牙印十分明显。

管事赶紧使了个眼色让长滨跟着他一起离开会客室。

细瞧女孩子的脸,她的五官格外精致,绝对是一个小美女。源氏不禁好奇那少女的外表在岁月风霜的沉淀后会是怎么样。

“你叫什么名字?”

“……宋哈娜。”

“你不是岛国的人?”

哈娜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得摇了摇头。

“你听得懂我的话吧?”

哈娜立刻点点头。

“我不喜欢闷着不说话的人。开口,好好给我解释清楚。不然过一会我就让人送你去牢房待着。”源氏有些不耐烦。

“我听得懂……简单英文回答可以……可是我不会说你的语言。我不来自本地。”哈娜艰难地在记忆里寻找曾学过的古代通用英语词汇。

“你的意思是你不会说我的语言但听得懂吗?用英文可以交流?”源氏重复她的意思,觉得很不可思议。哈娜再次点头。有那么一瞬间两个人四目相对,可是哈娜很快就把眼神移开了,她感到很不好意思。

“你的ID给我,我要查你的背景。如果你现在老实交代来这里的目的,我可以根据情况轻重再判断对你的刑罚。”

源氏伸出手,让她老实交代出ID。哈娜望向他,眼中情绪百转千回,好几秒以后才默默从口袋中摸出那张假ID。源氏接过去,可是哈娜却放不了手,她好害怕。

“我只是想见你。”见源氏盯着ID上不相符的照片和名字,左手还放到了他身侧的佩刀上,她急忙解释道,“这不是我的ID。”

源氏承认这是他认识的最天真的女性了,而且撒谎还这么有勇气。

“我不知道你是哪国派来的间谍,但你这也太不专业了。用这个假ID混进来的?抱歉,你恐怕要去牢房待着了。”他强行夺过ID,脸上的怒容让哈娜的心脏狠狠地抽动了一下,她有些哽咽。

 “不……我……我可以帮你。我知道你们打仗。你会需要我的技术的。”哈娜虽然有料想过这种情况,但是当那一刻来临,内心还是会受伤。她明白,即使把真心实意都抖出来源氏也是不会搭理自己的。喜欢他的女性太多,只有用别的方法提高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然后再慢慢来。她宋哈娜从来都作无谋的人。

“我该如何相信你?”源氏质疑道。

因为你的命是我救的,哈娜在心中说。可是自己还不能告诉源氏这个真相。在路上的时候她就已经决定了,如果源氏是因为自己救了他而喜欢上自己的话,那样的爱情也太奇怪了。

“我懂得武器。给我可以写字绘图的东西,我能帮助你的国家。”哈娜深信以自己多年驾驶meka机甲的经验与对其构造的了解,可以大致上帮助源氏复制出这种远超这个时代的作战机甲。

源氏不得不承认听她这么一说,自己确实有些心动。如果能提高自己国家的战斗力,终结这场战争,那自己一定能立头等功,从而证明自己超越自己兄长。他咬咬牙,喊来人为少女准备了一间看上去舒适一些的“牢房”,命令她三天内交出设计图。


评论
热度 ( 15 )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