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百恋歌】九、泪水涟涟无语凝噎。bg文,岛田源氏x你

已发章节:

〇、楔子。一、 二、 三、四、 五、 六、 七、 八、

 @远洋远洋 这一章我家妹子帮我修了好多东西。确实挺难写的。后面还会更难写。我们一起努力吧!

以下正文:

——————————————

九、泪水涟涟无语凝噎

闇のうつつには 猶おとりけり……

比起梦见鲜明的梦境,在黑暗中遇到的现实要则更为不妙。《源氏物语》中有这样一句话。

————§————

手术室外的寂静仿佛化作一双大手掐住你的喉咙,让你不能呼吸。回过神来,窗外已经华灯初上。“源氏……源氏……”你在心中默念着他的名字。“神明大人,请求您的保佑。”

下午三时,一阵急切的救护车声音将你的思路打断。你对着窗户往外一看,那车并不是往大医院那边开过去,而是直接停到了自己这栋楼的楼下。一阵人声的骚动紧随而来。

“发生什么事了?”你不安地看着。一个躺在机械担架上满身红色的身影从车里出现。

“好……好严重的伤。”你鸡皮疙瘩起了一身。“是谁,这太可怕了。”

与此同时,走廊外从别的科室附近传来好多的脚步声。

“去看看吧。”

“嗯,一起去。”

“会没事吗?那个岛田少爷。”

“听说伤得很重。”

你一听到岛田这个名字,就冲了出去。“等一等,请问你们刚是不是提到了岛田……”

“嗯,是,好像是那个弟弟。”人群中一个戴眼镜女人的扭头说道。

你一个激灵。关上门,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但眼里已是万丈波澜。

“听说他好像很帅,很受欢迎。”你在门后听着她们七嘴八舌的,并不明白现在这种情况下她们有什么好兴奋的。

你已经记不清自己是怎么向负责带你的人请示的早退,只知道电梯门一开,就看到医护人员正迅速地跟着悬浮担架穿过走廊。担架上的人出奇地安静,双目闭着,面色惨白,一动不动。护额被卸下,脸上有擦拭过的痕迹,鲜红的血液一道道与他草绿色的头发形成强烈的对比。身上白色衣服微敞,有子弹的破洞,也有类似刀剑割裂的痕迹,沾染着血花。

你倒吸一口气,疑惑、恐惧、伤心,每一份情绪开始在你的躯体里胡乱搅动,像是肠胃纠结到了一起似的得疼。试图跟过去,却被一位护士拦下。

“哎等等,做什么,病人马上要进行手术,无关人群请在外面等候。”

“对不起,刚刚那位是岛田源氏さん吗,”什么时候连发声自己都需要耗费巨大的力气了,“请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么?”

护士看了一眼你的工作牌。“您不是伤者家属,我无权告诉你相关的信息。”

“求您了,告诉我岛田源氏他到底发生了什么?”自己全身的肌肉都在疼,连声音都有一点颤抖了。然而护士仍是一副冷漠的态度,走进了手术室边上的一间房间里。

你无奈,只好坐在一旁的长椅上等待别的时机。之前与你一同下来的人们都回去工作岗位了,大厅渐渐安静了下来,只能听到头上灯管的滋滋声。

不久后,又有两趟机械担架从你身边经过,伤员无一不是血染满身,他们白色的服装上红色显得特别得刺眼。铁锈般的腥味弥漫在整条走廊,你终于忍不住干呕了一下,就这样想起春天的时候做的梦,它仿佛真的就是预兆一般,你是从那狭小的洞穴中逃出升天了,但是梦里的他却生死未明。罪恶感海浪般席卷而来,如果自己有提前告诉他就好了,有可能,虽然只是有一点点的可能,他会小心一点,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了。

“我……我还没有告诉他我喜欢他,我一直都喜欢岛田源氏,神明大人求求您,不要就这样把他带走。”眼前的事物渐渐变得模糊,有什么东西重重地压在睫毛上然后崩落。你伸手捂住嘴,将呜咽声压在喉咙里,不想让别人发现。另一只手胡乱擦抹着泪水。只要想到这么多年的暗恋可能最终无疾而终,有关他的一切只能留在回忆中,以后再也触碰不到这个人,即使深呼吸也制止不住身体的颤抖。自己还没有做好这个准备。

窗外的红霞将大厅的白色墙面镀上一层橙红,道路那边传来各种车辆来往的声音。为什么这里却安静得似乎容不下一个呼吸声。手术已经过去了两个小时了,为什么岛田家还没有人来看一眼。这里所有人都守口如瓶,没人愿意告诉你事情经过,包括后来的伤员。你发信息给父亲,指望他能给你回答,然而也没有任何回音。

受了那种伤,手术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你实在放心不下,还是想看看源氏被推出来后是什么情况。而且说来也奇怪,岛田夫人,半藏或者岛田家主怎么还不出现。

夜幕渐渐降临,时间缓缓流逝。只有大厅与手术室前亮着灯,你看电梯那里显示的楼层,约摸着楼上研究机构留到最后的那批人都要走光了。楼下的保安上来查看普通诊室的锁门情况,见你一个人安静地坐在角落,还被吓了一跳。

就在肚子忍不住咕咕叫了的时候,窗外有汽车驶过来的声音,你赶紧站起来看。三个人从车里冒了出来,借着路灯你看到有岛田家主的身影,还有你的父亲。半分钟后,电梯门打开了。你与父亲面面相觑,他充满疑问地盯着你。

“岛田大人。父亲大人。”你向他们行礼。

“这是……岛津小姐?”岛田家主眼神中有惊讶的神情,“你一直在这里吗?”随后他看了你父亲大人一眼。

“是的。因为我知道岛田大人您一定会来,所以先在这里等着,以防万一这里发生什么事却没有紧急联络人。”

“岛津小姐多虑了。感谢你。”岛田家主朝你淡淡地笑了一下。

“把你家闺女安置好再过来谈事情。”听这语气岛田大人似乎并不那么开心,父亲大人的面部肌肉有一丝紧张。

说完岛田家主便径直走入手术室边上的一间房间里。不知何时那个门打开了,里面站着医生。除你们之外的另一个人朝你们点头示意了一下,也走去了那个房间。门被他随手关上了。

父亲大人在你身边清了清嗓子。你将注意力转回来,意识到自己可能确实是做了不妥当的事。

“医院的医生是有直接联络岛田大人的方法的。”岛津家主告诉你,“下次不要再在这里傻等。”

“……”自己的确没有想到这一层。你这是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以前都是在小说里面读到过。依照书里的描述,手术室外总是有人候在那里的。“对不起,我没想到。”

“你不是想要知道发生了什么吗?”一瞬间你的眼神发亮。见如此,父亲立马皱起了眉头。你自知失态,微微把头低下来。

“是车祸。”他平静地说道。“肇事车辆逃逸了,但我们很快就能查出来是谁做的,到时候再找他们算账。”

你懵懵懂懂点了一下头,但车祸又能怎么解释源氏他身上的枪伤和刀伤呢?你脑海里只能想象出警匪片的打斗场面。

自从半年度第二场集会结束后,不安就一直萦绕在你心头。当时在场的很多人因为利益冲突而差点动手,幸亏岛田大人及时喝止,事后很有可能会发展成斗殴,甚至暗杀之类的也说不定。

“现在本是内忧外患的时候,偏偏又出现这种事……”父亲大人看向窗外的眼神散了一下,又凝聚起来。“你也要注意,不要跟外面的人接触太深,不许提起花村的事。不要放松警惕,如果有让你觉得不对劲的事情,记得及时用那个软件发信息告诉我。”岛津家主口中的那个软件是一个会将信息特殊加密再通过网络数据发送的程序,不到紧急时刻是不会用的。

“还有,你应该没有跟别的家族的人来往太紧密吧?我记得我跟你说过的。”

“嗯,记得。”

在这个场合提起这件事,只会增加你心中的恐惧与不安。每天一同工作的同事都是来自其他家族势力的人,稍有不慎就足以让你陷入四面楚歌。

就当你以为父亲不会再说什么的时候,“你是不是跟岛田源氏走得很近?”他突然开口问道。

你心里咯噔一下。镇静!你下意识地告诉自己。克制住眼神,还有放松肩膀,你无从猜测父亲究竟想要你承认还是否认,这样下去还不如装一回傻。

“不知道父亲大人的观念里,怎么样的关系才算得上‘近’?我们只是一面之缘。我会在这里也只是如刚才所说,”你看着对方,眨了一下眼,“仅仅是觉得自己有那个义务罢了。”人在说谎的时候往往会忘记眨眼睛,语气和语速也一定要降下来,你在书上读到过,小的时候为了溜出去玩而练出来的撒谎技巧,没想到竟在这里能够派上用处。

岛津家主的疑问并没有消除,但是你感觉得出来,他仿佛已经知道你隐瞒了什么。

“对岛田家的二少爷你最好是敬而远之。我不允许有任何出格的事情发生。”

“明白。”你表面上恭敬地答应着,心里却很难过,但也有些理解父亲这么说的原因。

“那就好,现在你先回家吧。家里还留有你的饭菜。”驱逐令已经下了,可是自己还不想走。一颗心提着放不下来,连好好安坐都做不到,更何况吃饭睡觉了。你想守在这里,等手术结束,但是自己并不能随意违抗父亲大人的意思。电梯门关上的那一刻,你紧紧地咬住了下嘴唇。

————§————

自那一天开始,你一直心不在焉,写出来的工作报告错漏百出。让你更加头疼的还有桌上渐渐累积起来的资料。

为了不落人口舌,你强忍着急切的心,一直没有下楼探望源氏。只能偷偷在午餐时,从那些年轻护士那里打探一些小道消息。她们说,岛田源氏的状态已经比起最初好一点了,只是大部分时间还是陷入昏迷的,生命体征非常不稳定,因此还住在重症监护室里面。

漫长的一周终于要结束了,你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度过的,每天都像行尸走肉一般,“不知道源氏的状况怎么样了”想要见到他的冲动一天比一天强烈。今晚是他从重症监护室转到普通病房的第一个晚上,你等待的就是今天了,既然不能明目张胆,那就试着潜入这里吧。

现在想要在这里买到不带家纹的夜行衣太难了,裁缝店都不愿意制作,只有你的那套中式练功服正好可以充当来不及准备的夜行衣,衣服的颜色是深褐色的,面料也不会反光,便于行动。换装的时候,你稍微感到一丝不适应,也许是太久没有穿上它的缘故,衣服相较之前有点贴身,尤其是胸口那里,绷得有些紧。脚上方便爬墙的勾刺由于生锈有点钝,为此你还特意打磨了一番。武器练习频次的减少,可能会让反应有所生疏,以防万一你多备了很多的睡眠针和麻痹针。丑时到来,你将奇门扇子别在腰间,整装出发。

凌晨的气温已经降了下来,入秋的感觉更强了。白得发绿的路灯照着静悄悄的医院,一想到这里死去的人的魂魄可能在周围晃荡,你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心里有点慌。

这种偷偷摸摸的事情,虽然不是第一次做,但是从家里溜出去闲逛与潜入岛田家二少爷的病房,被发现后果的严重程度是完全不一样的。你顺着大楼侧边的排水管道向上艰难地爬,利用一端有强力吸附作用的绳子,终于进入了一间空病房。你警惕地探出头,借着昏暗的灯光,不远处一间房间的门口站着两位高大强壮的保镖。哼,这不正好告诉了自己源氏所在的房间吗,一切得来全不费功夫。

这样的环境下,排除爆头的可能,你计算好总共要用多少针才能同时放倒他们。现在就让他们尝尝这招镰鼬的厉害。你打开扇子,正面画着阳春白雪图,转过来,背面曲折的朱红色电路好似蓄势待发的毒蛇。空气里响过急促的声音,然而保镖还没来得及意识到危险就已经被击倒在地,部分针的身上闪过几条电光。

你紧张地走进病房。虽然窗外有微微的亮光,可是你还是很难分辨室内的情况。还好自己早就料想到这点了,你将头顶的目镜往下一扯,戴在眼前。视野内出现了整个病房的轮廓,随着你的走近,病床展现在你眼前。

“源氏さん?”你轻声叫他的名字,可是眼前的人却没有反应。这要是平时,像他这样精通忍术的人即使是睡梦中,在你开口前,他也会发现陌生气息的靠近。然而,现在他只是闭着眼睛躺在那里,身上的毯子跟随他浅浅的呼吸起伏着。可能还是受的伤太严重,因此昏睡着吧,你这么想着。自己从没有见到这么没有防备的源氏,如果现在来的不是你,而是敌人,那该怎么办。你心里有着说不出的难过与担忧。

平日里自己都不敢看得这么详细,你端详着他的睡脸。原来源氏的睫毛这么浓密,怪不得总觉得他像是画了眼线一样。他的鼻梁在一般的东方人中算是高的。也许是连日的病痛折磨,让他的颧骨更加凸出了。

脑海中突然闪过他趁夜闯入你的房间,夺走你的初吻的事。现在,两人的角色正好对调了。你的脸因为自己瞬间产生的想法而烧了起来。

再三犹豫后,你颤抖着用指尖试探性地触碰了一下源氏的脸,那一瞬间,身上仿佛像过电一般酥麻。

源氏依然没有醒过来。

也许是他的不察觉让自己壮了胆,你摘下了目镜,就着窗外的微光,压下内心想要尖叫的冲动,做了至今为止最超越理智的举动。身体向前倾了过去,屏住呼吸,微张的唇瓣与他的相印。时隔七年,带去你越发抑止不住的思念。他的呼吸与自己的炽热混合在一起。闭上眼,泪水却开始在黑暗中旋转。

“一直以来我都只能默默地看着你,这种事也只敢在这种时候这样做了。这样,也算是扳回了一轮吧。”你苦涩地轻轻舔舐着他干燥的下嘴唇,不愿意就此离开,也不愿意去想如果源氏发现了该怎么办。也许只有这难能可贵的一刻,这个人才是自己的。你多想和他一直在一起,看着他的肆无忌惮的笑颜,尽一切可能地保护他,而不是不像现在这样不知所措。

“Genji……告诉我你全部的故事吧,即使是要因此遁入阴影之中我也无所畏惧啊。”你为自己内心一时澎拜的感情动容。

你恋恋不舍地离开他,抬起上半身,将自己的手温柔地与他毯子下的十指相扣。“你知道吗,我一直倾慕着你。从小的时候就喜欢你了……”

“……Genji,你一定要快点好起来。”

“今年的花火大会已经错过了呢。但是没关系的,来年还有机会。来年不行,就再等一年。这可能会让你困扰也说不定,但是,我希望有一天,我们可以两个人单独去看。”

正常情况下,这些话你是绝对不敢对他说出来的。正是因为笃定眼前的人听不到,你才有这么一个情感的出口。

此时,头顶墙角那边传来一声小而尖锐的声音惊扰到了你。你迅速抬起头,心脏更是跳得飞快。

刚刚未曾留意,窗帘边上竟挂着一个鸟笼。看影子,里面有两只小鸟亲密地依偎在一起,其中一只动了动。看样子它刚刚应该是从睡梦中惊醒了,接着又立马睡了过去,才没有继续鸣叫。这两只鸟,难道是春天那会儿源氏捡回去的小麻雀?你一瞬间疑惑是什么人,又是为什么将他们带到了这里。

安心下来,自己愿望已经达成,时间有限,是时候离开了。你最后看了一眼病床上的人,在他的枕下放置了一个御守。

离开房间,你将门口人身上的针回收,擦了擦伤口,从腰包里掏出一小瓶快速治疗药膏给他们涂上。这东西能加速伤口愈合落痂,但不能立刻见效。这个针眼并不小,如果有人仔细检查,一定能发现端倪,因此风险还是存在的。

时候不早了,赶紧脱身才是要事。你翻窗而出,顺着来时的路返回。这一夜的事情就让它留在自己心中吧。

你所不知道的是,病房内的人,在你出去的那一刻,就睁开了眼睛。他松开另一只手里的短匕,摸出枕头下的东西,手指在上面反复摩挲着。

————§————

周一回到工作岗位上,午餐期间,你听到好多人都在传岛田源氏疑似有固定对象的事,下意识还以为是自己的事情暴露了。再仔细听,却心都凉了。

“那位的背景好像还是跟岛田家族世代交好的家族。上一次两个家族联姻好像已经是二十世纪初的事情了呢。”

“嘛,看那两个人确实也有郎才女貌的感觉。这真是看脸的社会啊。”

“听说岛田少爷周五才搬的普通病房,周六早上那位小姐就来探望了。就算有人说他们没有什么我都不信呢。”

“但是毕竟是那个岛田少爷,你想,他风流成性,听说前几年那会儿还有人经常在花街看到他呢。听说啊,至今还有无数女子等着他呢。哈哈。”

“你别这么说,浪子也会有回头的一天。再说他有那个那么严肃的哥哥管着,又不像别人。”

“说的也是。”

听到这里你食欲骤减,端起盘子就要走人。你不知道究竟是哪个信息更让自己心寒,是岛田家与六条家约定婚约还是源氏留恋花街风流成性。

“听说他们好像很早就内定婚配了呢。”

“但是,我还是为那个小姐觉得有点难过呢,毕竟……”

真的没有必要再听下去了,你告诫自己。

————TBC————


可看不看的话:

我本来想晚上发,后来还是没忍耐住哈哈,大家中秋过得愉快嘛?

从第八章开始已经渐渐引入岛田家的矛盾的中心了,目前女主还在暴风雨外圈。但是因为主要还是从第二人称(也就是侧面)来写,也不知道能不能把我设想的写清楚。感觉难度好大,让一个未经世事的去写大风大浪真心难啊。而且还有一堆不合逻辑的BUG要用私设去圆。我只能尽量了。未来的6章左右都是写岛田家族在倒台那一年前后发生的事。

另外,这一章到底是虐还是甜?

评论(26)
热度(29)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