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百恋歌】十二、妾将此情化作恋曲。bg文,岛田源氏x你

已发章节:

 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远洋远洋 老规矩,感谢我家妹纸帮我审文,辛苦了。


以下正文:

————————

十二、妾将此情化作恋曲

“岛田大人,风雷场那边又出事了,是诹访家与井上家,他们还在因为山水株式会社的股权分配闹不和。他们已经在我们中心地盘上越闹越大了。”

……

“地下钱庄近日受到几个跟政府有关的人的暗访,大部分都察觉出来并处理了。这事情越来越防不胜防,安保措施也不断改进,但他们好像总有方法破解,应该是请了更专业的人士。与几名重要议员那里的关系正准备派人去维护。”

……

“上野家已经平定了小松家的事。还有,这是在其住宅中搜查到的证据,其中提到了九州的几个家族,想必他们都有精细谋划的,这还需要岛田大人下令指派人手去再细查。另外,城西的那个窝点已经处理完毕。”

……

“岛田大人,之前老身们的建议您考虑得如何了?”

“岛田大人,少主之事不宜迟。半藏少爷众望所归,乃是大器之才。为何您还犹豫,能告诉老身们您的思虑吗?也许我们可以为您解答。”

……

“岛田大人,您一定最清楚不过,源氏少爷武艺不精这种说法是有所偏倚的,他也许心理上需要克服以前的事情。这并不意味着源氏少爷不能好好管理起部分产业。男人总会有那么一天成熟起来。都说男子汉一旦成家立业便会变得顶天立地。”

“不,大久保大人,此事不妥,您忘了,其弟怎可以在其兄还未成亲之前便成家立业?”

……

————§————

雪初霁,大地银装素裹,院子里樱花的粉红格外显眼,天空的深蓝仿佛要把人吸进去。一旁笼中的两只麻雀站在架子上,不吵不闹,只是歪着头打量着一切。

不知不觉已经在这座大宅子里住了半个多月了。自己由最初的囚禁,被放宽至可以在庭园里走动,当然是在有人的陪同之下。

你在返回房间的路上驻足。披着厚厚的毛皮大衣,内着深紫色的和服,朱砂色的腰带,衣角印着粉色的紫阳花。

一段歌词正好出现在脑海里。

“秋は七色に身を染めて (秋意浸染 将身体染尽七色)

冬は春を探す鸟になり (冬季却化作飞鸟 开始探寻春的气息)

いつか あなたの腕の中で (只为有朝一日 能依偎在你的臂弯里)

歌う 百恋歌 (轻轻吟唱这一曲百恋歌) ……”

你慢声哼唱出这首半个世纪前的老歌,却被踏雪而来的脚步声打断。

“好听啊……”

你回头望过去,一旁的护卫不知道什么时候消失了。

见到来者面孔的一瞬间,你就觉得全身一阵兴奋,心都暖起来了。他的声音永远都是那么好听,就像是从心房掠过一样,给你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

“这才睡了几个小时就起来了?这样真的好吗?”想起来他今天也是早上六、七点左右才回去他自己房间的。 

“这不是已经到了下午了吗?睡够了。”源氏舒展了一下筋骨,阳光照在他俊朗的侧脸上,双目变成了金色,熠熠生辉。

由于现在是在庭院里,四周耳目众多,你没法与源氏有任何肢体上的接触。

“你刚才唱的那几句歌词意境挺不错的,是什么歌?真好听。”他的语气无比温柔,充满了宠溺。双瞳中只有你一个人的身影。

“嗯。平日里闲得无聊的时候从怀旧金曲的合集里面听到的,不知道为什么歌词特别合自己的心意,于是就学着唱了。”你脸微红,却无法将视线从他的微笑上移开。

“歌名是什么?”

“百恋歌。”

“百恋歌?是说一百种恋爱的感受吗?”他打趣道。

“才不是呢。唱的是一个女子想要却不能呆在自己喜欢的人身边的心情……”刚说完,自己便愣了一下,也许自己不应该告诉他的。同时,自己还想起了昨天晚上的梦境,心中忽地五味杂陈,脸上的笑容紧接着僵住了。

“嗯?怎么了?”源氏查觉到你情绪的些许不安。

“刚刚我突然想起……昨晚做的梦。”你深吸了一口寒冬凌冽的风,然后呼出一团白气,决定还是把心中的顾虑说出来。“那是个不太好的梦。”

“又做梦了?你在这里住下后就总是做梦。”身旁的人脸上显出担忧的神情。

你不可置否。“别的梦都不算是很糟糕的那种。可是这个就……”

“是因为平时听到家老们在厅堂中讨论的那些话吗?”他猜测道。

“不知道……”你将目光放到天边的缓缓漂浮着的白云上,“我总觉得……最近的事,让我心中很不安。之前岛田大人也说过,年关处事要时刻小心,这时候最容易出意外了。”你心慌的时候总是会十指交叉紧紧握在胸口。“……你出事之前我也做过梦。我也告诉过你吧,从小到大,凡是不好的梦总是预兆性的。”

也许在源氏看来,依赖梦境判断未来这是无稽之谈,可对你来说,一次次的灵验,早已无法让自己不去正视这件事。

“那这次的梦,你具体是梦到什么了?”他像以往听你说起梦境的事情时一样,半信半疑地看着你。

你吞咽了一下,早上镜子里自己脸上泪痕斑驳的样子依然清晰。

“……我梦到这里,岛田城漫天大火,遮天蔽日。瓦片、房梁、城墙都崩塌了,但是却空无一人。梦中的我一直在哭,疯狂地寻找什么东西,可是就是找不到。”

你指着周围与源氏对望,也不知道他能否察觉出自己的担心,顺着他站着的方向你又望向那一片凛冬时节还花开不败的樱树。

“一直以来,正派与反派,利益一致与不一致……都是用杀戮、用威胁逼迫来制止异己的出现,真的是最有效的方法吗?现在我就算是站在这里,也能感受到周围的煞气。梦里那场大火,是谁的报复也说不定……真的很可怕。”

岛田家因其精湛的忍术而闻名,但是却利用此,以花村为据点向外渗透扩大自己的势力,他们暗地里的行为早就已经超出了国家法律所限定的范畴了。现在就连国家也忌惮起这个家族体系了。

你忧心忡忡地盯着远处的训练用假人,停顿了一秒,继续低声说道,“而且,既然我在梦里是寻找着什么东西,那就意味着我会丢失某一样东西……我原本拥有的就不多,如果要说失去什么会让我焦急地去寻找的话……” 

这时,一只大手盖过来压在你头顶,揉了揉你的由于静电而有点毛躁的黑发并撩起一小撮发尾。“没事的,一定不会发生这种事的。而且,一切都有父亲还有兄长扛着呢。最后的最后,还有我。大不了,我们一起远走高飞。”

你低下头却没有承认源氏的说法。远走高飞,说得倒是轻松。家养的雀鸟想要自由,那么冲破牢笼的代价是什么呢?又是否能够承受得住外界的残酷呢?你不止一次跟源氏探讨过这个话题,可是他却对你的担心不屑一顾。你看不出他是否真的有计划,他也总是转移话题,只说让你不要担心。他自己也说那只是最后的手段。但正是因为是“最后的手段”才会让人无比担心。

现下,岛田统治的整个势力正面临人心背离。之前争执不下的继承人话题已经偏向支持成熟且有才干的长子岛田半藏。雪上加霜的是,有小部分人竟然联合起了外来人士试图各个方面打击岛田组。这也是之前发生的所有骚动的真相。从主心骨都险些丧命的情况来看,外力的渗入已经很深了,一旦岛田大人倒下,那将是黑暗的开端,岛田家将如同打在墙壁上的雪球一样瞬间分崩离析。

“只有保住岛田家,才能保住源氏”——这是你这一长段时间从各方的话语中推断出的信息。可是要保住这个家族,源氏是不可或缺的,与六条家的联姻必须成功。这个事实无时无刻不在煎熬着自己的内心。

源氏伸手按了一下你的眉心,他那力道将你按得后退了一步,你的思考一下子被打断了。

“又在想什么事情了吧。一努力思考就皱眉。你啊,是不是因为他们尊称你“岛田家的神子大人”所以就对各种事太上心了?你要知道,你可不是我们的管家……”

“来,我送你回去休息。”源氏朝你招了招手。你轻声叹息,纵使头脑中有很多想法,但是能一下子解决所有困局的方法依然在云雾之中。

雪地里两个人的背影,一个充满顾虑,一个看似自在轻松。纵使心境不同,落下的两排脚印却还是整齐地并列着。

—————§—————

有些事,终是命运弄人,不可避免。

“龙神莅临,凭依于此。危机将显,面临抉择。命中有劫,禁忌巫女,方可化解。破碎真身,方才显露。端正信念,必将到来,明路之灯。”几日前,这撰写着预言的绢布由岛田大人交至你手中。这沉甸甸的责任,让你压力剧增。

在年末集会之前,你再度将其拿了出来。这个未来的“劫”到底会在什么时候发生呢?一个不祥的预感产生在你的心里。

“……”

“……”

“……”

“今日一大早之所以叫你们来,是有重要的事情宣布。”岛田大人在祠堂前正襟危坐,眉目间却露出了疲倦之意仿佛一夜未眠。

你大气不敢出,整理好裙角跪在一侧旁听,源氏头半低,盯着木地板,半藏依然凛凛然,一副大将之气。他们两位跪坐在厅堂中央。岛田组的护卫站在四角。除此以外并无他人。

“我将于今日宣布少主继承的事宜,由半藏作为岛田家族的接班人。”厅台之上的大人如此说道,他停顿了一下,眼神落在了那看似不羁的绿发青年身上,“源氏,对此你没有异议吧?”

你不明白岛田大人为什么还要反问一句。虽然是作为旁观者,但是看到自己喜欢的人按在膝盖上的双手指尖由于自制而微微发白,还是会心里不太舒服。

 “没有。”源氏顺从地低声答道。他虽然从未说过自己想要取代他的兄长,但是嫉妒是难免的吧。

“这就好。以后你要向你兄长效忠,听从他的嘱咐。在家族正面临危难之际,很需要你们兄弟二人同心。”

半藏与源氏并未做出什么反应。

“还记得我们家族世世代代流传的那个龙神的故事吗?”

“记得。”这次他们兄弟齐声回答道。

“好好记在心里。不论发生什么事,家人始终是家人,以往的大事小事要学会放下。希望你们能和睦相处。兄长为主,其弟为辅,只有这样才能将祖上积累的一切稳住。”

“另外还有,”岛田大人语气比之前更加严肃了一些,“此次集会还要宣布一件事。源氏,你与六条家千金订婚的事宜是时候提上日程了。”

你猛地一抬头,瞪大眼睛看着岛田大人的侧脸,身上不禁一抖。

“我拒绝。”源氏也抬起头,“无论多少次我都拒绝。”他的眼睛中露出了锋芒。你从未见他的语气如此强硬过。

“源氏!”岛田大人一声喝住幼子。“你之前的那些借口有哪一个比得过家族的重要性?我让你回去思考,你竟然还没有想通?”他嘴角的肌肉绷得紧紧的。“现在整个组织面临着瓦解的可能,家族随时需要有力的支撑,而六条家的势力足以帮助我们。”

的确,历史上岛田家每一次与六条家联姻,都是发生在动荡的时代中。六条家的人际关系与财力是把控这个国家命脉的关键,它是仅次于岛田的家族。然而六条家从来只能生得出女儿,所以要么有人做上门女婿,要么将女儿嫁给对等的家族。现在正好有源氏这个存在,由兄长半藏接替岛田家,而弟弟源氏去管控六条家。岛田大人与众家老的想得真是完美。这样一来,即使是国家统领也不敢轻举妄动。

可是如今,你身上的每一寸神经都在喧嚣着,否认这个“家族间的交好一定要用过联姻才行”的说法。

岛田大人闭上眼深呼吸了一次,仿佛在强行压制自己的情绪。“家老们说得对,你是时候成熟起来了。由于你母亲的遗言,我已经不让你承担更多的责任,但是身为岛田家的人,联姻这个事情你责无旁贷。”岛田大人的语气如同一根针,破碎了你的希望。“这是家族对你最后的要求。之后你想要什么自由都随你。”

“我从来没有觉得这个家尊重过我,也感觉不到来自家族的重视。我想要的自由,绝对不是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得的。”源氏语气中充满了不甘与压抑的愤怒。

“啪!”岛田大人终于忍不住了,狠狠地将手边上的扇子砸在地上,多个尺子断成两节。他双目瞪得浑圆,高耸的颧骨上腾上激动的红色。“放肆!如果没有家族的保护,你能像现在这样安然无恙、游手好闲?你说没有得到重视?可你也一直在辜负我对你的期待!”

“我不是半藏!我不想像他那样没有自由,没有自我,被家族责任一直束缚着。父亲您没有发现吗?兄长口中说的从来都是他要去做他必须做的事情,而不是他想要做的事情!”(语音梗:Ido what I must.中文版翻译成为家族尽职尽责。)

眼前岛田家的兄长听到此话立即皱起眉头,脸色十分难看。

“这里的生活就如同井底之蛙,这个世界如此之大,美好的事情那么多,而我却要局限于此,天天处理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为此穷尽一生?这根本不是我想要的生活!!”源氏又将一番话直接抛了出来。

岛田大人气得半天说不上话,你感觉他仿佛是一座即将要爆发的火山。

“冷静!源氏!你只是不答应这门婚事罢了,不必把话说的那么难听!赶紧跟父亲道歉!”听的出来半藏也压着怒火。你突然觉得这要不是有非家族成员在场,这里多半是要打起来,毕竟源氏的话实在太刺耳。

一时,谁都没有说话。

“……如果你已经有意中人了,不防说出来。”半藏一针见血,他冷眼扭过头,你感觉他的目光好像有从你身上一扫而过。

“没错,我就是有喜欢的人了。而且我们已经有了口头的婚约!”源氏义正言辞道。

“不可!六条家的婚约乃是你出生不久后定下的事,怎么说都发生在前面,之后的一切均无效。再者,你们的婚约又有人能证明?”岛田大人厉声否定。

“我知道你不喜欢六条家千金,可是看得出来她很中意你。”半藏竟然也出声附和着岛田大人的意思。

“我永远给不了她要的幸福,这样害人的事情你们也要做吗?如果您硬要这样决定,我宁愿现在就离开此地,与家族完全断绝关系。”源氏急了,直接站了起来,想要就此离开厅堂。

“来人!压住他!”话音刚落,门口的两个壮汉就冲了过来。岛田大人也站了起来。

原来大人对这一切早有准备!你差一点点就要开口为源氏求情了。不行,自己千万不能激动。你用力按住了自己的双膝,憋住一口气。纵使内心万般焦急,也不能有任何表现。一旦被人察觉你们两个人之间的关系,那结果便是万劫不复。

“把他压回自己的房间!牢牢看管住。另外去查,将与他来往亲密的女性都查出来。”

你缓缓呼了一口气,望了一眼源氏。而他则谨慎地没有往你这边看过来。

“父亲,不如将此事交给我。您今明两天还有重要的会议要参加,更何况早上就动怒对身体不好。”半藏镇静地将这件事接了下来。

他是不是察觉到源氏与自己的关系了,你自己也说不准,心乱如麻。

“好吧,那就交给你去办。另外再好好劝劝你弟弟。之前已经让你劝了那么多次,怎么也没见到他改变心意?”岛田大人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站在祠堂的台阶上。

源氏的喉咙动了动,你知道他那样子绝对是在头脑中想什么办法了。只希望不是下下之策。

————§————

自从集会那一日后,已经两周多不曾见到源氏了。原以为当天岛田半藏会来质问自己与源氏的事情,结果没有发生任何事。

你在院子里看到半藏经过,很想问他源氏的情况,然而他都是步履匆匆,看起来很着急的样子。面对两位守着自己的岛田组的人你也不敢开口去问。只是每晚没有了源氏的陪伴,显得寒冷无比,心中的思念燃烧着,一天比一天猛烈。明明相隔可能只有几百米,可是就是无法相见。

自己就这么迎来了新的一年。

一月初的一天,岛田大人突然准许你返家一趟,这有点让你匪夷所思,只不过,后一日你就还是要回到岛田城里。他肯定是不会将预言中的“神子”放于别人手中的。

许久不在家,看到房间家具的摆放微微有变动总觉得有点陌生,也许是来打扫的人整理的吧。

自从父亲被释放,自己还未见过他。岛津家主的身体还是跟以前一样健康,看来并没有受到自己想象中的那种牢狱之灾。可是他脸上现在总是带有一丝倦意,想来,被自己一直尽力效忠的人冤枉,心里肯定还是留有芥蒂。

饭后,母亲突然插了一句话进来,你惊得全身都僵了。

“绮礼,你觉得岛田半藏さん怎么样?”

静默了好一会,你决定还是先弄清楚这背后的意思。“……您指的是什么方面?”

“就是说,你对他的性格、为人处事之类的,怎么看?”

“我……不怎么了解。”这是大实话。至今为止,自己就没有怎么跟半藏接触过啊。

“那……你对他的印象还是挺好的是吗?”

你对于母亲的话语中的试探感到不适。她并不是这样爱试探的人。

“母亲,如果您有什么想说的,不如就直说了吧。”你有些透不过气。

“如果岛田大人安排……如果岛田大人想让你与他的长子结婚,你会怎么想?”

“……”一瞬,你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喉咙一阵钝痛,仿佛有什么卡在那里。

“不,我不要!除了源氏以外我谁都不想在一起!”话语到了嘴边,却又吞了回去。自己身后就站着岛田组的人,如果自己说的话传到岛田大人那边就糟了。

“沉默是什么意思?”岛津家主皱了皱眉头。虽然是质问的语气,但是已经远没有以前那样强硬。

“请……允许我思考一下好吗,这来得太突然,我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你强装镇定,可是却觉得整个世界已经混乱了,饭还没完全吃完,放下筷子的瞬间,眼泪就不争气地要打转。你赶紧假装揉眼睛。

“刚刚好像睫毛掉进我眼睛了。我去一趟卫生间。”你起身就冲向别室。

该死,自己依然是这么不冷静。想想之前源氏跟自己说的那句话吧——“只要事情还没有发生,都有可能改变。只要去抗争。”

你站在镜子前,用冰水冲洗了一下微微发红的眼眶。虽然源氏与六条家的亲事已经订下,但是他们还没有正式结婚,自己这边也还在商榷中,一定会有转机的,只需要一个契机,就可能改变这一切。

但是,是什么呢?

你打了一个寒颤,并不是因为刚刚使用了冷水的缘故,而是想起了那个充满了火焰与悲伤的梦。自己在一瞬间竟然从未像现在这样希望厄运快点实现,正是这心中的黑暗让自己不寒而栗。

你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不对,这些家族都对我有养育与照顾之恩,没有他们就没有现在的我。一切都有因果循环,如果我做了出格的事情,上天一定会重重惩罚我的。

“我究竟该怎么办……”绝望渐渐侵染着自己的身心。

————§————

当天晚上,你躺在自己的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脑海里全是自己与源氏的过往,那些相识、相熟、陪伴与温存在你的心中冷暖不断交替着。和衣起身,拉出自己床下保险箱,用指纹解锁。里面全是一本一本的日记。那最初的记录被压在最底下,你伸手探去,可是拿出来的却不是2053那一年的。

“诶,怎么回事?”你在心底自问。将所有的日记都按顺序排了一遍,还是找不到那一本。

“找这一本吗?”一句带有浓重口音的英语在你身后响起。你惊得直接从地上跳起来,伸手去摸枕头下一直备在那里的小刀,可是却摸了个空。

“那把小武器早就不在那里了。”声音的主人提醒道。

“喏,这是你要的吧,来,给你!”

你转头望过去的一瞬间,日记本被抛了过来。在你接住它的下一秒,你就被那人用力地钳住了两臂。

这才将注意力移到对方脸上。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蓝色长卷发的年轻女性,一边的头发竟全部剃掉而装上了电线一样的装置。她画着浓重的妆,但是却遮不住眉目间不羁的英气。她缩短了你们之间的距离。“我说,我们先别动武,我并不是来闹事的。”双目炯炯有神,嘴角向上勾着。

“你是谁?你想怎么样?”

“听着,别惊动别人。我只是来跟你做个交易的。”眼前的女青年看似与自己年龄相近,高挑的身材蕴含着不小的力量。

“你是不是所有都知道了,所以要用它们来威胁我。”你将日记本举到跟前。

“我的天,姐姐,我为什么要对你那些儿女情长的东西感兴趣?”她放开了手,做了个无奈的姿势。

你的臂膀被她抓得很酸。为了不再被她控制,你赶紧拉开了距离。

“你想怎么个交易法?我没有什么可以提供的。”你向后退去。

“不,你有。”说着她伸出食指点了点你的太阳穴。“你不知道,多年前,一帮人在你身体里植入了纳米机器人。”

“什么!?”你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

“呵呵呵,你当时不过是昏过去了,所以不知道。这么说吧,你还记得杰西和安娜吗?”

“杰西和安娜……”脑中的回忆瞬间重放。那个叫杰西的外国男子带着16岁的自己在漆黑的巷子里奔跑,躲避着岛田组的追杀。你们最终抵达一个隐蔽的房子内部。是安娜给自己消毒伤口的,然后……然后……然后发生了什么?

“Code104?还记得吗?”

“Code104?”你拼命搜寻着跟这个有关的讯息,一瞬,只觉得耳朵刺痛般地疼。你呻吟了一声。

“看来他们还把这段给抹掉了。”你疑惑地看着眼前直叹气翻白眼的女性。

“好吧……看来有很多要跟你讲清楚的事情了。”她径自在书桌前坐了下来,并给了你一个眼神示意你也坐下来。

“从头说起,就当是福利了。”她的肩膀塌下来,双手抱臂,慵懒的声线听起来竟带有一丝性感。“虽然是从头说起,我还是要尽量简短点。”

“这个岛田家的组织,是日本政府一直想要端掉的东西。于是那些官员就跟那个叫守望先锋的组织合作了。原因嘛,那当然是想让自己人垄断各种产业啦。不过,无论是政府来垄断还是岛田家来垄断,这对于民众来说都一个样。所以有一些人便想从中作梗,他们的想法是不要让任何一方得利,说白了就是搅屎棍一般的存在。”眼前人俏皮地眨了一下眼睛。原本应该很严肃的事情竟然也能被她说得这么轻松。

“于是就有了一些小角色的出现。比如我,比如杰西和安娜他们,还有你父亲。”

“我父亲?”你惊得一身冷汗。

“当然!他觉得这样混乱的局势总比让政府夺取主导权的好。你父亲早就估计到,岛田家现在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迟早可能被攻克下来。”

“我父亲是叛徒吗?”你小声嘀咕着,心里直发寒。那看似忠诚无二心的人,竟真的背叛了岛田家。这么多年为此受的伤,承担的重任,又是为了什么?

“姐姐,难不成你还以为这个世界不是正义就是邪恶吗?”她再度翻了个白眼并叹了口气。

“你自己再好好想想,我不跟你说这个了。”

“接下来要说的就是Code104的事情。这是个行动的代码。也指向了一个关键的核心。”说完,她便指向了你。你这才发现她的指甲竟然是一种看似芯片的东西,手指的皮肤下还有线一样的存在。“你知道吗,他们从你的耳蜗植入了纳米机器人,这样就能将你听到的一切信息都收集起来。还有部分在你的这里,”她指了指眼睛,“所以你看到的也……”

你全身一阵寒颤,恐惧如同幽灵一般缠绕着自己。只要想到现在自己身体里还有那些恶心的纳米机器人在,就让自己作呕。至今为止,你无意中透露了多少信息给那些人,简直不敢想象!!如果岛田家知道了,那么自己会是怎么个死法?如果源氏知道了,他又会怎么看自己?

“安心吧,这只是用来制衡那两派大人物的斗争用的,我们还不是蠢驴,你对我们有价值,我们是会优先保你的。”

“‘你们’……指的是守望先锋吗?”

“守望先锋?呵呵,不是。‘我们’可以是任何人,‘我们’只相信自己的正义,只为了自己心中的正义而行事。”

听到这句,你的瞳孔微微放大。一个想法在脑海里一闪而过。

“好啦,前言就说到这里,现在说正事。”她坐起身,凑了过来,眼睛眯着,“我这里有些情报绝对是你最想知道的,是关于那个人的。”她指了指日记。“他最近还真是不容易呢。”

“而且我保证今后提供的帮助也会只会对你和他有利,怎么样要不要……”她朝你伸出了手。“我不会让你吃苦的,放心。”

你一愣,她说的“那个人”是指的岛田源氏吗?自己一瞬间便动摇了。

“按照日本的规矩,我需要知道你的名字。而你肯定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你说道。

眼前这个棕色肌肤的年轻女性笑了出来,“当然。叫我Sombra。成交吗,我的小姐姐?”

“Sombra。”你念了一声她的名字,观察她的反应。

“噢,你那套言灵术在我这里没用。这只是代号而已。我更换过太多的名字了,以至于我都不知道自己原本的名字是什么。”她一副卖乖的表情盯着你。

“成交。”你咬着牙,与她的手相握,她肌肤底下电路的触感让你不适,只想赶紧收回手。

“我只说一遍,你可要听清楚了啊。”她露出了狡黠的神情,手心上闪出一阵光,一个显示屏出现在半空中。

————TBC————

不想多说的话:

我去屁股了。Enjoy!

评论(8)
热度(31)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