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喜欢源氏x天使的,请不要关注我。

【百恋歌】七、绿风轻拂浅唱低吟。bg文,岛田源氏x你

已发章节:

〇、楔子。一、 二、 三、四、 五、 六、

感觉考完试脑子有点懵。大家还记得前面几章的内容嘛,我拖了这么久都没更新。这一章居然弄了我5天才能出货,而且还换了种风格。果然不会写甜文,脑洞好少。我也是要强行变成可以写GE的人了!尽力了,希望亲们慢慢读。下一章的梗概已经设计好,因为又是甜的,所以给我5天时间吧(其实是去玩阴阳师了)。突然想起来还可以加两个tag。

 @远洋远洋 我家妹纸百忙之中还要帮我审文,真是让我太感动了!

以下是正文:

——————————————————————————

七、绿风轻拂浅唱低吟

日记是一把通往记忆的钥匙,然而这个年龄的你已经不再写这种东西了。黑色封面的本子瘫在桌子上,新上的胶水还未干。有的时候透过历史的文字看年轻的那个自己,她仿佛活在镜花水月之中,直到带着电子合成的声音在如今的你耳边响起,肩膀上落下了一个吻,这才有回到现实的感觉。

————§————

[2060年9月3号 小雨]——这个日期是在花火大会之后的一周。

你的耳鸣渐好,一切仿佛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但不同的是,自己会经常盯着手机发呆。

不是你没有主动发信息给岛田源氏,那条用尽了一整天的勇气才发出去的信息,就像是投入池塘的石子,没有回音。

“又是忙着跟美女周旋去了吧。”刚开始你还会这样想,可是时间一久,就觉得不太正常了。

[2060年11月31号 晴]

[昨晚睡觉的时候居然收到了源氏的信息。醒来之后才发现的。一开始是觉得好奇怪,他凌晨三点的时候突然问起我最近有没有玩什么线上游戏。信息里的GPS定位显示的是‘未知’。后面问了父亲才知道,是时差的问题。] 

那一年的多事之秋,花村的街巷里有种不祥和的气氛。你一向相信直觉,有什么事情在酝酿着。加之,整个十月父亲大人就没有回家,而十一月月初他回来时,身上却缠着些许绷带,行动也迟缓了许多。你依然不知道那些伤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是被什么所伤。只是,听到你提起岛田家的二少爷的名字,你的父亲大人就忍不住叹了口气。

岛田家祖上流传着双龙的故事。他们的家纹便是由此而来。双龙首尾相衔,神似中国的太极图,其中也包含着生死循环之理。

只有北风之龙与南风之龙共同治理这个世界,才能够维系好天地之间的平衡。岛田大人秉持着让这对兄弟一同接手家业的理念,将二儿子送出国,好让他去处理他们在海外的事务。为了方便,表面上替他找了个学校挂着学位,说是出国留学读书。这是你从父亲那里得知的。

之后,你开始与源氏偶尔联系。他除了游戏以外也没有跟你说什么别的,但是你能感到他似乎对人生感到迷惘。

[2062年1月1号 阴天]

[今天去神社参拜了。岛田家家主看上去很憔悴,不过半藏さん的精神倒是挺好的。也许只是我多心了吧。]

[源氏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回花村了。]

[我今年很贪心,向神明大人许了三个愿望。第一,希望世界和平,第二,希望源氏能好好地生活,不要遇到危险。第三,希望实现前面两个愿望。]

2062年,十八岁的你面临着升学压力,国外那边的源氏仿佛也很忙,你们经常一周也没有说上几句正经话。很多时候,源氏的回信会突然莫名其妙地断了,每每这个时候你都跟着担惊受怕,直到他重新联系你。

进入大学后,一旦能跟源氏的时间对上,你们就会一起远程联机掌机游戏。时而打打杀杀、东跑西跑,时而坐下一起欣赏美景,时而对着对方角色做着游戏中设定的动作,时而用游戏中的固定语音吵得对方不得安宁。

日记本中间的几页曾记有一件事,每次看都能让你偷笑。

某个很火爆的一款游戏中,有个角色动作是“示爱”,当时源氏的角色走在你前面,你一时兴起用鼠标锁定了自己的角色,对着他的背影做了这个动作。聊天框里的综合频道立刻提示提示:“你对周围的人示爱。”

源氏的角色停下脚步,他转过身,一秒后对着空气做了个“挑衅”的动作。综合频道提示:“Genji对周围的人发出挑衅。”由于你们当时操纵的角色都是男性,因此引得几个不明真相的玩家瞎起哄。

“不不不,我们不是同性恋,我在跟我可爱的弟弟开玩笑呢。”你在附近频道中如此解释给别人听。

两秒钟后你看到左下源氏发来的密语:“什么可爱啊,你是笨蛋吗?”

顺带一提,如果当时不锁定自己的角色,而是锁定在源氏的角色身上,综合频道可是会显示“你对Genji示爱”的。

话又说回来,这也只是在虚拟世界中的事。自己也是明白的,现实世界中你跟源氏可从没有表现过那样亲密。随着年龄逐渐增长,与你们一直异地的关系,你的那股固执与傲娇被磨平了些许,你发现自己在知晓源氏的各种劣迹之后竟还是可以与之相处得如小时候一样融洽。如果因此自己能更接近源氏的心一点,那也无悔了。

父亲说过,在事情处理完之前源氏都不会回到花村。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你时不时会去翻看你们那些毫无营养的聊天记录,“哪个游戏厂商又发了什么新游戏”之类的,心中有一个空洞正在变得越来越大。没想到这样一晃就是四年。

————§————

你拿着装着面包的袋子,放松地走在通往花村的路上。上坡道路两旁的樱花已然盛开,如蓝空中的云霞一般。空气中夹杂着来自南方的潮湿的气息。一位穿着橘色和服的老妪从你对面走过来。

“早上好,井上婆婆。”

“啊,岛津小姐,今天天气不错啊,刚刚散步回来吗?”

“不是的,我是去给认识的朋友送资料,现在才回来。”

“哦,哦。”

井上婆婆独居在花村区域的边缘,经营着一家糖果店。这条路是回花村的必经之路,你总是在这里遇到出来散步的她,因此两人便渐渐熟络了起来。

与老人道别后,你在街角拐了个弯。今年已是你步入大学的第三年。即使是春假期间,实验室里的教授也依然让你们一群跟班忙个不停。好不容易轮到你这个小组长休假,却一大早要组员改出一份资料,不得已你只好赶去帮忙。不过,能在中午之前解决掉事情,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经过商业集市,来到小广场,春光正好。你在喷泉边的长椅上坐下,欣赏着繁盛的花海,打开了手中的袋子——早餐还有半块面包。

你还没有吃几口,竟有几只乌鸦循着香味飞了过来,停在了椅子背和扶手上。你掰了一半食物,就在你准备将它撕碎的时候,它们突然群起,竟将你放在膝盖上的面包连同袋子一起撞到了地上。其中一只将面包从袋子里叼了出来,周边的同伴立马聚拢了过去。

“现在的鸟都成精了吗?”你哭笑不得,蹲下身子将手中的小块碎屑干脆也放在了地上。

不远处一只乌鸦突然拍动翅膀跳到一边。

此刻,一个熟悉的男声在不远处响起。“我……没有认错人吧?”

闻声侧头看过去,眼前人却让你呼吸一滞。夜行服式的白色衣服,皮甲里衬,橙色的围巾,银色的护额,还有绿色的短发。你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两臂结实的肌肉线条。来者的右手扶在腰上的胁差上,眼中带有笑意。

你曾在脑海中模拟过无数次与岛田源氏再次相见的情景,也想好了到时候要怎么开口。但是在真正见到他的那一刻,千言万语却汇不出一句话。你好想喊出他的名字,但是突然又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这多年的思念而失态。将近五年未见,他看起来成熟多了,眼神不再像以前那样不让人舒服,笑容中仿佛也藏着很多的故事。

“怎么,认不出我了吗?亏我还特意去把头发染回几年前的那个颜色呢。”对方有用手捉了捉向后梳的发梢。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番话竟让你的眼角微微湿润了。你赶紧低头揉了揉眼睛,“源氏さん。下次别这样吓人了,我都惊讶得说不出话了。”你们最近一次的联系已经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了。

“你要回来好歹用信息通知我一下啊,让我做个心理准备。”

“让人也少担心一些”——这句你没有说出来。

“哈哈抱歉,下次一定提前通知你。”他朝你走了几步。“我昨晚才回到家。今早想着说这个时节正好是赏樱的时候,就来这里了。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说实在的,只凭一张侧脸我很犹豫是不是你,毕竟你穿的……并不是带着家纹的衣服。还好没有认错人……”

[2065年4月1日 晴] ——这一天,源氏回来了。

你有点不好意思地想移开视线,却发现他拿着的橙色围巾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

“诶,你的围巾……里面是裹了什么吗?”

“哦,这个嘛……你看。”

他双手将围巾递过来微微弯腰,你凑过去一看,在那之下竟然有两只毛茸茸的暗绿色的麻雀。它们的灰色雏毛还未完全褪落显得身材胖墩墩的。其中一只一看到你就开始啾啾地叫。另一只则只是歪着脑袋用它黑色的眼珠子看着你。

“啊,好可爱啊!”你两眼放光,心中最软的地方一下子被触及到,像是过电一样酥酥麻麻地,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它们。

“我在路边发现的,它们被人遗弃在纸箱里面。这附近野猫很多,所以我就用围巾包起来,打算带回去。”

“这两只是什么鸟啊?”你好奇。

“不知道。也许是麻雀的一种吧,长这么小。”源氏将围巾重新盖了回去,往大道的方向走了一步,见你没动,便开口问道,“你现在……回花村吗?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噢,嗯,好…好的。”你没有意识到他会问你这个,一时慌乱,差点没法好好组织语言。身体也是僵硬的,步子迈出去差点贴到对方身上。但这也可能归咎于你想靠近他的这个潜意识。

“又不是第一次见面,瞎紧张什么啊。”你告诉自己。

鹅卵石步道上两个人的脚步声,由杂乱的节奏渐渐变得整齐。你的心跳和呼吸,稳定在一个特殊的频率上。一丝寒冷的春风迎面拂过发梢和衣角,调和着微微上升的体温。两个人沉默地走在樱花大道上,他手中羊绒围巾的下摆时不时撩拨着你的手臂。此刻你感觉到心中的空洞逐渐被温暖的情感填满。虽然两人没有开口说话,但你身上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呼唤着身侧的人的名字,这才从灵魂深处肯定——自己一直都憧憬的人现在切切实实就在你的身边。这么多年,未察觉之间,这份情感竟变得深重了。

“源氏さん,那个,不知道你有没有感觉到……刚才那只大一点的麻雀好像是在护着另一只呢。”你故作轻松地试图打开话题,无意识地伸手去摸着自己脸边的发梢。

“是吗?”源氏笑出声。

你鼓起勇气抬头跟他对视。“嗯,是的。刚刚一打开围巾,它就好像是‘不要接近我们’这样对我喊着。”

源氏双手捧着围巾,如同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但是之前我用围巾护住它们的时候,它可没有那样叫。”

“看来这是差别对待啊。麻雀居然也懂得这个,有点过分啊。”你哀怨地向他抗议。

“我说啊,我可是它们救命恩人,当然要区别对待。你嫉妒也是没有用的哦。”他眼神温和,和多年前已然不同。

[有本书上说过,不出于利益而爱护动物的人,一般都不会是坏人。虽然他确实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但这就是我为什么还是会想要相信,源氏其实是一个温柔的人。]

几片樱花花瓣从你们眼前的树上飘过来,舞动了几下,降落在身后的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景色容易让人心有所感,你们不约而同地开口。

“五年……”/“这么……”

你一愣,慌忙掩饰着自己的害羞。“啊,对不起。你先说。”

源氏也有点诧异。“不,你先说吧。”

“不不,还是你先说吧,源氏さん。”

他顿了一下,看向一边。“我想说……这么美的樱花,好久没见到了。”

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的呢。我觉得花村的樱花是最美的。”

“是吗?我以前都没有这种感觉。可能距离产生美吧。”他四处张望着,仿佛在观察自己的珍宝。

“然后呢,你刚才想说什么?”他转头问你。

你轻轻笑了一下回答道,“其实我想说的你刚才已经回答我了呢。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么多年后回来看樱花的感想。”

“哦,那好巧,我们想到一块去了。”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嗯。巧合呢。”你远远地看着坡上,层层叠叠的樱花引路,空气中仿佛也因为它们而增添了一丝甜味。

“还有一周樱花就要落了。在那之前应该多看几眼才是。”身边的人感慨道。

“是啊,今年开得这么繁盛,到时候的樱吹雪一定也很美。”你点头回应着。

“你带手机了吗?”

“带是带了……呃,你是想让我帮你照相吗?”你想到了这层意思,伸手从裤裙口袋中摸出手机,打开照相功能。

“换前置摄像头。”他说道。

“诶?”

用前置摄像头怎么照?你的想法还没问出口,源氏就凑了过来,半蹲到近乎与你身高平齐的位置,“从这里往坡上照。”他双手比划着。温热的气息从你侧后方传过来,你本能地往远离他的方向走了一步。

源氏好笑地看着你忐忑的样子,“有什么好紧张的,只是想跟你合照而已,又不是要把你吃了。”

“吃……”你感觉气血上行,两秒接不上话。看来有的东西是没法改变的。

再说,离得这么近拍合照这种事,不是情侣才做的吗。你们的关系最多也只是朋友而已。你的心因为紧张与羞涩而颤抖着。

“快点。别人都在看呢。”源氏瞟了一眼周围,低声说道,“要不是我现在腾不出手,也不会麻烦你来了。”

你只好举起手机,强制它不要受手抖的影响。真是的!脸这么烫,现在照相的话,一定超级红。

“看镜头啊。”源氏提醒你。

“爸爸!我也要照相!跟那边的叔叔阿姨一样,我也要照相!”就在此时,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突然一蹦一跳地跑到你们侧边指着你们。

“别大喊大叫,”一位三十岁出头的男性赶紧一手将年幼的女儿抱起来,向你们道了声欠后赶紧走开。“你知不知道那样会打扰到叔叔阿姨谈恋爱的。”他对小女孩说着,然后溺爱地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

此刻你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扔掉手机跑掉。啊,真是太难为情了!!你差点就要抑制不住内心爆发出来的羞耻了。

“哈哈哈哈,我们好像被叫成叔叔阿姨了。”源氏的气息吹在你的耳边痒痒的,空气里有着淡淡的绿茶味。“有没有感觉自己变老了?哈哈哈。”

[……虽然被叫成阿姨让人很不舒服,但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被误认为情侣才对吧?这个源氏怎么可能这么迟钝!!]时隔这么久,你再看日记上留下的这一段文字,也还是会红着脸笑出声。

“算了,不跟小孩子计较。快照快照。”源氏催促着。你手指一抖,咔嚓一声,时间定格。

“我看看。”你把手机递到他眼前。照片里的你由于害羞,表情看起来特别奇怪,嘴角不自然地上扬着,不过,脸颊上的粉红恰好衬托出了肌肤的白皙。少女心泛滥之时,眼神仿佛也装入了春天的柔和。源氏则是笑得如同阳光一样灿烂,帅气表露无遗,如果有少女因此而对他动心也不奇怪。

他仔细看了两秒,“这个要发到我的手机上唷。”

你感到更加不好意思了,嘴巴因为紧张而微微抿了起来。

“现在就发,不然你忘了的话,我可是要找你算账的。”他爽朗地说着。

源氏还要跟两只小麻雀合照,你都把照片一一发送到他的手机上。一路上,他脸上的微笑就没有停下来过,这种温暖反而会让人怀疑是一种错觉,毕竟以前的源氏一直有点阴阳怪气。除去这个,自己没有让他感到无趣实在是太好了。想到这里,你的笑容也藏不住,心里热热的,这一定是幸福的感觉。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来到家宅门口,“等一下。”你喊住转身离去之人。他回头。

“源氏さん,你是不是还要离开花村?”你想听他亲口回答。

“嗯……”源氏垂下眼帘,思考了一下,“不能说‘离开’这里。只能说,我还要出远门一段时日。”

你心里已经料到了这一点,不然他也不会想要照相留念。“我明白了。”你的心一抽,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好好地将自己的失落藏好。

“不论如何,只要你需要,我都会在线上等你的!”你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说了这句话。源氏惊讶的神情一闪而过,你才意识到这句话的暧昧。

“因为……你前几天买坐骑的钱还没还给我呢!”你窘迫地解释道。

“噢噢……好可怕,第一次被人催债催到我头上来。”源氏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听完你的话就笑了,笑得没心没肺。

“是的,欠我的不还,到时候我才不管你在哪里……这五万可是我线上资产的一半啊!”你越解释越混乱。

“是是是,到时候我一定会躲得远远的。哈哈。”

“什么,你逗我!?不许不还。”你被激得伸手要锤他。

“冷静,冷静!”他灵敏地躲开了。“我手上还有两条生命,你别动武。”他叫道。

“哼!”你双手叉腰站着。

“至少,我把这次走的时间告诉你就是了。”阳光下他的护额不断闪着光芒。

“所以,是什么时候?”

“现在还是秘密。”他朝你眨了一下左眼。“但是我跟你约定了,就不会食言。”

你深吸一口气。“好吧……姑且……相信你吧。” 

“那约定好了啊。快回去安置小麻雀吧。”你说完故作轻松地甩甩手。

“嗯。好。再见啦。”源氏给了你一个肯定的眼神。你的目光描画着他的背影直到他从你视野里消失。

明天就要返校了,下次再见面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时日了。

————§————

[2065年4月7日 晴]

[今天收到源氏的短信了,他确实没有失信于我。神明大人,请一定要能保佑他一切平安啊。

如果可能的话我也不希望自己那么喜欢他,但是好像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如果一直没有见面,可能还会好一点,可是每次看到手机里那张合影,心里反而更加难过了。好想见到他,好想见到他。

昨天做梦,梦到我在一个洞里不断奔跑着,我看见岛田大人,父亲,母亲,甚至还有五年前那个夏天,只有一面之缘的几个叔叔。他们站在一旁不知道在做着什么。我问出口在哪里,但是他们都不告诉我。梦中的我知道如果再逃不出去就要窒息而死了。然后我看到了源氏,他的脸在梦里是模糊的,我仅仅是凭衣服判断是他。我哭着告诉他我要死了,可是我还没有把我的心意告诉他就感觉自己往下坠,抬头他却不见了。

吓醒后我的呼吸好像确实停了。怎么说呢,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这个梦真的太不好了。希望不是什么预兆吧。]

那时候的你并不知道源氏生命的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评论 ( 8 )
热度 ( 22 )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