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网瘾组】情人节贺文

“那边好热闹啊,发生什么事了?”

“你不知道吗,今天那个很有名的韩国女主播来花村做游戏直播了。叫什么来着?呃……好像有她的海报来着。”

“啊,你说的是那个吧,看那里!海报!宋哈娜。”

“噢对,叫宋哈娜,之前我还留意过,日子一久就忘了。”

“走,去看看。”

“好!”

“接下来是最后一位幸运儿,我们可爱的哈娜酱会抽到谁呢?这真的是千载难逢的机会啊,不知道这最后一位选手能否抓住机会在友谊赛上秀一把呢?”司仪站在道路尽头的舞台上,背后巨大的屏幕上是宋哈娜自信的笑容。只见她伸手按了一下桌上的按钮,一个名字便显现了出来。看到那个名字的那一刻宋哈娜突然愣住了,脸上的微笑变得十分僵硬。

她在守望先锋解散后公开的数据库里见过这个名字,与那个机械忍者同名。她阅览过那个人在世界各地的战斗数据。他是传说中神出鬼没的暗杀者,刀下收割的智械与人头的数量惊人,任务从未失败过。这让她不得不佩服。最巧的是,他听前守望先锋的人提起过,那个人出生花村,而且年轻的时候也喜欢电子竞技。

想至此,宋哈娜的心中便产生了一丝慌乱。她从未见过他本人,万一这真的是他呢?

“诶,这巧了,很多年前花村有过一个很喜欢玩游戏的也叫这个名字呢,那么好的,有请这位叫做源氏的选手,请您上台来。”司仪大声宣布着。

只见台下传来一阵骚动,人群纷纷让路,一个身影走过来。与先前的几位选手不同,这次只有稀稀落落的掌声。

看着这一副机械忍者的装扮,一模一样的面甲,难不成真的是他!?哈娜的心中仿佛有万丈波涛。但是身为电竞偶像,并不能失态。她露出标志性微笑走上前与之握手。不得不说这手上触感真的很奇特,虽然看起来是人造材料,但摸起来却跟真人的皮肤差不多。

“你好,幸会!”

“你好哈娜酱,有幸跟你同台竞技,请多关照。”

天哪,他的那句“哈娜酱”仿佛带有一丝电流,将自己全身电的麻麻的。

难道这个声音是电子合成的?宋哈娜的脸上一热。她看不见对方的表情,但是对方是能看到自己的表情的,现在自己是不是脸红了?天哪,这要是被看出来了传出去可是要被笑话一整年的啊——知名游戏主播宋哈娜在与自己的男粉丝同台竞技的时候脸红了——这都是什么事啊!?

于是,带着这种忐忑的心情坐在电脑前的宋哈娜毫无悬念的输了。

什么!?堂堂电竞一姐的我,我宋哈娜居然输了!输给了这样的……一个人。太耻辱了!!!完了,明日头条要变成“星际选手宋哈娜竟然被自己的男粉丝打败”或者“星际选手宋哈娜在花村友谊赛上频频失误,心神不定,这背后的原因是?”

哈娜不敢再往下想,她也不敢抬头,隔着显示器,也许对方正盯着自己。台下的粉丝群开始躁动,毕竟他们心中的D.VA女神竟然能做出那么多失误的决策,他们简直不能忍受。

“啊哈哈,这位源氏选手好厉害啊,果然高手在民间啊!”司仪赶紧过来圆场,“小伙子你有没有一个电竞梦啊?这也许是个好机会呢!”

“我也不是什么小伙子了,我的年龄已经超过现在知名的电竞选手很多了。电竞这个东西呢,我年轻的时候确实有过这个梦想,不过事与愿违。现在的哈娜酱要比我幸运得多。我今天就是来见见她。其实她刚才都是故意让着我的,你们想想看,哪里有以欺负自己的粉丝而自豪的人呢?”

“其实哈娜酱真的很厉害的!”源氏的声音穿过音响直接在宋哈娜的心里来回震荡。她顿时感激起这个这么会帮她说话的“源氏”。

此时,司仪引导他们来到舞台正中心,做今天活动最后的致辞。

“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す”宋哈娜趁机用手遮住嘴巴侧边,对着源氏做了做口型。

“……那么好的,今天的活动就到此结束了!最后友谊赛被抽中的观众别忘了去舞台侧边,我们哈娜酱有礼物送给你们哟。”

“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在未来的一年中我会做得更好,希望大家多来我的直播间看看,关注我的个人频道!D.VA爱你哟~”宋哈娜摆出标志性的爱心姿势,又是那标准的微笑。不过没想到的是,身边的机械人居然也学着她摆出了同样的姿势。这让她不由得发自内心笑得更灿烂了。

————§————

“等等,源氏!”宋哈娜将礼物递给那最后与她比赛的人,可在他转身离去的一瞬间叫住了他。

“你有空吗?”她问道,心中带有些忐忑。“我想在花村逛逛,你能不能赏脸陪我一下?”

机械忍者站定,犹豫了一秒,“可以。”

宋哈娜松了一大口气,她可不想再丢人了,刚输了比赛,如果这邀约还被他拒绝,自己真就想一辈子躲在房间里不出门了。其实她也不是真的想逛,而是对此人产生了好奇,她有一种直觉,这个人就是自己一直关注着的岛田源氏。

“那我这就去跟主办方的负责人打声招呼。”她兴冲冲地跑向了舞台背后,手舞足蹈地跟一个黑色制服的人说了几句,又一跑一跳地跟另一个带着胸牌的人打了声招呼,最后还打了一通电话。

宋哈娜这个年纪的女孩子身上有着无限的活力,也许这也是青春的象征。从她的一言一行中能看得出她的机灵,就跟她的兔子形象一样。如果自己再年轻十几岁,一定会被她身上这种气息所吸引的吧。源氏隔着面甲盯着可爱的哈娜酱。

“撒,一狗噶!”宋哈娜跳回源氏的身边,她看起来真的特别开心。

“你这日语跟谁学的啊?”源氏问道。

“不许吐槽我,”哈娜竖起手指挡在源氏的面甲前,嘟起了嘴,“我已经尽力学了,可是那个老师太敷衍了,我有什么办法?”

“Okay, let’s go.”隔着面甲源氏笑了笑。

两个人并行在花村的街道上。街道两旁古色古香的低矮建筑,被历史的脚步渐渐磨平的地砖。源氏又想起来小的时候这里的那些店家,还有当时居住在此的岛田组的人,他们大部分都人去巢空。留下来的那些人合力将这个地方打理成了一个国内外知名忍者村,来此参观的游客络绎不绝。俗话说得好,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然而不变的是那一棵棵樱树,还有门口那家游戏机厅。

那一天他回来找半藏,看到了那大大的海报。“宋哈娜”这个名字,他不是没关注过,他知道这个小女孩很可爱,而且实力也特别强,与世无争的日子里他也会去她的直播间看看。起初以为她是直播玩游戏,结果没想到她竟然把直播搬到了真正的战场上。而且她的战斗方式竟跟自己的在某些地方有些相似,竟让他对她有一丝欣赏。

“源氏,我知道有一个人也叫源氏。”宋哈娜的声音将源氏的思绪拉回来。

“是你的朋友吗?”

“不是。”哈娜摇摇头,“我知道他的一些事情,可我从没见过这个人物。”

“哦?”

“我觉得他很厉害。”

“嗯。”

“也不知道守望先锋解散的今时今日他在哪里。如果能跟这种人在一起切磋一下,无论是游戏还是武力,应该能让我学到很多东西吧。在听说过他的一些事情之后,我还挺崇拜他的。”

“……”听到守望先锋这个词,源氏一下子明白了宋哈娜指的是谁了。

“巧的是,他好像跟你一样一副机械人的打扮,我只看过他的头像照片,他跟你带着同样的面甲呢……”

“其实……”源氏觉得宋哈娜已经对他产生怀疑了,他犹豫着要不要直接揭穿这层疑惑。可这个充满灵性的女孩子并没有让他把话说出来。

“你看,那边那边,我想去玩玩那个。”

源氏抬头看了一眼,原来哈娜酱想玩吹矢。

一份热度交到了他的手掌上,他被身旁的少女牵起,“快来!”,她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与她直播时的完全不一样。此时的她笑起来更美丽,更单纯,就像一块水晶,散发着绚丽的光芒。

宋哈娜看起来有些激动,她抓起一边的小竹管,对着灯光看了又看,还用指甲敲了敲它,仿佛里面有什么奥秘。

“源氏,这个是不是古代的那些忍者用的武器啊?好酷炫!我在网上看过,好像一吹就有一根针出来然后就把敌人击杀了,或者麻醉什么的!”她一边说着一边试图去吹那个管子。面对这样生动形象的描述源氏实在没忍住笑意,没想到哈娜酱真实的样子竟然这么可爱。

“这位客人,我们还没有放武器进去呢。”店家在一旁看着,也笑了起来。“50円一次噢。”

“那我玩两次吧。”说着哈娜就要掏出自己的钱包,源氏立即拦住她,“我请吧。”他说道。

宋哈娜看了他一眼,其实她什么也看不出来,但还是说,“这么有诚意啊,那就你请好了。”

源氏面甲后的笑容,那是宠溺着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才会有的。

店家演示了一遍如何使用这个武器。他拿起一个布擦了擦竹管口,然后用右手包住了管口,将手的虎口放置嘴边,然后“咚”地一声,一根铁针从管中飞出正好钉在了正面的草绳靶子上。

“噢!好厉害!”哈娜忍不住拍了几下手。店家再次擦了擦管口,最后将竹管交到宋哈娜的手中,并把铁针放入管中。

哈娜深吸一口气,“呼——”只见她两腮都吹得鼓了起来,像金鱼一样,可是铁针就是没有飞出来。

“咦?怎么回事?”宋哈娜一脸问号。店主过来调整了一下针的位置。

“呼——”好像还是不行。

一脸尴尬的哈娜感到挫败。从未在游戏甚至战斗上失败过的她竟然被这么小小的竹管给打败。肾上腺素就这么瞬间爆炸了,一时气从中来,她直接含住竹管使出浑身解数去吹,可结果还是老样子,还把脸都憋红了。

“哈……哈娜酱,这个是不能用嘴接触的,这个人人都拿去吹,其实很脏的。”

源氏的一番话让宋哈娜彻彻底底想钻到地下去,脸上更是辣得疼。她想起店主使用竹管前都要擦一擦管口。天哪,自己这是跟多少人间接亲吻了!那自己的初吻还在吗?想着想着就一阵绝望,原本哈娜是打算将最美好的初吻送给自己最喜欢的人的。

“来,给我,我帮你吧。”源氏朝哈娜伸出手。

“不要,我要自己来。”宋哈娜很清楚,自己一旦跟什么较上劲了,不胜利就不罢休。

“那这样吧,我拿着,你来吹。我觉得是你拿着的方式有问题。”源氏提议道。

这个建议好像还是可行的。哈娜懵懂地将竹管交到源氏手中,然而到了下个瞬间她才明白过来,这会有多么让她脸红心跳。

“你来控制我的手,我只握住这个竹管,方向还是你来控制。”源氏来到了宋哈娜的背后,两个人之间只有不到一公分的距离。他那个带着磁性电流的声音的接近让宋哈娜不禁颤抖了一下。

但这不仅仅是宋哈娜一个人的感受,就在她双手轻触到源氏的那一瞬间,男方竟然也感觉到接触的地方有电流通过似的微微发麻直击心底。

“你吹吧,我拿着呢。”源氏尽量让声音显得平稳。

宋哈娜有些微微冒汗,自己这是要亲到一个异性的手上去,这让她感到好害羞。

当少女的柔唇贴上左手的虎口的那一瞬间,源氏的手仿佛控制不住似的突然一抖,哈娜好不容易吹出来的铁针竟然打歪在一边的墙上去了。

两个人都愣住了。

“刚刚你动了吗?”哈娜有点惊讶,自己居然能把铁针吹出来了,可是这偏离准心也忒远了。

“抱歉抱歉。下次不动了。”

宋哈娜能听到源氏面甲里的深呼吸声。她倒是没想到源氏也会紧张。想至此事,哈娜的心脏忽然就剧烈地跳跃了起来。

店主意味深长地看了两人一眼,重新将铁针填充进竹管。

这次哈娜双手包住源氏的拳头,深吸一口气,一不做二不休,闭上眼狠狠地亲了过去,对着那个管孔将蓄了一肚子的气都吹了出去。

“咚!”随着铁钉上靶的声音,源氏才突然发现,自己盯上了眼前这位可爱的少女。他完全没去在意那个铁针会打在哪里,他的目光竟然全程放在了哈娜通红的小脸蛋,还有她粉嫩的嘴唇上。

也许早在第一次看她直播的时候自己就被她认真直率的样子所吸引了。她与自己不同,她是那么有目的性,永远大步向前走,不被过去束缚。平时在直播间看到的哈娜酱与眼前的这个哈娜酱无疑是同一个人,即使经历过那么多战争,她仍然保有那份纯真。这都是他所不具备的。

“啊!成功了耶!源氏!快看!打中了!”

“嗷!”

宋哈娜一激动,忘了源氏正在她身后,一个转身没站稳便直接扑入了源氏的怀抱。

男女之间产生的化学反应有时候真的是一种特别神奇的东西。虽然这只有一瞬间,两人却已经明白自己对对方是有好感的。

“那个……要不要再试一次呢?只有打中靶心才有奖品。刚才的已经很接近把心了。”店主的话打断了源氏与宋哈娜的思绪。“奖品是放在那里的洋葱小鱿,是今年的限定版。”他补充道。

“你想要吗?”源氏问道。他已经看到宋哈娜盯着那个小鱿两眼放光了,可她又转眼看了看那小得可怜的红色靶心。

“想是想,可是……”哈娜犹豫着,她毕竟经验不足。

“老板,我来试一次。”源氏又拿出了一个币。

下一瞬间发生的事,能让哈娜记住一辈子。

源氏抬起双手按了一下头侧的按钮,随着一声机械声响,仿佛有个闸门打开了,他用左手摘下了自己的面甲。逐渐显露出的脸让哈娜忘记了呼吸,她的眼睛瞪得大大的。源氏的脸颊上有着大大小小的伤疤,也许这就是为什么他一直带着面甲的缘故。但是即使这样,却仍然无法遮盖住他俊秀端正的五官,尤其是那不羁的剑眉与那澄澈的眼神。

宋哈娜心里一紧,究竟是遇到什么事情竟然源氏让原本帅气的面孔变成这样。另外,她也意识到一件更加重要的事情——自己竟然对源氏一见钟情了。卸掉面甲的源氏突然激发了宋哈娜心中的那份保护欲,她想要保护眼前的这个人,不想再看到他受到伤害。

源氏举起吹矢竹管,对着左手一吹。

等等?诶,用的是同一只手啊,这犯规了,这不是间接亲吻吗?自己的嘴巴刚刚亲过相同的位置的!!

“哈娜酱?”

“哈娜?”

“!”回过神来,源氏正拿着小鱿递到她跟前。那双透彻一切的褐色眼眸直击她心底。

“天哪!你怎么做到的!?好……好厉害!”宋哈娜急忙移开她慌乱的眼神,转而装作一副吃惊的样子,其实心里已经害羞到不行了。

“小事一桩。”说完源氏便将面甲戴了回去。

啊,源氏好像并没有意识到我所想的那个问题啊。此刻宋哈娜怀揣着小鱿,却感到一丝怆然。两个人离开小店,回到大街上。

“你不开心吗?”源氏问道。

“没有啊。”哈娜报以一个微笑。

 “是因为它不是靠你自己的努力拿到的吗?”他并不承认哈娜的回答。她的那个笑容跟她在直播间面对粉丝的笑容一模一样,但有多少是发自内心的,如果没有见过刚才的哈娜酱,源氏还可能会被骗到,但现在不会了。

“不会不会,我好喜欢这个版本的小鱿,在韩国根本见不到的。而且还是你送给我的,这样才更有意义啊……”啊咧,自己刚刚好像说漏了什么。宋哈娜下一秒才反应过来。

“啊啊啊,你别想多了!嗯,就是自己的粉丝送给自己的礼物嘛,我一定会珍惜的。”完了,此地无银三百两,自己越说越乱了。

“哈哈哈哈,如大家所说的,哈娜酱真的很可爱啊。”源氏笑了。他不蠢,明白哈娜的意思。还好有面甲挡着,不然他脸红的样子就要被看到了。自己一个三十多岁的人了,竟然被一个小丫头弄得心脏加速,也是真让人难为情。

“别说我可爱啦,我都成年了,哪里有说成年女性可爱的啊!”哈娜用狡辩来掩饰自己的羞涩。

“可爱可不仅仅是可爱的意思……”源氏以自言自语的音量说道。韩国与日本的文化还是不一样的,所以哈娜并不理解“可爱”这个词更深一层的含义。

“那个我问你啊……”哈娜看了源氏一眼,又低下头,脸都要埋到小鱿上面去了,“你是不是真的源氏啊……就是……守望先锋的那个。”

“你觉得呢?”源氏逗她。

“我觉得你是!”宋哈娜深吸一口气咬定自己的结论。一开始她就觉得了,这世界上哪里来的这么巧的事,一样的机械面甲,游戏好手,还会使用忍者的武器,而且也看不出他对花村感到陌生。

“如假包换。”源氏低下身子,凑到哈娜耳边悄悄说道。他的声音激得哈娜小脸通红。当然,不只是声音,还有哈娜本身对岛田源氏的崇拜。

就在此时,哈娜的手机响了,差点没把她吓一跳。原来是接她的车到了,她还要赶飞机去下一个城市参加活动。

“我要走了……”哈娜失望地说道。她好希望能再跟源氏多待一会儿,更何况他已经成功的勾起了她的好奇与关心。源氏也从她的眼神中读到了。

“你的手机给我一下。”他从哈娜那里接过手机,按了按,然后又递回去。

“这是我的联系方式,晚些时候我可以把我的地址给你,我常住的地方有些偏远,不一定有信号,到时候也可以通过书信联系。”

哈娜按了保存后抬起头两眼放光兴奋地看着他,“谢谢你,源氏!”接着她踮起脚尖抱住了源氏。不得不说他的这幅机械身躯抱起来一点也不舒服,但却让哈娜感到心满意足。

“哈……哈娜酱……”源氏是万万没料到这么一位女神级的人物会投到自己的怀抱里。她柔软的身躯以及顺泽的长发足以让他的神经中枢紊乱。不知不觉中他的手臂锁紧了怀中的少女。

“希望以后还能遇到你!”哈娜依然没有松开他,还在他脖颈间蹭了蹭,就像撒娇的兔子一样。

“别在战场上那就是最好的。”源氏的话逗得两个人都笑了出来。

松开手,便到了离别的时刻。哈娜仍然不知道现在的源氏是怎么样的一副表情,但能从他的语气与动作中猜测——至少他愿意接受自己。而源氏则把哈娜的一切都看在眼里。两个人在同岁数的时候是多么相像,如果可能的话,希望她不要像自己这样承受过多的磨难。与她在一起,他仿佛也年轻了许多。

也许正是这种心情才成为了日后两个人感情的发端吧。

—————END—————

作者的话:

失踪人口回归!不,我没有失踪好吧,我只是去沉迷大号小号上分了,最近又沉迷借号跟着小伙伴在黄金鱼塘炸鱼。说真的,我的黑百合真的只有黄金段位的水平,你们信我啊,我其实不算炸鱼的,我都掏的是我最弱的英雄。

内个···咳咳,百恋歌我会找时间更新的···


评论(4)
热度(45)
  1. 白桦树下一番星☆shelvi 转载了此文字
  2. 尼库。一番星☆shelvi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