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喜欢源氏x天使的,请不要关注我。

【百恋歌】八、但盼有期依偎君侧。bg文,岛田源氏x你

已发章节:

〇、楔子。一、 二、 三、四、 五、 六、 七、

 @远洋远洋 我家妹纸忙了一天还帮我审了一遍文章的BUG,太不容易。

以下正文:

————————————————

八、但盼有期依偎君侧

2065年的夏天,你被安排在岛津家族收购的一个特殊机构中实习。那栋建筑,二楼到六楼是专门为岛田组的伤员治疗的,往上则是研究所。

表面上看,岛田家控制着一个大型集团企业,枝叶伸向了日本的各行各业;背地里,他们培养了一批暗部人才,就是你所知道的岛田组,他们专门从事黑道工作,主要是走私军火与经营地下钱庄。

“今天项目进度如何?”晚饭时候岛津家主问起你实习工作上的事。

“没有什么进展。”你吞下半口饭回答道。

父亲大人叹了口气,露出了焦急的表情。“要快一点才行。不快一点把那个纳米治疗技术试验成功的话,很可能会有大麻烦。明天我再去跟实验室的人谈谈。”

你本来想说,因为这个盗窃而来的技术的不完整,小白鼠都死得十分吓人,导致士气低落。碍于家人正在进餐,还是免了。

“还有,三天后就是半年度的集会了。你准备得怎么样了?上次衣服尺寸不合适,你后来购置了新的了吗?”父亲继续问道。

“嗯。两套衣服都已经弄好了。”

自己最不擅长就是社会交际了。无数的规矩束缚着一言一行,让你的神经紧紧地绷着,生怕出什么不必要的意外。更何况你还记得那个六条小姐,她可是一直对你有成见的。她的样貌、气质,外加她的家族,大部分人更乐意与她交谈。不遇到就还好,一旦遇到,她总是能轻易破坏你与别的同龄人的对话,最后自己被别人晾在一边。

每年岛田家会举办半年度与年终两次大型聚会。每次聚会又分两天。第一天的会议上都是表面集团公司在各行各业的合作伙伴。第二天则是会见那些经营不法事业的人,也是近两年你才获得资格露面的。集会的目的不为别的,只是汇报一下经营情况,如有大事则拿出来商议。

自己的房间内,手机的指示灯在闪着。你打开一看,是来自源氏的新信息。你的心雀跃了一下。这次的集会,他也会回来参加。这就意味着时隔4个多月自己终于又可以见到他了。

“已经订好了。”

这是回复饭前你问他预订机票的事。

“几号回啊?还有三天时间了。”手机将你的语音自动转换成文字发送了出去。

几乎就隔了一秒,源氏就回信了,“后天。”

他这是守在手机边上吗?怎么这么快?

“那你的时差能倒得过来吗?”你斟酌了一下要不要问,最后还是发了出去。

“撑得住。”这次源氏依然是秒回。

他回复得太快了,你都还没想好接下来还能问他什么问题。不过确实,自己问他的问题本身都不需要长篇大论地来回答。

你将手机放下来,身体倒在椅子上,双手揉了揉脸。一天的疲惫还未消退,仅仅闭上眼睛就感觉要睡着了,大脑已经当机。虽然好不容易能与他说上几句话,你也希望能多聊一会儿,可是实在有点力不从心。

一声提示音让你从座位上惊坐起。又有他的新信息。

“如果可能的话真不想参加这种活动。”

“为什么呢?”你本想回答自己也一样不想参加,但是还是好奇他突然这么说的原因。

“有太多需要注意的事情,这种复杂的场面让我感觉很不自在。”

“我没有兄长那样沉稳,应付自如。虽然别人也没有把我当回事,但是就算是我,也还是知道为了家族的面子而不得不强迫自己。”

你看到身为岛田家的二少爷的源氏竟然与自己有一样的想法,不禁露出苦笑。

“这种场合谁能不感到压力巨大呢,你会这样,别人也是一样的。”你想了一下,决定还是把见过的事情说出来,“即使是你兄长,会前也需要通过练习弓箭,帮助自己释放压力,让自己内心平静一点的。”

父亲岛津大人一般会提早到达会场,你趁他与别人说话的空档,不止一次看到岛田半藏在庭院的侧边练习箭术。心无旁骛,箭箭穿心。别人都说岛田家的两位少爷在武艺上造诣高,尤其是身为兄长的岛田半藏,大家都称赞他是个武器天才。弓、剑、镖,无不精通。加之从小的培养,让他在战术上也高人一等。

短信发送过去后,源氏半天没有回复。你好奇自己是不是说了什么惹他不快的事情。

“你与我兄长很熟悉吗?”看到这条信息的你一愣。不不不,源氏这么问应该不会是嫉妒。他这种人,才不会那么在意你呢。他现在顶多也只是把你当兄弟——鉴于自己曾经是“Rei”这个假小子。

暗恋一个人久了,会得一个通病,那就是太容易站在对方的角度思考了,反而忘记了暗恋本身只是自己的事情,并不需要去多想对方的感受,而更应该一厢情愿地从自己的方面去想,这样才不至于自卑。然而当时的你并没有意识到这一层。

他这样问,应该是单纯地问你们的关系吧。你这样想着,在手机上点了回复。“偶尔因为一些事会遇到,说过几次话。看表情,只能说至少没有被他讨厌吧。”这样说应该没有问题,你按下发送键,脑中浮现岛田半藏那张扑克脸,真的跟他那整天嘻嘻哈哈的弟弟差好远。

“兄长就算是讨厌谁,不讨厌谁,都不会表现得很明显的。”

源氏的回话让你不禁感叹岛田半藏到底是经历了怎么样的培养才变成这样的。你又读了一遍短信,还产生了一个疑问:如果自己被岛田半藏讨厌了,那以后还怎么样跟他弟弟相处啊?看来以后要更加小心地对待这个未来的少主了。

话说,这应该是你第一次跟源氏谈论起他家人的事,要不是源氏引出这个话题,你都没有机会了解。平时都能忍住不打探源氏隐私的你,突然忍不住想问问看,“源氏さん,你跟你兄长大人关系好吗?”

“你突然用尊称做什么?”

看到他的疑问,你才发现自己因为刚刚想着要更尊重半藏才行,结果在不经意间用了“大人”这个词。正慌着该怎么解释,源氏的新信息又过来一条,看来他兴许只是吐槽一下你而已。

“怎么说呢,他是我除了父亲以外最敬重的人了吧。他很厉害,什么事情都能很快掌握,以前我也曾想过要像他那样,甚至因此十分嫉妒兄长的才能。但是,有一天我意识到,我并不是他。”

你把还没发出去的胡言乱语删掉。沉默了。此时此刻,并不知道自己该发表什么感想。

源氏又接着发来信息。“现在家里有他和父亲掌握大权就够了。我不想掺和,这也不是我擅长的事情。以前每次兄长看到我,除了不太高兴也没有说什么,也许他觉得我不如他反而还放心了呢。”

你感觉仿佛有什么东西堵在胸口。这么多年,源氏从来没有一次性发这么多文字。你看得出他真的特别在乎半藏,甚至到让你有点嫉妒的程度。同时你也对他给予你的信任而稍稍有点开心。你相信,这种事情他是不会见人就说的。

“即使最近几年我也有应父亲的要求处理一些事情,但是兄长显然对我做的事情不满意。”

“也许我的天赋不在这方面。我只想要自由快乐地生活着而已。”

看到这里,你的心跟着一颤,仿佛也感受到了手机另一端的人内心的挣扎。其实自己又何曾不是这样的状态呢。谁不想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呢,但是家族责任大于一切,如果要挣脱这牢笼,代价又如何呢?

“对不起,突然跟你说了一堆这种事。你不要有太大压力,我只是随便发恼骚罢了。”

你赶紧告诉源氏,“没事没事,是我先问的。平时也很少看到你说这么多,其实我很高兴你能告诉我这些。”

“其实大家都是一样的。”你按着手机,虽然并没有指望能劝服源氏,就连他敬爱的兄长都劝不动他,何况你了,但是自己还是想要说出来。

“不过源氏さん,哪里有人真的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呢,这世界上并没有真正的自由啊。”你将信息发送了出去。

源氏那边沉默了。也许在这次集会前,他还需要时间想通这件事吧。

————§————

转眼间,集会那天到来了。

地点在主城楼的一楼大厅。厅内顶上的那幅双龙相互缠绕的巨画依然那么吸引你的眼球。下方挂着的字帘写着“龙头蛇尾”。中国的成语有“虎头蛇尾”这一说,但是“龙头蛇尾”这个词,你至今未能参透里面的意思。

你与父亲的位置是在二楼第一排。源氏与半藏跪坐在一楼的右侧,正好在你视野死角里。一天下来各种汇报,听得你直打瞌睡。长达几个小时的跪姿,在站起来的时候,腿如同被无数针扎一样疼。晚宴是女流之辈不能参与的,因此散会后自己就只能回家了。这第一天就开场之前看到源氏两眼,连说话的机会都没有,让你丧气不已。

第二天的集会是从下午三点开始。父亲大人的脸色不太好,估计昨晚是被灌了不少吧。即使如此,他还是忠心耿耿地提前一个小时就带着你去会场了。依旧,在他又去跟岛田大人谈话的时候,你去到了内院高处的走廊。知了在树上不停叫喊着,你拿出口袋里的纸巾擦了擦额头的汗。会场内的制冷器吹出来的冷风混合着室外的热风,让人更不好受。但这不是重要的,让你介意的是这次练习场那边什么人都没有。原本以为自己跟源氏说了他兄长会在这里练习弓箭,他们就都会在这里。看来自己想多了。

第二天的气氛从来都让你感到可怕。虽然才十来个人参加,只需要占用一楼的位置即可,但是天知道这些人的后台都是什么来历。这一次,你实习地方的主任也在,看来少不了要讨论那个纳米治疗技术了。不知道岛田家能从这技术中捞到多少利。

会议前十五分钟,你回到位置上。岛田半藏也进入了会场,却没有见到他弟弟源氏。你见他与各种人一一道好,随后一如往常在你身边入座,不过这次你们中间却隔了一个坐垫。

“下午好,岛田殿(念作:dono)。”你低头向半藏行礼。

“下午好。岛津小姐。”

说真的,过一会如果源氏来了,你又要重复说一遍,真是奇怪极了。

你们两个人静静坐在垫子上。半藏似乎在闭目养神。

一分钟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传来,“下午好,岛津小姐。”底气十足的嗓音瞬间激起你心中千层浪。你还没看清楚来者的方向就要站起来回礼,岛田源氏却从后边走过,在你和半藏之间的位置上直接入座,害得你又赶紧跪回去行礼。

“下午好,岛田殿……”还好自己反应足够快,不然众目睽睽之下不知道要出什么样的糗。

“源氏,不要唐突行事。你应该等岛津小姐站起来跟你回礼之后再坐下来的。难道他们以前没有告诉你该怎么做吗?”半藏闭着眼低声指责他弟弟。

“啊,刚有点兴奋,所以忘记了。”源氏尴尬地笑着解释道。他转过脸正要朝你开口,却被半藏的一句话打断。

“所以我说你成不了大器。”

源氏脸上的表情瞬间变了,他眼神里的光瞬间黯淡了下去。即使是你这个外人,也觉得半藏这句说得有点过了。之前听源氏的描述,这对兄弟的关系不是勉强还行的嘛,怎么一下子硝烟味这么重。

源氏抿着嘴,深吸了一口气。“对不起,岛津小姐。”

“没关系,没关系的,请别太在意,源……岛田殿。”由于一心着急,想要帮自己喜欢的人说话,你差点用名字称呼对方了。说到底,与半藏的完美社交相比,自己跟源氏真是半斤八两。

身侧的人仿佛还是没有从抑郁中走出来,眉头紧皱,看起来有点难过。看他这样,你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心里母性大发,好想过去抱住他,将他的烦恼抚平。当然,你也只敢想想而已。你们并没有那层关系,更何况这还是在正式场合中。

源氏今天有好好穿着带袖子的衣服。你环顾着周围,等到没人看的时候,扯了一下身边人的衣服。他一脸莫名其妙地看了过来,你摆出了一个暖暖的微笑。嗯,至少自己觉得是暖的。“别在意,笑一下吧。”你戳着自己的嘴角比划着。

源氏的瞳孔瞬间放大,随后眼神迅速飘向了别处。他的嘴角微微上扬,眉间的皱褶也舒展开了。

太好了。你松了口气。这是自己唯一能为他做的事了。

这个时候,岛田家主与你父亲大人也入场了,待他们入座后,会议正式开始。

————§————

说实在,第二场集会差强人意,岛田大人的脸一直绷着。你们年轻一辈大气都不敢出。不出所料,那个纳米治疗技术的工作果然被质问得最多。虽然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五天,却还是让你心里不舒服。

这个从瑞士盗取而来的纳米治疗技术,一定是哪里出错了,不然一个成品技术怎么会让那些小鼠死得那么惨,千疮百孔、面目狰狞。还记得第一次实验的时候,你们好多人看了都忍不住反胃。你们并不是发明者,要查出来问题根源谈何容易。现在,团队那边怀疑岛田的人没有拿到全部的资料,而岛田那边责怪这边团队的无能。你正好夹在其中。几个大龄研究人员动不动就给你眼色看。自己明明只是个实习生而已,没必要受那个气。

“老板,再给我拿个生啤ok?”

“好的!马上来。”

你自知酒量差到一个极致,但是不用带碳酸的东西爽一下,心里不舒服。当然,对于一个马上二十三岁的人,还喝可乐的话那就有点尴尬了。两玻璃瓶下肚,你感觉身上脸上都开始发热,心脏也开始高负荷运作了,眼前吧台的灯光也有点刺眼。这表明酒精已经开始荼毒你的身体了。

“哎老板,等等,等等……把这个给我就好。”

有人接过玻璃瓶,在你身边坐下来。你一个不稳,差点从吧台的高脚凳上掉下去。自己是醉了吗,这家拉面店离岛田城可不近。

“老板,麻烦来两碗うまさ世界一。”岛田源氏说道,仰头喝了口啤酒,咚地一声将瓶子放到桌上,随后看向你这边。“哦呀,看看这是谁?” 

“岛田源氏さん,你这是要测试我醉了吗?”

“你错了,我是岛田半藏。”他用大拇指指着他自己。

眼前这个源氏一定是神经回路有点问题。“你兄长才不会这样跟我说话呢。”你忍不住笑出声。“而且我猜他肯定不会在这个时候还出来像你这样闲逛。”

源氏突然给你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他扬了扬头。你感觉不妙,转身一看,突然觉得天都要塌了。绝对不是因为你喝醉了,而是因为半藏本人就站在你身后。

“啊……”你倒吸一口气,双手遮住脸。自己要完蛋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十分抱歉,万分抱歉,一亿个抱歉!!!请饶了我吧……”说着你就要给岛田家未来主人土下座了。

岛田半藏赶紧拉住你,将你按回RIKIMARU拉面店的座位上。周围的食客因为这边的动静纷纷看过来。他抬了抬眉毛,看到你如此慌张失态有点吃惊。“好了,别闹大了,我不会往心里去的,绮礼さん。” 

“人们都在看我们呢。”源氏补充道。

他们一右一左坐在你身边的空座位上,打扮也十分的休闲。这是什么情况,你大脑一片混乱。

“真的,真的,十分抱歉。”你还是忍不住,又小声说了一次,红着脸抬头观察半藏的表情,真是死的心都有了。然而半藏居然在笑。这真是稀奇了。不说假话,这是你第一次看到岛田半藏笑。完了,一定是自己太过于失态,引他嘲笑了。为什么源氏这家伙不跟他哥同时出现啊,你在心里抱怨道。

“来,您的两碗拉面。其中一碗是这位大人的吧?”

“是的。谢谢你。”

这真是世纪大发现。岛田家两兄弟居然出来吃拉面。源氏你倒没觉得有什么好惊讶的,主要是左边的这位——岛田半藏也会出来改善伙食的吗?

“怎么,”岛田家兄长发话了,“我可是一直都有时间吃上一碗拉面的。(英文游戏语音梗)”

真的是神了,半藏居然知道自己在想什么。

“绮礼さん,一直盯着别人看不太礼貌噢。”源氏凑到你耳边提醒你。

“啊!万分抱歉。”你扭过头盯住自己前面的两个空瓶子。回过神,这才想起一件事,你的啤酒好像被源氏抢去了。

“Takeit easy,你可是一直在说抱歉两个字呢。”盗你酒的人嘴里嚼着拉面,口齿不清地说着。

“源氏さん,那个啤酒我可不请你喝的,还请自行买单。”可能是酒精的影响,你比平时说话要直白得多。

“兄长,你有没有感觉我们好像发现了岛津小姐的另一面性格啊。”

岛田半藏抬头看过来。

“什么另一面性格啊。”你不爽地质问道。

“腹黑啊。”源氏大笑。

“源氏,你怎么这么口无遮拦地说话。”岛田家的兄长皱了皱眉头。

谢谢你半藏,可以帮自己说话。你在心中感激涕零。果然年龄大一点就是成熟稳重啊。

“老板,帮我拿一瓶这个生啤。”你不去理会源氏。

“等一下。你还喝?”“你的脸都红了,不能再喝了吧。难不成你这是准备让谁把你送回家吗?”也许是你的错觉,岛田源氏居然关心你了。

“放心吧,我自己知道我的酒量。”你眯着眼看了一眼右边的人,随后伸手将老板递过来的啤酒轻轻地放在桌上,表明自己还没有喝醉。“你不是说我腹黑吗,那正好没有人能欺负我了。”一口饱含二氧化碳分子的冰镇啤酒下肚,说是让你精神一振,但那也是在酒精还没有被身体吸收之前的事。

————§————

“你真的没必要送我回去的。”你与源氏走在昏暗的街道上。才十点,附近就已经没什么行人了,比起小时候那会儿简直萧条了太多。“我自己可以回去。”

“哪里来的这么多话,闭上嘴好好走路吧,”一只大手突然盖到你的头顶,“你整个人都在晃呢。”

“酒味都散出来了还说没有喝多。真是的。”他嫌弃地说道。

居然被自己喜欢的人这样说,你心里是绝对的委屈,一时没忍住就说出了脑海里出现的词,“觉得臭的话就离远点啊……混蛋!”

“混蛋?刚才你说了混蛋这个词了吧?”

“是啊。”你嘟着嘴小声地说道。

源氏二话不说伸手将你捞到他身边,手臂勒住你下巴,另一手握拳用力挤你的头。

“啊啊啊啊!放开,啊疼疼疼疼!”这个不知轻重的家伙!你的眼泪瞬间就飚出来了。

“现在清醒点了吧?”

“呜……疼啊……”你捂住头,真的是太疼了。自己就没有说错啊,源氏就是个混蛋。他这样会左右人心,多半是从花柳街巷学来的。跟女性暧昧不清不说,还会上下其手,简直渣得不能再渣。自己明明快要放弃这个感情的时候又出现在跟前,时不时还做出暧昧的举动,让你变得无可救药地喜欢着他。这种感觉真的又恶心又心酸。从多年前那个可怕的晚上开始,你就应该讨厌他的,可是自己怎么就是不争气呢。

怎么……怎么一想到这个眼泪就止不住了。

“……呜”你一时没有憋住哽咽的声音。

“不是吧……”源氏嘀咕着。

不行,不能就这样对着他哭。这样会被瞧不起的。但是,一直以来再怎么装成熟冷静,自己也还是一个女孩子,还是需要安慰的啊。

“……”你听到布料摩擦的声音,世界突然倾斜了一个角度,跌入一个柔软又炽热的怀抱。“弄疼你了,对不起……这好像是第二次把你弄哭了呢。”

源氏说话时胸腔的震颤传导到你的脸上,声音显得更加深沉。自己从来没有这么清楚地听到他的心跳声。它的频率仿佛有点快。

“才不是呢,已经哭过好多次了。”你在心里委屈地说道。

正要觉得安心,可最后的一丝理智让你挣脱他的怀抱。岂可修,这一招他肯定在无数女人身上试验过了。

你用手指擦着泪水,“嘁,我才不像别的女性那样呢,别以为这样我这就能原谅你了!”

“是是是。我知道。”

就是这种语气,从小到大,你凡是听到都想要打他。

“给你。”一个小手帕递到你跟前。借着灯光,你勉强看到上面绣了一个很好看的小鸟。

这估计是他哪个过去的或者现在的喜欢的人送的吧,还拿来给自己用,真是太过分了。你气得直跺脚,捂着脸转向一边。

“你在别扭什么啊,真是,突然这么有女孩子气息。”他抓过你的手腕,将你强行转回来,半蹲着用手帕帮你擦去剩余的泪水。“别哭啦。”

源氏帅气的脸庞近在咫尺,你能看到他煽动的睫毛,还有眼睛里反射出来的光亮。好想就这么亲上去。

“我……我也不想的。可是我停不住啊。”你的声音都有点变了。

“所以我说你醉了啊。真是的。”他到现在已经说了很多次“真是的”了。

“这个手帕……是不是很多人都用过了?”

“啊?原来你还介意这个。安心吧,从小到大就我一个人用过。”“话说,上次用来按住伤口后我还有好好清洗过上面的血迹呢,要不你闻闻看还有没有血腥味?”说着他就要去捂住你的鼻子。

“呜啊,够了够了,我相信你就是了。”你后退了几步,心中竟有一丝开心。自己真是没救了。

源氏松开手,直起身将手帕放回里衬的口袋里。“唉,我们在附近多绕一圈吧,不然过一会岛津叔看到你红着眼睛回去,我估计要受罪了。”他苦恼地摸了摸头发。

当晚睡前源氏发来短信,“清醒了吗?别再喝成那样了。下次可没有人送你。”

“知道了。麻烦你了。”你忐忑地回复着。

“我的手帕都沾上酒味了。”

“对不起!!应该我拿回家清洗了再还给你的。”真是为自己感到难为情。

在你以为源氏不会再聊下去的时候,一条新信息弹了出来。“其实我挺喜欢酒的。虽然更喜欢烧酒的香气,不过这个啤酒的气味好像也不错。好了,我要先睡了。晚安。”

你躲在被窝里反复阅读着这条信息,虽然不想自作多情,但是源氏的这番话,好像真的是想表达什么。嗷,好难为情,自己都忍不住要颤抖了。你抓住被子翻来滚去,脑海里全是胡乱的联想,直到好晚才睡着。


评论 ( 21 )
热度 ( 28 )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