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百恋歌】十、幡然惊醒浮生若梦。bg文,岛田源氏x你

 @远洋远洋 按例先感谢妹纸帮我审各种句法错误。

补充一下,我是听着kalafina的red moon写的。

已发章节:

 〇、楔子。一、情窦初开芳心暗许

 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三、空晴似雨日渐斜阳  四、听闻远处蝉鸣催尽

 五、花渐迷乱燕不归巢

 六、纷繁星空绚烂如花

 七、绿风轻拂浅唱低吟

 八、但盼有期依偎君侧

 九、泪水涟涟无语凝噎

以下正文:

————————————————

十、幡然惊醒浮生若梦

秋日的空气比夏日的多了份清爽,你好不容易处理完工作到天台放松一下,呼吸着新鲜空气,顺便眺望整座城市的面貌。远处的风景中增添了一抹抹红色,那是群山的红枫,象征着寒冷季节到来之前最后的温暖。轻薄的白云在深邃的天空中时聚时散。“要是能像这些云一样无忧无虑就好了”,你在心中暗暗感叹,吐出一口气,抑郁的心情丝毫没有因为当下的闲适而得到缓解。

不知不觉,日子过得飞快,眼看着冬天也要来了。

之前岛田源氏受伤的事情貌似已经查明了,肇事者也被抓了起来。但是听父亲说,作案人背后有着更大的后台,很有可能与最近很多起不良事件有关。得罪了岛田家,那些人的下场会如何,你是不愿意去猜测的。

你摸着口袋里的手机,自己已经快一个月没有收到源氏的短讯了。他住院期间不可能没听到那些流言蜚语,但是他却从没有解释。想来,不论婚约这件事到底是真是假,他可能并不那么介意和六条小姐相处这件事吧。这个念头每每在脑海中响起,你就感到心里烦闷,呼吸不顺,“难道以前都只是无聊所以才找我的吗?如果对我没有感觉,当初就不要来打扰我啊!”

这几天新一轮的闲话一句句仿佛重现在耳边,“那个岛田家二世祖,刚出院第二天就在外面喝了个酩酊大醉,还跟别人起了冲突,差点把场子砸了。听说最后还是他兄长岛田半藏出面解决的……”

“……而且,好多人都说他的性格变得比以前暴躁了。什么事都不管,每日我行我素。要不是昨天喝醉酒,都不知道他在哪里混呢……”

“……岛田大人现在再这么做,恐怕麻烦要多起来了呢。要是我的家族成员有这样那样的丑闻,他们肯定受不了。更何况像他们这种显赫的大家族……”

不同的声音在脑海里响起来,想要不去在意这些流言闲语,是不可能的。源氏身边是不是又发生了什么,他不曾跟你说,你当然也就什么都不能帮到他。即使自己试探性地发了一句关心的话给他,“源氏さん,身上的伤还没养好就不要喝酒了”,信息也是一去不复返。

项目研究员那里还流传着源氏多年前离开花村的原因。“……他当时与花街一名身份不符的女性来往过于密切,被管理岛田家族事业的老中(职务名,管理外交之类的行政事务,非人名)发现了……”你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正好站在门外,想不听到都难。

虽然不知道这些流言的真实性到底有多少,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你曾以为自己已经忘记了源氏与某个女人在神社林子里调情的事,但直到最近再被触及才明白,那是表面结痂了的伤口,内里从未愈合,只要稍加外力就能轻易地将其撕裂开来。

“都到嘴边的肉,就那样被你吓走了……”,想起那混蛋的话语与粗暴的行为,这么多年,你竟因为私心而选择性地忘了源氏曾是这样的人。

这么说起来,他接触过的还不止这一个女人。

从扶手上慢慢直起身,你竟有一丝虚脱的无力感。看来仅仅是出来透气是解决不了心病的。

拖着疲倦的身躯回到办公室,一看墙上的钟表,差不多也到了你这种实习生下班的时间了。收拾着桌上的文件,突然想起来自己将那只用起来最顺手的笔落在实验台那里了。

走进实验室的时候,里面还有一个人。这个女人,平时确实都是她在清理实验品,没有记错的话平时大家都叫她小松小姐。可是这一次她并没有在清理,而是在认真地看着电脑屏幕上的记录。不知道是谁忘了关电脑,还是说她自己知道了密码。你瞬间起了疑心。此时她一抬头,正好与你的视线对上了。

你心里咯噔一下。对方面部表情僵住了,仿佛也在紧张。

“要回去了是吗?”没想到她先开了口,手上的动作却是关闭了机器。

“……嗯”你点点头,她手上好像在收拾着什么。

“实验刚结束吗?”你藏着内心的疑惑,问道。

“是的。这不是在帮忙收拾东西吗,他们忘了关这个。”她没有直视你的眼睛,指了指正在关闭的电脑,然后拿起地上的黑色袋子就往反方向走。

“这样啊,麻烦您了啊。”

“没事没事,举手之劳。”那女人从你身边走过,带过一阵风,让你起了一身鸡皮。

你决定还是不要打草惊蛇,等回家再与父亲岛津家主说明这件事。看来父亲是对的,将自己人安插在项目中是很有必要的。

————§————

“绮礼……”

你没有想到自己一踏入家门,就看到了平日里恬静贤惠的母亲满面愁容。再一看,两位穿着岛田组特定服饰的男性一左一右站在她的边上。

“母亲。”你强装镇定地上前牵起她的手,你能感受到她微微的颤抖。

眼前的这一位中年女性,虽不是自己的亲生母亲,但是却待你很好。每年的生日她都不曾忘记,小的时候,你穿着去见岛田源氏的那件半袖羽织就是她为你而挑的礼物。说来也巧,正是因为面料新颖、昂贵,才没有额外绣上家纹。

还记得,自己初来到这个家的时候,她因为想起自己早夭的孩子而大病一场,原本美丽的容貌也因为极度消瘦而失去光彩,为了让她脱离出阴影,你也是绞尽脑汁。“就让我来当母亲大人您的孩子吧,我会连同没有见过的哥哥的份一起好好孝顺你的。”也许正是因为自己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感动了她,她才能振作起来吧。

你将母亲护在身侧,警惕地抬头看着那两个强壮的忍者,“请问两位来家里是有什么事吗?”

“岛津小姐,请跟我们走一趟。岛田大人有请。”

你听到自己喉咙里吞咽的声音。手中另一方的力道加强了。

“你父亲大人昨晚出去就没有回来,我不知道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他们说他没有遇到危险,可是别的却不愿意多说……平时他们不是这样回答我的。”岛津夫人不安地对你小声说道。

“没事的,母亲。我正好去问问岛田大人。他一定没事的。放心地在家里等着吧。”你拥抱了她一下。

话是这么说,但自己心里也是七上八下。

你跟着其中一个人坐上车,试图给自己打了一个强心剂,“虽然这里距离岛田城不算远,他们竟没让我走着去,也没有拿什么东西把我绑过去,所以……应该不是什么特别坏的事吧。”心里刚这么说完,自己都不相信了。只要是明眼人,都能感觉到近几年以来花村里不安的氛围,仿佛有什么东西悄悄在黑暗处发酵。这让你不禁想起父亲以前说过的预言。

车子驶过这片区域最著名的商业街。街边小店的门口传出食物的香气,发放传单的机械人穿着奇装异服手舞足蹈地招揽着行人。街上除了有学生也有刚下班的白领,还有一些打扮得很贵气的人。出租车源源不断地来往着,边上还停着多辆当下最流行的跑车。你的身体向后倒在靠背上,车子开始爬坡了。经过某个路口后,一栋栋高楼一瞬间切换成了低矮的旧时建筑风格,道路开始变得有些颠簸,已经能看到尽头的岛田城。想起来,自己小的时候就是在这附近遇到的源氏。

天暗得很快,这个时间段城内各处已经点上华灯,晚霞映着古色古香的建筑,透露出一股浓浓的沧桑感。远处的富士山景被框入楼台之中,仿佛也成了岛田家产业的一部分。道路旁的花草间伴随着虫鸣的节奏时不时闪过几道荧光。脚步踩在砂石上发出唰唰的声音。若不是以这种情况在这里,你一定会觉得很惬意。

一个身影从光亮处遁入阴影,让你警惕了一下,一仰头,才发现各个关键点位处都守着人。岛田城本身占尽地利,处于一个山顶上,属于易守难攻的类型,没想到他们竟还安排这么多岛田组的人守着。

“岛津小姐已带到。”先进去的岛田组的人向他们汇报道。

你忐忑地来到正殿,映入眼帘的是四个身影。岛田大人身着深蓝色绸缎质长着(一种衣服),皱着眉头坐在正中间。父亲则是背对着你跪着,看到他背上的家纹的那一刻,你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哽在了喉咙处。右侧,岛田半藏与岛田源氏也是正襟危坐,兄弟俩在听到通报的那一刻便抬起了头。源氏的气色不太好,半个月未见,整个人仿佛瘦了一点,他的眼神很复杂,感觉像是忧愁,又像是担心,亦或是怀疑。

你默默跪在父亲身边。还未等你向他们问好,岛田家主就开口了。

“所以这就是预言中的神子?(miko,发音同巫女,实质上差不多,我就借鉴遥远的时空中系列了)”话音一落,你的身体不禁抖了一下。听语气,大人绝对是动怒了。

“是。”身侧的父亲大人低声应答着。

“你倒是挺会算计,留在身边当养女?你以为留这么一手,以她为挡箭牌,在这种关键时候就能重新获取我的信任?”岛田家主的声音里有一种咄咄逼人的力量,你大气都不敢出。

“岛田大人,神子暴露得过早绝对会带来很多危险,更何况我们也不能确信预言一定就是真的,所以我才出此下策。”父亲在一旁解释着。“这些年来我真心为岛田家付出这么多,您也是看在眼里的,我怎敢背弃自己的誓言?”

你微微看向岛津家主,没想到他与岛田家之间还有这种事。

“你自己也明白,这件事在查明之前你是最大的嫌疑。换做是谁都一样。”

你一脸茫然地听他们争论着,根本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现在自己的身份对于他们再也不是秘密了。

“我知道您向来公平公正,刚才那几位老中是借题发挥,说的根本不是实话,我只求您能在听到别人的说法时能多思考一下。您也知道现在内讧有扩大的趋势,但我们如今最迫切的应该是着手面对外敌才对。”

“如果连身边的人是否值得信任都无法辨别,还谈何对抗别的势力?”

“……”

“好了,不用再解释了。在事情查明之前神子就先留在这里,你明白我的做法吧?”岛田大人打断了岛津家主的发话。他向一旁的待命的岛田组的人示意。

“是。”父亲低下头。你看着忍者将精密的手铐给他带上,压着他离场。

一旦岛津家主这座靠山倒下了,自己就如同那无根的浮萍,总有一天将沦落成池塘鲤鱼的口粮。你咽了咽口水,用了好大的决心才发得出声音,“请等一下。”无论这情报对于修复岛田大人与岛津家主之间的信任有用无用,你都想赌一把。

“我有一件事想说。”在场的所有人目光都投向了这边。你的脸上瞬间像是烧了起来,但还是强迫自己抬起头。

“你想说什么?”岛田大人问道。

“纳米治疗技术项目里可能有内鬼。那个小松家的人名义上是在清理着实验室,私底下很有可能把我们的数据和信息透露给了别人。” 

“你亲眼见到此事了?”岛田家主脸色有点变了。

“是的。但是还是需要进一步调查。”你深吸一口气继续讲,“当初就是为了确保项目不出差错,父亲大人才将我安排这个第一优先度的研究项目里的。他就是料到可能会出事。”你试探似的与岛田大人的目光接触了一下,“对您安排的任务如此尽心尽力的也只有父亲大人了。”

岛田家主停顿了几秒,若有所思。“行了,我明白了,你说的事我会找人去查的。”

自己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你的双手紧紧抓住膝盖前的外套下摆,全身竭尽全力想要去抑制住颤抖。

“来人,”岛田家主招呼道,另一位忍者出现在你们面前,“让他们准备一个房间,在事情查明之前让神子住下。找两个人守着她,要是出什么事,我唯你是问。”

你的喉咙动了动,求助般地看向岛田兄弟。源氏皱着眉头,而半藏则是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

多年前得知预言的那一刻,你倒也想看看到底以后会发生什么惊天大事,可往常的生活却给了你一种预言失灵的错觉。天天过着正常人一般的日子,甚至还沉浸在多愁善感的少女情怀中,完全丧失了那份警惕,就像温水煮青蛙。即使家主时不时跟你提起,你也想象不出来会是怎么一种情况。如今,习以为常的平静被这突如其来的事件打破,你一点准备都没有。

————§————

岛田组的一个女忍者人领着你,就餐沐浴后将你带到一间处于塔楼的和室。你一走进去,机械锁的声音就传入耳中。你确实是被囚禁了。

身上带的东西刚才已经全被收走,哪里也去不了,你呆呆地坐在地上,好一会儿才回过神。

这里没有任何可以联络外界的媒介。你先是直起身走到墙边,用力推了推那木制的百叶窗,却发现它纹丝不动。再是检查墙面与角落,并没有发现监视摄像头。射灯在榻榻米上打下三个光圈。另一边的矮桌上立着一盏纸灯,还有纸笔可供书写。边上的坐垫摸起来要比起家里的要软得多。房间正中央放着洁白的床褥,占据了半个房间,你摸着被单的材质,忍不住感叹自己今晚将第一次尝试睡榻榻米了。

也不知道养父岛津家主现在处于什么境地。他是被关在那种很差的地方,还是像你一样至少能有个比较舒适的环境。算起来,你与他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也十几年了,他看着你成长,付出的也不止时间与金钱。你从他身上看到了很多值得学习的优点,他也一直试图将你培养成像他一样稳重负责的人。自己确实是一直对他抱着敬佩与敬仰的的心情的。

你又突然想起养母,她现在一个人在家一定焦急得睡不好吧。不仅丈夫没回家,就连女儿此刻也回不去了。也不知道岛田组的人是怎么告诉她关于自己被扣留之事的。

就在你思考的时候,走廊里传来逐渐靠近的脚步声。它听起来沉稳而富有节奏。“会是谁?”你在心中画了一个问号。脚步声在门口停了下来。

“开门,我有话要跟神子大人说。”

声音的主人是岛田半藏。你心中的惊喜感瞬间被扑灭了。

“等等,他刚才是用的……神子……大人来称呼自己的?”你听着房门连接处的插栓响了一下,立即从坐垫上站了起来。

“你们避让一下。”他指使着守卫。待他们走远到十米开外之后他才转身。见你诧异地杵在房间中央,他喊了一声你的名字。

“绮礼さん。”

“是……是!”突然之间称呼的转变让你一时没反应过来。

“我能进去说话吗?”半藏有礼貌地问道。

“啊,嗯,请进,当然。”你慌乱地向后退了几步,原本就不宽敞的房间在他进来的那一刻仿佛变得有些拥挤了。

他用手势示意你跟他一起在榻榻米上坐下来。“我下面要跟你讲的是关于……岛津大人的事。” 

“我觉得你还是有权利知道一些事情的。”他语气中有一股威严感。你点了一下头。

“首先,岛津大人的安全你可以放心。父亲只是一时半会儿在气头上,我们其实都不太相信岛津叔会背叛岛田家……只不过……”

“等一下,”你忍不住打断半藏的话。“请问您刚说的话是什么意思?您是说岛田大人其实是相信我父亲的吗?”

半藏深吸一口气,“可能岛津叔没有告诉你。我与源氏的母亲是岛津叔的亲姐姐。首先有这份关系在这里。”

自己刚才都问了什么白痴的问题啊,你赶紧道歉,“实在对不起,我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勾起您不好的回忆……”

“再者,我母亲曾在临终前让他发过毒誓,要好好保护这个家,因此他是不会背叛我们的。只是凡事并没有个绝对。”半藏没有怪你,他垂下眼睑。你仔细听他说着。

“其实我一直十分佩服岛津叔。他竟能为了岛田家,全国范围内不遗余力地去寻找一个不知是真是假的预言中的孩子。为了保障你的安全,他将你藏到十六岁才肯公开你的存在,并且是以自己的女儿的身份,还一直隐瞒到现在才告诉我们你才是神子。我认识的人当中就没有人能比得上岛津叔的深谋远虑。这也是他能带领岛津家,超越那些百年以来跟随着我们的各个家族的原因。”

“是这样啊。”你小声地说道。再抬头就与眼前的人目光相遇。

“我也是见你今天竟然想帮岛津叔说话,才跟你说的这些。”

“……噢。”你懵懂地点了点头,“那……这一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半藏轻叹一口气,“现在谁也说不清楚。只知道,前晚竟然有人趁我父亲出行行刺。”

“……现在岛田大人的状况还好吗?今天那样动怒……”你不知道自己在心虚什么。

“无妨。他没有受伤。只是……约父亲外出谈事情的人是岛津叔。而且听他的说法,他并没有告诉任何人出行的是岛田家主这件事……他一向报给别人用的都是假名。”

“这番遇刺,我们还折损了一名培养多年的精英。他正好帮父亲挡下了那一枪。”

“那是不是有可能……有可能信息泄露了,只是他们不知道?”你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现在正在往这个方向去查。”半藏看着你努力思考的样子,露出了一丝认可。

“既然除了两位大人,还有岛田组的人一起同行,那为什么不可能是岛田组内出现了问题呢?他们肯定知道出行的事。而且,正是因为岛津家超越了很多家族,得到了岛田大人的赏识,才有可能引来党派之争,这件事的背后是不是也有可能与这个有关呢……”

“绮礼さん……”半藏立即打断了你的话,他摆出禁言的手势,眼神里闪过一丝让你毛骨悚然的光,“这些想法在任何时候说出来都是很危险的事。”

你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父亲大人曾一直教育自己不要轻易将想法暴露出来,可自己就是没学会。

“十分抱歉。我说了那么多冒犯的话,请原谅我。”你赶紧低下头认错。

“我知道你为岛津叔的事情着急。”他的表情恢复成平日的样子,“然而现在你能做的只有——等待。这是你最应该知道的。”

“我能跟你说的就这么多,也是时候该离开了。”半藏起身。

你也赶紧爬起来送他到门口。“谢谢您告诉我这些。”

他在门口顿了一下脚步,转回身。“绮礼さん,每次你说话的语气,总有那么一刻能让我想起小时候的源氏。” 

你瞪大眼睛,瞬间红了脸,不自觉地摸了摸发梢,随后眼神躲闪,不知道放哪里好。

“你们以前认识吗?”他盯着你,却仿佛看穿了一切。

“……”你被这句问得一时更慌了起来。他是在试探自己吗?还是说他知道了什么?不然这句话从何而来。

然而不知道半藏是决定放过你了,还是他并没有等你慢慢回答的耐心,“有个人已经去给你从家里拿换洗的衣物了,过一会应该就能送过来。”

你默默地向他行了个感谢礼。

“总之,事情还没尘埃落定之前都只能委屈你在这里了。”

“我明白了。”你看着他离去的身影,心里还没有从刚才的忐忑中走出来。岛田半藏这个人永远都让你搞不清楚他究竟在想什么。

————§————

不知道过了多久,又有声响从走廊外传了过来。想必是按照岛田半藏说的,来给自己送东西的人。你走到门后等待着。来者两脚踩在地上的声音一大一小,可能腿脚有伤。

“把钥匙交给我,以后晚上交给我负责,白天你们再来。”这个声音在离你很近的地方响了起来,你呼吸一滞,大脑也一片空白。

“但是源氏少爷,万一发生什么事,岛田大人怪罪下来……”

“我说不会发生任何事,任何事就不会发生。还有,不许把这件事汇报给父亲。”听这张狂的语气,你的心跳速度突然就飚了起来。混乱中你赶紧整理起身上的衣服,还顺手理了理头发。

门口外面的动静逐渐远去,随后是插栓打开的声音。本以为他会推开门,至少跟你说些什么,但是出乎意料,什么都没有发生。一秒、两秒、三秒,走廊里的沉寂让你不安。

你手指轻触门框,凑了过去。“难道他真的只是为了在这里守着我吗?不主动联系又不回短信,连现在也一句话都不愿意跟我说,这与那些普通的守卫又有什么区别?”

正犹豫着自己要不要主动喊一声门外的人,可是在张开嘴的一瞬间你又想起了关于他的传言。你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仿佛拧在了一起,岛田源氏是自己一直喜欢的人没错,但正是因为这样,那些关于他的流言蜚语对你的伤害更大。你喉咙抽动了一下,身体从门边退开几步。

也许,他是真的跟六条家的小姐有婚约,也或许经历过一段罗密欧朱丽叶式的恋情,心中早已装不下任何人。如果真的是这样,与他拉开距离保持沉默是更好的选择,因为自己一旦开口,你与他的这份羁绊很可能就无法继续下去了。

一直以来自己都太软弱,虽说有勇气暗恋他,有勇气站在他身边,有勇气喜欢他所喜欢的事物,但唯独没勇气告诉源氏,自己有多么喜欢他。别人都说爱恋会给予人勇气,但其实自己在面对它的时候却一直在害怕,害怕有一天他去到你无法触及的地方,害怕自己与他的感情被彻底地斩断。岛田源氏早在很久以前就已经是自己生命中不可或缺的部分了。

“现在他已经知道我不是岛津家的人了,我只是成全他们家族大业的一个棋子。谁又会对自己要利用的人动真感情呢?”你几乎是自暴自弃地这样想着,泪水竟开始在眼眶里打转。“哈哈,我竟然在这种时候还为这种事流眼泪。”你自嘲着转身,一边用力将泪水撇去,一边往房间深处走。

你刚迈开步子,“唰”地一声,背后的门被拉开。

“唔!”你红着眼扭过头,还没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就被环入了一个结实的怀抱,差点让你没了呼吸。

“果然,还是做不到……”他小声说道,“对不起。”

这个拥抱一点也不像是发生在普通朋友之间的那种,似曾相识的暧昧感涌了上来。

你的唇碰到对方的衣物,脖颈之处裸露在外的肌肤与对方紧紧相贴,温暖的气息扫过耳旁的发梢。他身上传来浓郁的膏药味,还混合着少许茶叶的清香。岛田源氏一只手支住了你的后颈,另一只手又从后背将你牢牢束缚。这力道真是要把自己按进他的身体里一样。

 “你没有事真是太好了。”熟悉的声音里仿佛正压抑着什么。

 “我真的不知道你是聪明还是笨了,” 他又紧张又担心地说着,“……竟然那样逞能,如果你当时说错了话,父亲一怒之下……我真的不能想象……”,手上的力道再一次加重。

你第一次看到这样慌乱的源氏,但是心里却为此而感到了一丝开心。没想到源氏还这么关心自己。虽然不知道他对自己到底是一种什么感情,但这种关心足以让你忍不住要落泪了。

“我没事的……”,你抽动了一下鼻子,“我可是……我可是预言中的神子。少了我,岛田家还怎么扭转未来的形势?”说完你自己都无奈地笑了,自己好像不经意间给自己立了一个相当大的flag。

源氏松开双手,让两个人之间腾出一些位置。你赶紧扭头,慌乱地擦去要掉落的泪水。

 “这种情况你还能开这种玩笑!?” 眼前人露出了一丝惊讶,他马上帮你把flag反了过来。拇指划过你的脸颊,将剩余的泪水拭去。“说起来也是,你好像从来都这么临危不惧,以前一起玩的时候就看出来了。我还这么担心真是白费了!”他忍俊不禁。

“源氏刚刚承认他是担心我了!?”你意识到了这一点。

现在自己的脸是有多红,你已经完全不想去思考了。只知道自己全身上下都兴奋地颤抖着,如同得到糖果奖励的孩子。

“神子什么的都见鬼去吧。没想到因为家里的事,还要牺牲你的自由。”虽然语气还是那个叛逆的感觉,但你却从中听出了岛田源氏独有的温柔。

你不禁温情脉脉地望向面前的人。这个场景在自己心中仿佛就是友达以上恋人未满,让内心悸动不已。

“如果是现在的话,他是不是就能接受我的感情了?”你如此想着,然后开口道,“自由什么的对我来说,早就不是最想拥有的东西了……我还有别的更想要的,但如果获得了自由我反而可能会失去它。”

你试图让他明白,自己在被关入牢笼的那一刻,就已经爱上了这里的一个人,就算赶也赶不走了。

此时你心中产生了一个让自己都感到疯狂的想法:“如果可能,我希望能被你禁锢住一辈子永远都不放开。”

源氏的眼神里出现了一丝动摇,在你还没看清楚的时候,他却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一样,换成了无奈的神情。

“自由对我来说是最珍贵的。所以如果我是你,我会用一切……来换取它。”他低声说道,仿佛是对他自己也是对你。

这句话虽然隐晦,你却听得明明白白。

一瞬,好像有千根针,刺进了内心深处,让你疼得接不上呼吸。你不明白,他一切的行为真的仅仅是为了跟自己做朋友吗?如果只是朋友的关系,他又怎么会亲自去帮你拿东西而不让岛田组的人去做?又是为什么差遣走守卫,又是为什么像刚才那样为你担心?就连那个拥抱的亲密也根本不是普通朋友该有的。还有樱花树下那张亲昵的照片,分隔两地时的那些联络与游戏,那又算什么?

你感觉到自己的眼角微微发胀。伤心的泪水瞬间盈满眼眶,一份不甘的情绪酝酿在心中。

源氏选择了不去看你,他深吸一口气,“我让岛津夫人给你收拾了一些东西。”转身将放置在门外的一个小箱子拎起来,递到你跟前。

你突然想起岛田家兄长的话:“有人已经去给你从家里拿换洗的衣物了,过一会应该就能送过来。”

那时他指的就是源氏吧。就连半藏都怀疑了你们的关系。

一阵安静降临在房间内。

你忽然想起来,源氏总是动不动就问你是不是喜欢他。如果他明明不愿意受到束缚,那又是为什么总是在问这些话呢?难道爱情对他来说如同儿戏?

“收拾一下就休息吧……我会在外面一直守着。这样你就不用担心睡不好了。”他语气中的温柔像是一剂毒药,更加伤害了你的心。

“岛田源氏,你这又是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特意守着我?如果没有别的目的,让那两个人看守着明明也是一样的啊。你想说明什么?你到底又想要我怎么样?”你的手不禁在箱子上握成拳。是时候下定决心问个清楚了。

 “等等,不要走!” 

见源氏转身就要出去,你及时叫住了他,追上脚步,抓住手臂,用力将源氏拉了回来面对自己。但是随即你就发现他另一只手正隔着胸口的衣服握着什么。

清脆的铃铛声在室内响了一下。你的大脑瞬间变得空白。自己放在他枕下的御守,那金色与红色相间的一角,在视野里无限放大。悲伤与羞耻让你的眼泪瞬间决堤,你不可置信地抬头看过去,试图寻找能用来说服自己的一切信息。

然而,源氏的眼神已经表明了一切——他早就知道了这个御守的事,也知道你偷偷摸摸亲吻他的事。自己当晚的那些胡言乱语他肯定也听到了。可是……可是,他依然选择了沉默,也选择了拒绝。又可是,他为什么还这样紧张地握着这个御守,将它置于心口?又是为什么,要这么难过地看着自己?

“为什么……源氏さん。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双手压着心脏的位置,全身都发疼,缩起肩膀颤抖着。你不能接受这样……不能接受他的拒绝,心里的不甘超越了一切,让你接近抓狂的边缘。你抛开前一秒的羞耻,伸出双手紧紧抱住了眼前这个不知所措的人,仿佛他就是你的世界,你的一切。

“你究竟是不是也喜欢我?”心,像是要裂开了一般难受,泪水源源不断从脸颊上滚落。

“如果不是,你又是为什么即使自己熬夜也要守在我的门口?又是为什么要亲自帮我拿东西?为什么关心我,为什么那样抱住我!又是为什么……保留着那个御守!”你退开半步,死死抓着源氏的衣襟,带着哭腔质问着。眼泪让眼前所有的事物都变得不真切起来。

岛田源氏深吸一口气,脸上挂着微红,眉毛也皱在了一起。他试图开口解释却被你继续打断。

“你明明什么都是知道的!!这不公平!为什么你明明知道一切也不跟我说清楚?出院后也不回我的短信,就像消失了一样……这一点也不像你!你知道你这样做有多过分吗,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你失声痛哭。

自己的手隔着衣服明明已经感受到了源氏与自己同样剧烈的心跳,难道他还想要反驳吗。

源氏的喉结动了动。

突然背后一股力量将你推向前。一只手不顾一切地将你的下巴扳了起来,无言的吻重重压在自己干燥的唇上。

“对不起……对不起……”他一边用力吮吸着你的唇,一边说重复着这三个字,声音里仿佛有没有说出来的苦楚。下巴上的手顺着脸颊抚摸上来,用手指与手背不断帮你拭去滚烫的泪水。你的喉咙里漏出了一声委屈的哽咽声,唇上充血的疼痛还是比不过内心的伤痛。

“我喜欢你……Genji……一直一直都喜欢你!”自己的声音在发抖,身体也一样。眼泪沾湿了源氏手上的每一寸皮肤。“求求你……”你肿着双眼望着他,还没说完,源氏的吻便变得更加急切与霸道,完全封住了你的气息。

猛烈如海上的风暴的感情瞬间向你席卷过来,一下一下,疯狂到无法呼吸。背上的大手颤抖着,更加用力将你推向他。你除了拼命地回应,别的什么都无法思考了。

他的舌在你的嘴唇上又舔又碾,接着野蛮地撬开齿,继而伸入,灵活地从舌根到舌尖一次次勾引着。纵使蛮横无礼,却神奇般让你感到越来越兴奋。内心仿佛有一个声音高鸣着。

在哭泣与剧烈的吻的双重作用下,你终于感到自己开始缺氧了,可即使是这样你依然不愿意放开手。眼前的情景越来越黯淡,身体仿佛要站不稳了。这一次源氏有好好察觉到你的状况,他赶紧松开口,手臂的力道也减轻下来,给你喘息的空间。

在他的舌头退出口腔的时候你漏出了一声不情愿的轻哼。两唇之间一丝晶莹的连线被拉断,挂在你的嘴角,他迷恋一般再次凑过来帮你舔掉。

上一次这样激吻是多年前的那个晚上,你微微颤了一下,此刻的情感与当时的完全不同。

“我知道……”源氏你耳边轻声说道,“我也是喜欢你的。”

你正满脸通红调整着呼吸,在听到他这句告白的时候又再度屏住了气息。一个吻如同秋日的风中飘舞的红枫一样轻轻落在你嘴角,又一个吻往上移啄了一下你的眼睑。

这一刻的满溢的幸福感让你喜极而泣。“哈……”你一边抹着眼泪一边笑出声,随后抽出双手踮起脚尖围住源氏的脖子,轻咬他的耳根,“我就知道!”

等你离开他的脖子的时候,你看到源氏的双颊上也多了两份红晕。

这应该不是梦境吧。你的手顺着他的肩膀往下摸着,触碰到他胸口的那个御守,他就把它放在内侧夹层口袋里。你轻轻喘了一口气。

不知道自己哪里来的勇气与蛮力,你将岛田源氏推着贴到了墙边,两手往他肩膀两侧的白墙上一拍。

“?”他抬了抬一侧的眉毛,一副惊讶的表情低头看着你。

“在跟我解释清楚之前你不许出去。”既然源氏已经表明是喜欢自己的,在他说明冷落你的理由前你就更加不会放他走了。


—————TBC—————


你可以选择不看的来自作者的话:实在抱歉,这次这么久才更新。其实早在21号我就照着原大纲写好了一版,可是写完自己读了一遍才发现“玛德完了,一股浓浓的BAD END的即视感”,其实主要就是太着重介绍岛田家的事而忽视了女主的感情,而且也没有把源氏内心的纠结从侧面写出来,章节有限没法再腾多一个章节再写他们的感情的变化,这样下去绝对是BE。就有点像你玩OTOME游戏一样,在关键事件前(这里指的源氏的死)你好感度没刷到一定高度,就触发不了剧情,最后结局改变。其实要站在女主的视角写源氏的感情这个好难啊,我也不确定这个新版本我写出来了没有。

之前在写楔子之前我就说过自己其实很容易就把GE写成BE,当初写大纲时确实没想到要把岛田家和女主的感情线在每章节的设定分别写出来,前面几章倒还好,从这一章开始差点酿成大错。以后写大纲都要把感情线和剧情线分开写明白,大家以后写文的时候也要注意这个啊。

第一个版本写了7000多字后,被我扔到了一边屯着当素材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用上(白眼自己)。心好塞。后来又花了4天修改后面5章的大纲,真是大动干戈的那种修。修完后有种自己已经成了一个废人的感觉。。。于是。。。我就去玩屁股了= =然后就发生了之前发的图文那些事,比如被新认识的源氏玩家撩啊之类的事情。后来还遇到三次元找工作这类让我心累的事。

这一章1W1千字,发出来的也是人物对话改了又改的。我果然还是写描写景色的散文比较拿手,人物对话是苦手挖!!身边也没个男的让我参考一下(白眼)。FFFFF。。。

评论(39)
热度(34)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