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百恋歌】五、绿风轻拂浅唱低吟。bg文,岛田源氏x你

已发章节:

〇、楔子。一、 二、 三、 四、


五、绿风轻拂浅唱低吟

日记是一把通往回忆的钥匙,然而这个年龄的你已经不再写这种东西了。

黑色封面的本子瘫在桌子上,新上的胶水还未干。有的时候透过历史的文字看年轻的那个自己,她仿佛活在镜花水月之中。直到带着电子合成的声音在如今的你耳边响起轻轻呼唤你的名字,肩膀上落下了一个吻,这才有回到现实的感觉。

“给我讲讲你这个时候的故事吧?”机械手指指向一个日期,“你还记得这个时候的事吗?”

“日记里写着的当然就记得,别的就记不住了啊,你也不看看这都多少年前了。”你爬上沙发,亲昵地钻到对方怀抱里,他屈膝搂起你的腰,将你护在中心,头轻轻放到你的肩膀上。

“2060年长月3号,小雨”——这个日期是在花火大会之后的一周。你的耳鸣渐好,一切仿佛回到了原来的轨道上。但不同的是,自己会经常盯着手机发呆。然而你的期待白费了,岛田源氏从那一刻起仿佛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我是真的觉得很奇怪,根据我的推断,当初你要是真的想要跟我修复关系,是不可能不发短信联系我的。然而我什么都没有收到。每天我就是上课、补习和训练,然后休息的时候会想象……嗯……下一次遇到你会是什么样的情景。”

身后的人轻轻笑了几声,听起来有些尴尬。

“而且我不是跟你说过那个祭典是我父亲第一次让我出现在公开场合吗?自从那之后,他就开始让我去见各种人,那个时候我压力超级大。”

“嗯。可以想象。”

“每一次出去见人,我都想着说能不能见到你,然而每次都希望落空。”

“看来你真的很喜欢我呢,哈哈。”你腰上的双手紧了紧。

“你……非要看到我脸红你才高兴吗?”你傲娇了一下,耳根有些发热。

“你喜欢我,我很高兴。”对方像大型猫科动物一样蹭着你,这样的坦白让你内心一紧,不好意思回头看他。

两人继续往下阅读着日记。

你记得那一年多事之秋。花村的街巷里有种不祥和的气氛,像是有什么大事情在酝酿着。整个神无月父亲大人就没有回家,而霜月月初他回来时,身上却缠着些许绷带,行动也迟缓了许多。你不知道他的内外伤是从哪里来的,也不知道是被什么所伤。只是当听到人提起岛田家的二少爷的名字,你的父亲大人就忍不住叹气。

 【昨晚睡觉的时候居然收到了源氏的信息。我是醒来之后才发现的。好奇怪,他凌晨三点的时候怎么就突然问起我最近有没有玩什么在线游戏,可不可以带上他一个。信息里的GPS定位竟然显示的是‘未知’,真的让我匪夷所思。】

“那是2060年霜月31号?这你都记下来了。”

“话说,我真的想要吐槽你当初一上来就问我玩什么游戏,哪里有这样搭讪的啊?”

“因为我只想到了这个……”平时大大咧咧的人,突然语气委屈了起来,让你气不起来,“你是不知道我费了多大周折才要到你的联系方式,我手机都换了,而且我拿的还是特殊的手机。”

“你干嘛非要联系到我嘛,那么在意我吗?”你挑眉。

“当然!你是我当时的救命稻草!”

“这么夸张的吗?”你故意眯起眼睛。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在几个人面前……放开。我选择相信你,觉得你会理解我。事实上我的判断没有错嘛。”

“喂,你是不是这个时候才喜欢上我的啊?因为我恰好成为你的心灵支撑?”

“倒也不全是因为这个……”

“哦?那我倒是想听听别的理由,岛、田、源、氏。”你的指尖用力捏着日记,感到了一丝兴奋。你抬起头,仰望他。然而机械忍者没有接话,他脸上的温度有些上升。你知道他是害羞了。

岛田家祖上流传着双龙的神话。他们的家纹便是由此而来。双龙首尾相衔,神似中国的太极图,其中也包含着相生相克循环之理。神话中,只有北风之龙与南风之龙共同治理这个世界,才能够维系好天地之间的阴阳和生死的平衡。

你从父亲那里得知,当初岛田大人是想要让这对兄弟一同接手家业才将二儿子送出国。源氏他需要去学着处理家族在海外的事务。但这只是对外宣传的,你也是后来才从当事人那里得知事实。

【2062年睦月1号 阴天

今天去神社参拜了。岛田家家主看上去很憔悴,不过半藏さん的精神倒是挺好的。也许只是我多心了吧。源氏已经连续两年没有回花村了,他的家人不想他吗?

今年我向神明大人许了三个愿望,希望都能实现。我是不是太贪心了一点?】

“你当时许的什么愿啊?”

“这还用说?当然是能够去一个好一点的学校然后希望一切都能平平安安。”

“这才两个,还有一个呢?”

“我忘了。”你毫不犹豫地说着,庆幸当初自己没有把全部愿望记下来。你自己是记得的,第三个愿望是能够见到源氏回到花村。

2062年,十八岁的你面临着升学压力,国外那边的源氏仿佛也很忙,你们经常一周也没有说上几句正经话。直到进入大学后,你们联络的时间才变长。主要是你的空余时间多了起来。很多时候,源氏的回信会突然莫名其妙地断了,每每这个时候你都跟着担惊受怕,直到他重新联系你。

你们还曾一起远程联机掌机游戏。时而打打杀杀、东跑西跑,时而坐下一起欣赏美景,时而对着对方角色做动作,时而用游戏中的固定语音吵得不得安宁。

“诶?”

就在身后人发出疑惑的声音的同时,你迅速用双手遮住了日记上面的一段文字。

“别遮住,让我看!”他机械的双手抓住你的手掌,企图扒开它们,可你就是不依。

“你害羞什么啊,我又不是不知道你。”

你喜欢的这个人有的时候特别狡猾。他直接对着你的腰一阵搔痒,你一时躲闪没注意,手中的日记就被抢走了。

“‘当时源氏的角色走在我前面,可我用鼠标锁定了自己的角色,对着他的背影做了“示爱”这个动作。聊天框里的综合频道立刻提示提示:“reirei对周围的人示爱’。”

“哇!别读出来!!”你真想找个地洞钻走。

“哈哈我想起来了,那个误会我也记得。当时还引起周围的骚动了。”

【源氏的角色停下脚步,他转过身,一秒后对着空气做了个“挑衅”的动作。综合频道提示:“Genji对周围的人发出挑衅。”几个不明真相的玩家瞎起哄说我们可真的是太GAY了,给他们撒狗粮。

我解释给他们说我们不是同性恋,我只是在跟我可爱的弟弟开玩笑,可是源氏竟然密语我说我是笨蛋。】

“那个时候你其实就是想要锁定在我那个角色身上吧?我还能不知道?”机械忍者的语气带着笑意与少许的激动。

“喂,过分了啊!”你瞪了一眼背后的人,用眼神告诉他,如果他再继续这样自以为是就要实施惩罚措施了。

“怎么了嘛,那你以为我是为什么要向周围的人发挑衅表情的?我还不是感到有点嫉妒?你可长点心想一想啊。”

听到他这么一解释,你的态度立即软化了。自己当初确实也没想这么多,毕竟这也只是在虚拟世界中的事。你明白,那个时候现实世界中的你跟源氏可没有很亲密。就算线上玩得如何要好,真正到了见面的那一天,你们可能还是相视无语。

由于一直异地的关系,也可能是因为自身的成长,你的那股固执与傲娇好似被磨平了些许,最奇怪的是,你发现自己在知晓源氏的各种劣迹之后竟还是可以与之相处得如小时候一样融洽。你也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你只知道在夜深人静睡不着的时候,你时不时会去翻看你们那些毫无营养的聊天记录,“哪个游戏厂商又发了什么新游戏”之类的,心中有一个空洞正在变得越来越大。没想到这样一晃就是四年。

————§————

“早上好,井上婆婆。”

你拿着装着面包的袋子,放松地走在通往花村的路上。上坡道路两旁的樱花已然盛开,如蓝空中的云霞一般。空气中夹杂着来自南方的潮湿的气息。一位穿着橘色和服的老妪从你对面走过来。

“啊,岛津小姐,今天天气不错啊,刚刚散步回来吗?”

“不是的,我是去给朋友送资料,现在才回来。”

“哦,哦。”

井上婆婆独居在花村区域的边缘,经营着一家糖果店。这条路是回花村的必经之路,你总是在这里遇到出来散步的她,因此两人便渐渐熟络了起来。

与老人道别后,你在街角拐了个弯。

今年已是你步入大学的第三年。即使是春假期间,实验室里的教授也依然让你们一群跟班忙个不停。好不容易轮到你这个小组长休假,却一大早要组员改出一份资料,不得已你只好赶去帮忙。能在中午之前解决掉事情,已是不幸中的万幸。

途径商业集市,来到小广场,春光正好,你在喷泉边的长椅上坐下,一边欣赏着蓝天下繁盛的花海,一边打开了手中的袋子——早餐还剩半块面包没有吃完。

你还没有吃几口,竟有几只乌鸦循着香味飞了过来,停在了椅子背和扶手上。你掰了一半食物,就在你准备将它撕碎的时候,它们突然群起,竟将你放在膝盖上的面包连同袋子一起扑到了地上。其中一只将面包从袋子里叼了出来,周边的同伴立马聚拢了过去。

“现在的鸟都成精了吗?”你哭笑不得,干脆蹲下身子将手中的一小块也放在了地上。

不远处一只乌鸦突然拍动翅膀跳到一边。

此刻,一个听似熟悉的男声在不远处响起。“我想我没有认错人吧?”

你闻声侧头看过去,眼前人却让你呼吸一滞。黑色夜行服式忍者装扮,皮甲内衬,绿如新叶的围巾,银色的护额,黑色的短发。你忍不住多看了几眼他两臂结实的肌肉线条。来者的右手扶在腰上的胁差上,眼中带有笑意。

你曾在脑海中模拟过无数次与岛田源氏再次相见的情景,也想好了到时候要怎么开口。但是在真正见到他的那一刻,千言万语却汇不出一句话。你好想喊出他的名字,但是突然又害怕自己会控制不住这多年的思念而失态。将近五年未见,他的外观改变了,看起来成熟多了,眼神也不再像以前那样不让人舒服,与笑容相同仿佛藏着了很多的故事,整一个脱胎换骨。

“怎么,认不出我了吗?”对方有用手捉了捉向后梳的发梢。

不知道为什么,这一番话竟让你的眼角微微湿润了。你赶紧低头揉了揉眼睛,“源氏さん。下次别这样吓人了,我都惊讶得说不出话了。上次见你本人都快是五年前的事了,三日不见定刮目相看,你要回来的话好歹用信息通知我一下啊,让我做个心理准备。”

“让人也少担心一些”——这句话你并没有说出来,你们最近一次的联系已经是半个月之前的事了。

“哈哈抱歉,下次一定提前通知你。”他朝你走了几步。“我昨晚才回到家。今早想着说这个时节正好是赏樱的时候,就来这里了。不过,我还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你。” 

“说实在的,只凭一张侧脸我很犹豫是不是你,毕竟你的穿着与以前不同了。还好没有认错人……”

【2065年卯月1日 晴】 ——这一天,源氏回来了。

你有点不好意思地想移开视线,却发现他一只手捧着围巾末端,里面有什么东西在动。

“诶,你的围巾……里面是裹了什么吗?”

“哦,这个嘛……你看。”

他双手将围巾递过来微微弯腰,你凑过去一看,在那之下竟然有两只毛茸茸的暗绿色的麻雀。它们的雏毛还未完全褪落。其中一只一看到你就开始啾啾地叫。另一只则只是歪着脑袋用它黑色的眼珠子看着你。

“我在路边发现的,它们被人遗弃在纸箱里面。这附近野猫很多,所以我就用围巾包起来,打算带回去。” 

“啊,好可爱啊!”你两眼放光,心中最软的地方一下子被触及到,像是过电一样酥酥麻麻地,下意识想要伸手去摸它们,却被不停叫唤的那只凶了回来,看上去它想要用喙啄你。

“这两只是什么鸟啊?”你问道,掩饰着自己的尴尬。

源氏笑了笑,丝毫不介意的样子,“不知道。应该是麻雀的一种吧。”他将围巾重新盖了回去,直起身往大道的方向走了一步,见你没动,便开口问道,“你现在回花村吗?要不要跟我一起走?”

“噢,嗯,好…好的。”你没有意识到他会问你这个,一时慌乱,差点没法好好组织语言。身体也是僵硬的,步子迈出去差点贴到对方身上。但这也可能归咎于你想靠近他的这个潜意识。

“又不是第一次见面,瞎紧张什么啊。”你告诉自己。

鹅卵石步道上两个人的脚步声由杂乱的节奏渐渐变得整齐。你的心跳和呼吸,稳定在一个特殊的频率上。一丝寒冷的春风迎面拂过发梢和衣角,调和着微微上升的体温。两个人沉默地走在樱花大道上,他手中围巾的下摆时不时撩拨着你的手臂。此刻你感觉到心中的空洞逐渐被温暖的情感填满。虽然两人没有开口说话,但你身上每一个细胞仿佛都在呼唤着身侧的人的名字,这才从灵魂深处肯定——自己一直都憧憬的人现在切切实实就在你的身边,这么多年,未察觉之间,这份情感竟变得深重了。

“那个,刚才那只大一点的麻雀好像是在护着另一只呢。”你故作轻松地试图打开话题,无意识地伸手去摸着自己脸边的发梢。

“是吗?”源氏侧过脸望着你。

你鼓起勇气抬头跟他对视。“嗯,是的。刚刚一打开围巾,它就好像是‘不要接近我们’这样对我喊着。” 

“但是之前我用围巾护住它们的时候,它可没有那样叫。”源氏双手捧着围巾,如同对待珍宝一样小心翼翼。

“这是差别对待啊。麻雀居然也懂得这个,有点过分啊。”你哀怨地向他抗议。

“我说啊,我可是它们救命恩人,当然要区别对待。你嫉妒也是没有用的哦。”他眼神温和,和多年前已然不同。

【有本书上说过,不出于利益而爱护动物的人,一般都不会是坏人。虽然他确实做了很多过分的事情。但这也许就是我为什么还是会想要相信,源氏本质上是温柔的人。】

几片樱花花瓣从你们眼前的树上飘过来,舞动了几下,降落在身后的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景色容易让人心有所感,你们不约而同地开口。

“五年……”/“这么……”

你一愣,慌忙掩饰着自己的害羞。“啊,对不起。你先说。”

源氏也有点诧异。“不,你先说吧。”

“不不,还是你先说吧,源氏さん。”

他顿了一下,看向一边。“我想说……这么美的樱花,好久没见到了。”

你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是的呢。大家都说花村的樱花是最美的。”

“是吗?我以前都没有这种感觉。可能距离产生美吧。”他四处张望着,像是在观察自己的珍宝一样。

“然后呢,你刚才想说什么?”他转头问你。

你轻轻笑了一下回答道,“其实我想说的你刚才已经回答我了呢。我就是想问问你这么多年后回来看到樱花的感想。”

“哦,那好巧,我们想到一块去了。”他的嘴角微微上扬。

“嗯。巧合呢。”你远远地看着坡上,层层叠叠的樱花引路,空气中仿佛也因为它们而增添了一丝甜味。

“还有一周樱花就要落了。在那之前应该多看几眼才是。”身边的人感慨道。

“是啊,今年开得这么繁盛,到时候的樱吹雪一定也很美。”你点头回应着。

“你带手机了吗?”

“带是带了……呃,你是想让我帮你照相吗?”你想到了这层意思,伸手从裤裙口袋中摸出手机,打开照相功能。

“换前置摄像头。”他说道。

“诶?”

用前置摄像头怎么照?你的想法还没问出口,源氏就凑了过来,半蹲到近乎与你身高平齐的位置,“从这里往坡上照。”他双手比划着。温热的气息从你侧后方传过来,你本能地往远离他的方向走了一步。

“有什么好紧张的,只是想跟你合照而已,又不是要把你吃了。” 源氏好笑地看着你忐忑的样子,打趣道。

“吃……”你感觉气血上行,两秒接不上话。看来有的东西还是没改变的嘛。

再说,离得这么近拍合照这种事,不是情侣才做的吗。你们的关系最多也只是朋友而已。你的心因为紧张与羞涩而颤抖着。

“快点。别人都在看呢。”源氏瞟了一眼周围,低声说道,“要不是我现在腾不出手,也不会麻烦你来了。”

你只好举起手机,强制它不要受手抖的影响。

真是的!脸这么烫,现在照相的话,一定超级红。

“看镜头啊。”源氏提醒你。

“爸爸!我也要照相!跟那边的叔叔阿姨一样,我也要照相!” 就在此时,一个可爱的小女孩突然一蹦一跳地跑到你们侧边指着你们。

“别大喊大叫,”一位三十岁出头的男性赶紧一手将年幼的女儿抱起来,向你们道了声欠后赶紧走开。“你知不知道那样会打扰到叔叔阿姨谈恋爱的。乖。”他对小女孩说着,然后溺爱地在女儿脸上亲了一口。

此刻你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扔掉手机跑掉。啊,真是太难为情了!!你差点就要抑制不住内心爆发出来的羞耻了。

“哈哈哈哈,我们好像被叫成叔叔阿姨了。”源氏的气息吹在你的耳边痒痒的,空气里有着淡淡的绿茶味。“有没有感觉自己变老了?哈哈哈。”

【……虽然被叫成阿姨让人很不舒服,但这根本不是重点好吗!!重点是被误认为情侣才对吧?这个源氏怎么可能这么迟钝!!】

时隔这么久,现在的你再看日记上留下的这一段文字,也还是会红着脸笑出声。此刻身后的人贴你贴得更紧了。

“算了,不跟小孩子计较。快照快照。”源氏催促着。你手指一抖,咔嚓一声,时间定格。

“我看看。”你把手机递到他眼前。照片里的你由于害羞,表情看起来特别奇怪,嘴角不自然地上扬着,不过,脸颊上的粉红恰好衬托出了肌肤的白皙。少女心泛滥之时,眼神仿佛也装入了春天的柔和。源氏则是笑得如同阳光一样灿烂,帅气表露无遗,如果有少女因此而对他动心也不奇怪。

他仔细看了两秒,“这个要发到我的手机上唷。”

你感到更加不好意思了,嘴巴因为紧张而微微抿了起来。

“现在就发,不然你忘了的话,我可是要找你算账的。”他爽朗地说着。

源氏还要跟两只小麻雀合照,一路上,他脸上的微笑就没有停下来过,这种温暖反而会让人怀疑是一种错觉,毕竟以前的源氏一直有点阴阳怪气。除此,自己也没有让他感到无趣实在是太好了。想到这里,你的笑容也藏不住,心里热热的,这一定是幸福的感觉。

快乐的时光总是短暂的,转眼就来到家宅门口了。

“等一下。”你喊住转身离去之人。他回头。

“源氏さん,你是不是还要离开花村?”你想听他亲口回答。

“嗯……”源氏垂下眼帘,思考了一下,“不能说‘离开’这里。只能说,我还要出远门一段时日。”

你心里已经料到了这一点,不然他也不会想要照相留念。“我明白了。”你的心一抽,也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好好地将自己的失落藏好。

“不论如何,只要你需要,我都会在线上等你的!”你不知道自己怎么就突然说了这句话。源氏惊讶的神情一闪而过,你才意识到这句话的暧昧。

“因为……你前几天买坐骑的钱还没还给我呢!”你窘迫地解释道。

“噢噢……好可怕,第一次被人催债催到我头上来。”源氏一幅恍然大悟的样子听完你的话就笑了,笑得没心没肺。

“是的,欠我的不还,到时候我才不管你在哪里……这五万可是我线上资产的一半啊!”你越解释越混乱。

“是是是,到时候我一定会躲得远远的。哈哈。”

“什么,你逗我!?不许不还。”你被激得伸手要锤他。

“冷静,冷静!”他灵敏地躲开了。“我手上还有两条生命,你别动武。”他叫道。

“哼!”你双手叉腰站着。

“至少,我把这次走的时间告诉你就是了。”阳光下他的护额不断闪着光芒。

“所以,是什么时候?”

“现在还是秘密。”他朝你眨了一下左眼。“但是我跟你约定了,就不会食言。”

你深吸一口气。“好吧……姑且……相信你吧。” 

“那约定好了啊。快回去安置小麻雀吧。”你说完故作轻松没有留恋地甩甩手。

“嗯。好。再见啦。”源氏给了你一个肯定的眼神。你的目光描画着他的背影直到他从你视野里消失。

明天就要返校了,下次再见面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时日了。

————§————

【2065年卯月7日 晴

今天收到源氏离开的短信了,他确实没有失信于我。神明大人,请一定要能保佑他一切平安啊。

如果可能的话我也不希望自己那么喜欢他,但是好像已经没有回头路了。如果一直没有见面,可能还会好一点,可是每次看到手机里那张合影,心里反而更加难过了。好想见到他,好想见到他。

昨天做梦,梦到我在一个洞里不断奔跑着,沿路我看见岛田大人,父亲,母亲,甚至还有许多暗影一样的存在。他们站在一旁不知道在做着什么。梦中的我不知道怎么就知道如果自己再逃不出去就要窒息而死了。我问他们出口在哪里,但是所有人都不告诉我。然后我看到了源氏。他的脸在梦里是模糊不清的,我仅仅是凭衣服判断是他。我哭着告诉他我要死了,可是我还没有开口把我的心意告诉他就感觉自己往下坠,抬头他却不见了。

吓醒后我发现自己的呼吸好像确实停了,不然不会有缺氧的感觉。怎么说呢,可能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是这个梦真的太不好了。这是最怕的预兆。】

那时候的你并不知道源氏生命的倒计时已经开始了。


评论(8)
热度(23)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