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网瘾组】Defence Matrix防御矩阵——圣诞短篇

【网瘾组】源氏xD.VA,基于官漫的启发,用D.VA第一人称视角写的。


我是D.VA,本名宋哈娜,是一个坚强的女孩子。人生就是一场大型游戏,I play to win——这是我的信念。战火肆虐,炮轰声震耳欲聋,在我的精准操作下,任何智械都将倒地!

明明……我是一个这么自信的女孩子,过往的各种挑战我战无不胜……却没有想到自己会败在那个人的手中。

榴弹接连不断地在我脚边炸开,弹屑刮花了我机甲的霸气喷漆,飞扬的尘土让我的屏幕蒙上一层浅灰。这些虽然无法伤我本体半分,但是我却有点紧张得无法呼吸——自己又一次冲得太前面了。喷气跳跃刚用过,目前在冷却中,还不能快速脱离这片强火力区域。

“D.VA,有更多的智械朝你们那个方向过去了,我和大部队已经肃清A区,正要赶去你那里的路上!坚持住!”

还没来得及回应,语音频道便被挂断了,但他担忧的语气让我一瞬间心尖发颤。

“小队的成员听着,刚接到消息说敌方有增援,你们尽快带着伤员后撤与我们的增援汇合,优先保护医疗兵,由我来掩护你们……”

我的国家正经历着战争的摧残,是这世界上少数的几个还处于极左派智械统治下的国家。他与他的师父旅行至此,为了和平而伸出了援手。半年的时间,我们从陌生演变成配合默契的战友,经历过的大小战役也有十几场了。

更甚的是,我们在同样的年龄有着相同的爱好,那就是电子竞技。他曾在网络上看过我的直播,他还跟我提起过一个叫做“Hanamura”的地方,那里的游戏机厅正挂着我的海报呢。

可是唯独当我想要邀请他玩一局游戏的时候却被他婉拒了。这也许跟他的过去有关吧。

 “我年轻的时候吃了不少的亏,很多事情只知道一味强求,直到现在才明白过来。”他曾这么说过,跟我一样颜色的眼睛里却有着我没有的深沉,但是就是这种神秘的感觉,才越让我好奇,无意识中就被他吸引着。

“……Time to raise my APM.(注:D.VA举盾会有这个语音)”

————§————

“Genji老兄,你在写什么呢?”

休息的时候从营帐边经过,听到战友提到他,自己便忍不住停下脚步偷听。

“信。”

“给谁的啊?”

“亲爱的齐格勒医生?(注:Dear有表示尊敬的意思,不一定是表示亲昵)”

“啊~难不成是之前你提过的那个女人?”

一瞬,身体僵硬住了。

“喔!就是那个熟悉你身体每一寸的女人!”另一个战友用情色的口吻调侃道。

脸上一热,我就应该转身走开的,可是为什么身体不听使唤。“哈娜可不再是小孩子了,这种东西我能接受。”自己虽然这么安慰着,可是心里还是一抽——原来他已经有伴侣了吗?

“别这么说,我们不是你们想象的那种关系。Dr.Ziegler给予了我新的生命,也是在我最绝望的时候扶了我一把的人。”

“让我瞄一眼,看你写了什么?‘最近发生了很多事,你最近还好吗’”

“别看!这是隐私。”他阻止道。

“诶,就让我看一下,这都不行?啧啧啧,算了,想都不用想,你肯定是写了一些肉麻的话了吧?”

“比如‘噢,我好想你啊医生’之类的?哈哈!”

“没有!我就是会定期跟她说一下我最近的所见所想而已。”他的语气仿佛有一丝不稳,也许是感到不好意思了。

“哇,还定期联络,我跟我妻子都好久没联系了呢。”

听到这里自己的内心很难受,具体是什么感觉?也许就像当初被人挖走了最忠实的粉丝一样?不,再次想起他的话语,那是比失去粉丝要难过很多的。

“宋哈娜,你在这里做什么?”一旁路过的战友无意间暴露了自己。纵使想等所有人离开了后进到营帐里旁推测敲问个清楚,也没有办法了。最终只能窘迫地扭头跑掉,当做什么也没发生。

————§————

他永远不知道我在敌人集火他的时候曾为他开过多少次盾,挡过多少次伤害,宁可把机甲丢掉也要保证他存活。

永远不知道当他为了保护被迫逃出损毁机甲的我而将伤害反弹出去的时候,我心里有多么感激。

永远不知道他抱着受重伤的我回基地那次,我朦胧间有多想把心底的想法告诉他可是却无力开口。

永远不知道我没有保护好他的那次,我在手术室外流的泪水有多苦涩。

永远不知道我每次看着他维护那身软甲时候的心情。一个好端端的人,竟然硬生生断掉自己的手臂与双腿,仅仅是为了接上那可以贮存手里剑以及能让他更加敏捷的机械假肢。

也永远不知道我是多么喜欢见到他的面孔。即使它伤痕累累,可是那双透亮的眼睛传达过来的信念却让人心里不禁为之一动。

如果可能,我想要征服这样特殊的一个人,想成为彼此的唯一。这样的战友去哪里都找不到。

————§————

“Bailing out!(注:弹射出机甲时D.VA会喊这句。)”

这次的战役结束后,智械的威胁程度将降至历史新低吧,那个时刻,他也许就要离开这里了。他与他的师父下个目的地已经决定了吗?他是不是日夜思念着那位拯救了他的生命的人呢?也许有一日他们终将重逢吧。终有一日,他们也将诚实地相互倾吐思念而步入正确的轨道吧。

那年父亲曾对第一次获得国际大奖的我说过,“属于自己的终将是自己的,不属于自己的永远不会是自己的。”

但是在听到那熟悉的奔跑声,金属面甲后的那声“我赶到了!你做得很好!”以及抬头四目交汇的一刹那之后,我就确信自己已经无法放弃了。在我D.VA的20年生命中,第一次产生了如此强的好胜心——只想让他看着自己,只想与他一起并肩作战,直到生命终焉。

————END?————


作者的废话:就是单方面写一下D.VA的心声,因为我自己就是玩D.VA的,所以特别有体会。需要吐槽的是,固定队友源氏并不会帮我小D.VA开E挡伤害(每次都只能瑟瑟发抖躲着biubiubiu)。

如果只看到这里,其实是BE,一开头就已经写明了的。其实这个应该算源天使更多一点······说起来心里都是泪。昨天跟两个固定队友在自定义玩喷漆,他们两个换成源氏和天使面对面站着,我正好前一秒换成了D.VA,瞬间白学现场的即视感。我说我要拆CP了,结果还被他们笑。QAQ!

不过,我还是有照顾喜欢HE的妹纸们的,有一个HE的结局,我过几天会放出来。也是短篇,比这个还短。

评论(9)
热度(21)
  1. 尼库。一番星☆shelvi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