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喜欢源氏x天使的,请不要关注我。

【百恋歌】六、纷繁星空绚烂如花。bg文,岛田源氏x你

已发章节:

〇、楔子。一、 二、 三、四、 五、

这一章肝了10223字,自己都惊呆了,要说明的很多,都是关键伏笔。感觉不断地用第二人称好奇怪。其实并不太会写这种cp。

我觉得整个人已然成废人了,求粮啊!!粮什么的还是别人的好吃啊!好想看网瘾组,麦藏ABO,还有藏美邪教,是刀是甜无所谓啊,只求OOC不要太严重(不喜源藏就是因为半藏OOC太严重,游戏里阿尼虾又自信又man啊,所以普通傲娇就好了嘛,结果太多文都把他写得跟女人一样,本来挺喜欢这对cp,结果现在也无感了,吐槽。再怎么受,也是男人啊。只有部分源藏文是真好吃)。

 @远洋远洋 感谢我的小词典妹纸帮我一起脑洞大开到昨天凌晨4点多哈哈哈。

以下正文。

——————————

六、纷繁星空绚烂如花

祈雨祭的地点定在富士山脚的河口湖边上。湖边露台已经搭好。不远处的一条大道的左右摆满了商业摊位。看起来岛田大人是要搞一场正规的夏日祭典。工作人员经过你身边的时候还在谈论晚上的花火大会。花火大会——那貌似只是恋人们的活动。

夕阳西下,虫鸣声逐渐清晰起来。湖边吹起了微风,竟有一丝清凉。

虽然说距离身份被戳破这件事已经过去了一周,可你有一种它就发生在昨天的错觉。那一天,源氏似乎走得有些匆忙,仅仅是约定好祭典后会再见面。

小时候突然闹别扭失踪的玩伴,变成了女孩子不说,自己还差点上了她,面对这种事,岛田源氏竟然还那么平静,也是某种意义上的厉害。就在你这么在脑海中嘲讽着的时候,窗外传来了轻微的脚步声。身旁的工作人员丝毫没有察觉到异响。最近几天由于自己偶尔会耳鸣,因此你还以为是自己耳朵出问题而听错了。

那个人停在门外,影子映在窗户纸上。他没有敲门,也没有说话,可能是忌讳室内的人可能在换衣服所以才没有敲门吧。你心里有点感激这个人的体贴。

“对不起,岛津小姐,请问你有看到前天冠和簪子吗?我记得收到了行李里面的。”身旁的女性工作人员问道。

你摇了摇头。

“糟糕了,找不到该怎么办啊。”她赶紧在房屋地板上搜寻去。

低头看了眼身上的衣服,其实你已经穿好了衣服,只是长发还没有扎起来披在身上,无妨。

“有人在外面吗?”你穿过竹帘问道。

“在下岛田半藏,受家主嘱托来送神乐舞要用到的饰品。”

“啊,真的太好了,原来岛田大人有准备,”工作人员闻声赶来,拉开门接过站在门右侧的人手里的物品。“真是万分感谢啊。”你探出头笑着致谢,岛田半藏向你挥手打了个招呼。他身披湖蓝色的羽织,金线在里层绀色的浴衣领子上走着鳞的图案。

临近祈雨祭的两天,这位岛田城的下任主人也住到了神社,只不过是在自己这条走廊的反方向。他是来处理准备祭典事项的,但是这也不妨碍你偶尔去跟他问声好。半藏似乎并不喜欢繁琐的礼节,他与你约好如果周围没有家族的人在,就不必鞠躬行礼。然而在别的事情上,他本人可没那么好说话。你尝试过一次向他打听岛田源氏的行踪,对方却皱起眉头,并不想多说一句的样子,你只好灰溜溜地走开。这对兄弟性格差了好远,弟弟生性好动,轻浮随意,哥哥沉稳少言,严肃认真。

“等等。”就在你准备关上门的时候岛田半藏伸手挡了一下。

“啊,对不起。”还好你反应快,不然可要让门夹到对方手指了。“您还有什么事吗?”

“是的。父亲大人说,在所有的表演结束后让我带你去湖边的摊位走走。”

“结束后我在第一个摊位等你。”

“是。乐意之极。过一会见。”你无奈地看了半藏一眼。他已转身离去,也许并没有察觉到。

————§————

“呜哇,好多人啊。”你像是怀揣着一只兔子一样,从露台后方的薄纱帘子看出去。太阳已经落山,周围点上了画有双龙标志的黄色的灯笼。正前方的湖上倒映着细碎的光点,温热的风吹着它们颤动。借着灯光,你看得出来连接着露台左边右边的亭子里坐了好多显赫之人。

“来,让我检查一下是不是一切都妥了。”舞蹈指导人本田雪风小姐也来了。她捋了捋你胸口的红穗子,抬了一下你的头冠。总觉得……她比你还要紧张。

“深呼吸。你该上去了。”

“是。”自己的嗓音都颤抖了。此时,司仪正好念完他的最后一条台词。你迈开步子走到露台上。

双目不敢不斜视,你静静跪下将手中的铃和扇子放在祭台前,一阵不安让你打了一个寒颤。突然想起师傅的话——紧张的时候就念九字真言。“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你默念道。神奇,念完之后自己确实感觉好多了。这个九字真言还真有加持的作用。

音乐响起,你便随之而舞。后半段的艰苦训练,可不能功亏一篑,什么都不要去想,就凭着肌肉的记忆去跳。本田小姐说得对,舞蹈在传递情感与愿望的时候动作是最自然的。“如果上天真有神灵,那就祈求秋收丰盛吧。”

一个侧身旋转后,你的眼神晃过一抹看似熟悉的绿色。岛田源氏正将目光放在你身上。你感觉到四肢肌肉微微一紧。下一个动作的时候,你看到他旁边的席位上跪坐着一位女性,穿着打扮相当华丽,特别吸引眼球。那位女性往源氏那边移动了一下。你可以猜测到自己脸上的表情在那一瞬不太好看。希望没有人察觉。你合上眼睛,在心里又念了一次九字真言,告诉自己现在不是感情行事的时候。

岛津家与岛田家,分别坐在露台一左一右的亭子的第一排中心位置。演奏停下来后,你起身看到父亲大人朝你点点头,他身后的人正跟他耳语着什么,母亲大人在一侧微笑着。你松了口气,走下露台来到后场。耳鸣很合时宜地响起来了。

在更衣室,工作人员帮你换上了家里人送来的衣服。你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浴衣为绉织,底色为青紫色,肩上有渐隐的深蓝色细小波浪,侧臂一左一右印着黑色的岛津家家纹,袖子及下半身绣着紫藤图案。你将折扇插在红黄相间的腰带里,抚摸着上面的阴文。原本以为这种配色穿在一个十六岁花季少女的身上会显老,没想到出人意料的合适。你瞟了一眼工作人员拿来的花球簪子,却还是选择用平日里的红木祥云簪将头发绾起来,尾部的红色的玉珠里倒映着流苏的金光。

完毕后,你去往岛津家的席位,跪坐在母亲身后。现在正上演着舞台剧,看样子是竹取物语。

湖边上的竹叶在风中娑娑作响,你伸头看了一眼天空,白玉般的月亮悬在富士山头,心里不禁佩服节目策划者,这种时候安排演这个剧真是再适合不过了。说起来,策划者就是岛田半藏……

对面正襟危坐的湖蓝色羽织之人,正低头伸手去拿矮桌上的茶杯,你看不清他的脸,他的长发从背后垂到肩上,随后又被他挽了回去,竟给你留下了一种不可言语的美感。

你晃了下身体调整坐姿,抬头撞上了源氏的目光。岛田源氏今天并没有戴着他那条忍者头带,头发向后梳着,露出前额。他身着黑色浴衣,领口微敞,不如他兄长谨慎。他突然笑了一下,看向半藏。此时,在他身旁坐着的女性悄悄对他说了什么,他的笑容立刻收了回去。

能坐在岛田家边上,想来也是哪个重要的家族的千金。那位女性的服装上印着一大片五彩斑斓的牡丹,金线勾勒着花朵的轮廓,尤为显眼。就连她盘起的头发上也挂着花,整个人好似淹在花海里面,教人不知道是看花还是看她。你打心底不想跟源氏身边的女性有任何相似的地方,这就是为什么你不戴那花球簪子的原因。

说起来,你并没有看到岛田家的女主人。你以前就觉得奇怪,源氏曾跟你提起过他兄长和父亲,但唯独从没有提到过他的母亲。

————§————

散场的时候,你有意拖慢脚步。人真多。你低着头走着,不断与他人擦肩而过。

来到湖边的摊位的时候岛田半藏已经站在那里了,还是那件绀色浴衣,搭配着黑色的腰带。羽织脱掉后,领口的金线鳞纹在灯光下更加明显了。他正在跟跟什么人说话。随着视野明亮起来。另一个人的身影不禁让你后退了一步,内心开始慌乱了起来。

“哟!”源氏看到你的时候,脸上挤出了些许笑容,伸出右手两根手指故作帅气地摆出一个姿势。

“岛津小姐。原谅我弟弟的无礼。”岛田半藏责备地看了岛田源氏一眼。你僵硬地走了过去。面对他们,你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有来自家族的,也有来自别的因素。你告诉自己要稳住自己乱跳的心,这是公务,公务活动,不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你吸了一口气,朝他们微微鞠了个躬,“没关系,晚上好……。”等等,两人都是姓岛田,这该怎么区分称呼啊。 “两位。”你急中生智接了句。

半藏仿佛知晓了你心中所虑,他开口道,“叫名字也没关系。”

你又将询问的目光投向源氏。

他故作思考,“兄长,叫名字的话岂不是显得太亲密了?”他向兄长呛声,但在你这方听起来就像是他要故意为难你似的。

“岛田源氏大人,要是唯独您不同意称呼名字的话,那就我们两个人相互称呼对方的姓氏也可以。不知道您是否还记得我们已经见过一次面,我是岛津绮礼。请以后称呼我岛津さん,我称呼您岛田さん。您看这样如何?”你故作温和地说道,自己听了都心里发毛,冷汗都要流下来了。

源氏被你堵得一时无法开口,他的眼神跟当初玩游戏被你打败时一样。岛田半藏表情微微变了一下。

“看来您还是觉得称呼名字会比较好是吗……那就容我重新问好。晚上好,半藏さん,源氏さん。”你心中窃喜,终于让自己扳回一局,早点老老实实不就好了吗。

源氏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那个……晚上好,半藏様,源氏様……”一个轻柔的女声从你背后传过来。你回头一看,“源氏身边的那朵花”这个念头就从脑海中蹦了出来。近看,她的面容如玉兰花一般好看,眼睛一眨,露出一点橘色的眼影,身材姣好,还传来了阵阵香味,连自己都有点被勾到魂。

“晚上好。”你在岛田兄弟之后向她问候道。“初次见面。我是岛津绮礼。礼是礼节的礼。”由于自己的名字跟“漂亮”这个词发音重合,如果不说清楚,总会引来很多不需要的误会。

“啊,刚才的神乐舞就是你跳的吧。”

“是。”你点头。

“我是六条玲珑。初次见面,多关照。”对方腼腆地说道。

你听父亲说过,六条家追随着岛田家的历史比岛津家的更长久,他们从百年前至今有过好几次联姻。岛津家只不过是这一代岛田家主上任的时候才开始追随他们的。

六条家的女儿并不像是武家的人,她的身板看起来要柔弱一些,再加上她的年龄应该也要比你大一些,自然更有女性的美感。

你看着她绕过你站到了岛田源氏身边,刚才在看表演的时候她也在他身侧。虽然六条小姐并没什么不好的,但是你实在是喜欢不了她,也许就是嫉妒心作祟吧。

源氏跟她站在一起的时候,细看他们两个人的服装竟有一点搭配到一起的感觉。心中的不快瞬间升腾起来。

“我感觉有点口渴,不知道我能不能先去买些喝的再跟你们慢慢逛?”你用这借口试图掩饰自己心中的不安。

“左手边第十个摊位是卖冷饮的。人很多,我们最好一起行动。”半藏说着便引你往前走。

“厉害啊,兄长,都把摊位背下来了。”源氏的话音里并没有称赞的意思,然而半藏没有搭理他。

“半藏様确实是厉害啊。刚才我就觉得竹取物语的意境特别好,今天的天气也特别适合讲故事,这次的活动岛田大人一定很高兴吧。”六条玲珑接着源氏的话语说着。走在前面的半藏依然沉默。

六条玲珑原来是不会读空气的人啊,你在心里偷笑着,嘴角忍不住勾了起来。源氏走在你右侧从鼻腔里发出一声笑,他的手臂碰了你的肩一下,不知道有什么意思。不过,如果六条小姐听到了那笑声,那也许就会有点过分了。

祭典是情侣的节日这句话不假,你真的感觉满大街都是成双成对的人。刚刚走过去的一对,搂搂抱抱,甜得渗人。现在视野里又出现一对,他们竟然当众接起吻,而且还是法式吻。你先是瞪大眼睛,再是赶紧移开视线,心里一阵发麻。这幅情景让你瞬间想到自己的初吻对象——这个走在右边的花花公子。一瞬间你觉得脸上要烧起来了。那个时候他确实是把舌头伸进了你的口腔里,就像那对情侣一样……但是,当时恐惧更多的占据你的头脑,都没记住那个缠绵的触感,真让人懊悔。

你不知觉咬住了下嘴唇。一旁源氏在偷笑,你猛一抬头,对上了他玩笑般的眼神,惊得你赶紧往远离他的方向移动了一些。

“客人们,想喝什么?”摊主招呼道。

你抬头看着显示屏上的特饮,“麻烦要一杯菠萝思慕雪好吗。”你向他说道。

“两杯,”你感觉一只手放在你左肩上,岛田源氏的声音越过你的头顶,“要两杯菠萝思慕雪。”你突然想起来少时跟他坐在拉面店边上吃菠萝刨冰的事情。他要跟你口味相同的,是想暗示什么吗,你心里微微一颤。

对面的玻璃屏幕上映着源氏在你的头顶上比着胜利的手势。下个瞬间,你就从他身边挣脱开来,向他投去防备的目光。

这不是出来玩,边上都有人看着,他就不能严肃点吗?你感到十分紧张。

“我也要一样的。”六条玲珑的眼神冷冷地从你们身上移开,说了一句。

“那……我还是换吧,老板对不起啊,我想换成那个有抹茶冰激凌在上面的那个苏打饮料。”你知趣地改口道。

“那我也换。”源氏跟着瞎起哄。

拜托,这个人真的是比你大两岁吗?你瞪大眼睛看着他露出那人畜无害的笑容。

“两份抹茶冰淇淋苏打,两份菠萝思慕雪。”岛田半藏帮你们做了最终决定。

等到饮品出来的时候,半藏将菠萝思慕雪一份递给了你,一份递给了六条玲珑,把两杯抹茶冰淇淋苏打分给了自己和源氏。你心中惊讶,却没吭声。源氏则表示那不是他想要的。你心虚地拿着吸管和杯子,想着说要不要把自己的这份让给他,然而,一旁的六条小姐抢先开了口。

“源氏様要是不嫌弃的话,跟我换吧。”

岛田源氏见状立即答应。最后的结果是你跟源氏拿着菠萝思慕雪,半藏和六条小姐拿着抹茶苏打。等等,半藏难道一开始就算计好了?他是看出了什么吗?你疑惑地看了一眼未来的岛田城主人。

“那个,源氏様,我可以尝一下您的菠萝思慕雪吗,其实我没试到这个有点可惜呢。”六条玲珑小声地说道。

“什……”等一下!等一下!等一下!这是要间接亲吻的节奏吗?你惊呆了。

原本以为六条玲珑是那种品行端正的大小姐,没想到她要这样不知廉耻的在你和岛田半藏面前秀恩爱。

“可以啊。”眼见源氏把手中饮料递了过去。

果然!这个人对哪个女的都要调戏一番!

“源氏。别闹!”半藏在六条玲珑接过饮料之前制止住了他们的行为。岛田源氏收回菠萝思慕雪,耸了耸肩。六条玲珑手一抖,脸红得更厉害了。说不嫉妒那是假的,你猛灌了一口冰饮,冷得心寒。

岛田源氏他到底在想什么啊!

“继续往前面走吧。”半藏平静地说道。岛田家未来主人的镇定和对场面的控制让你打自内心佩服。他简直是你们这群人的核心,要是他不在这里,真心不知道会闹出什么事。

“绮礼さん,你走我左边吧,右边人太多,可能会走散。”他绕到走在前面的你的另一侧。

说起来,岛田半藏这么好,边上怎么还没有一个合适的女性呢,你疑惑地搅拌了一下手里的思慕雪。难道都被岛田源氏抢去了?

心中的同情油然而生。

沿途摊位都挤满了人,正巧,前面有个射击游戏的摊位刚好上一批人离开。你们被摊位里面的两个机器吸引,走到摊前。

“四位客人,这是我公司宣传的最新的游戏,”宣传单递到你们跟前,“这里提供试玩,正好四个人才能开打呢。”

半藏抬了一下眉毛,“我们是有四个人……”

“两两一组相互对抗比赛。您看看要怎么分组。”摊主出现了标志性的笑容。

你仔细看传单,完了,这个游戏你在已经主机上玩过了,还拿了白金奖杯。

“兄长……様,我不能跟你一组是吗?”你听出了源氏的心虚。

“当然不行。”他的提议被半藏一口否决。

“果然我们还是再去等等别的摊位吧。”你小声地建议道。

“距离花火表演开始没多少时间了。过了这个摊,可能就没有机会玩了。”岛田家大少爷的分析竟让你们无言以对。你与源氏面面相觑。

“那我跟绮礼同一个组。”源氏抢着说道,不管你露出什么表情。

“好吧。那我跟玲珑小姐一组。”

看得出来六条玲珑对分组并不高兴。

“你不跟六条小姐一组真的好吗?”你小声地试探着源氏。

“我为什么要跟她一组啊?”他好笑的看着你,眼睛里尽是无辜。

“你们不是……那·种·关·系·吗?”你并不想说出那个词。

源氏应该明白你指的是什么,但是他仅仅是摇摇头,没有口头解释。他在你前面走进狭小的机器,在里面坐了下来。见你还没有进去,他便探出身抓住你的手,一扯,把僵硬的你安置在他身侧。

摊主过来检查了你们身上的防护装置,将机器的门关上,视野瞬间变暗。在你们眼前的屏幕上出现了一个地图,开始了游戏介绍。此刻,源氏悄悄抓住了你的手。你抖了一下,但是没有挣开。他手心的温度很高,要不是这机器里面有空调,你都会觉得烫了。他的手指轻轻印在你皮肤的柔软表层。你的心脏声在耳朵里鼓噪着。

“你要做什么?”你看着他的鼻子,不敢在这狭小的空间里对视。

“没。不做什么。”

“是吗,那行。”你意图将手抽出来,但在那一瞬间他却用上力,不让你动。

“要说的话,就是想知道レイ究竟变成了怎么样的女孩子。”游戏介绍的声音明明那么大声,可是源氏的声音却从耳边清晰地传了过来。

“不是レイ变成了女孩子,而是‘他’原本就是女孩子。”你不知道自己突然哪里来的冷静。

眼前的机器开始嗡嗡作响。“请戴上目镜,双手握住武器。”系统声提醒着。

“放手,还玩不玩了?”你再度试图挣脱,这次源氏松开了手。你自顾自地戴上了目镜,目镜里出现了子弹和枪械数据,HP值和小地图。你当初玩的时候可没有这么真实。

“你明明就是レイ,可是我现在却很难把你当做他。”他的语气中有着疑惑。

“你错了。不是把レイ当做是我,而是我就是他。无论我是什么外表,我的灵魂决定了我是谁,这不是由你来决定的。如果你是碍于性别,那么我只能说‘レイ’本来就是女性,你只不过是被骗了。”你争辩着,心中隐隐酸痛。

一侧的人没有说话,也许是在思考什么。“话说,现在是想这个的时候吗……”你敲了敲他的枪。

此时,扬声器里传来了赛前倒计时。“敌方还有30秒抵达战场。”

“绮礼……”他动了一下,游戏中的他子弹上膛。“Genji is with you。”他说道。这句话将你一下子拉回少年时光,你感觉有什么东西瞬间堵在了喉咙里似的。

“在外面你还是别这么叫我。”你提醒他。毕竟边上还有六条小姐。

“你不会是在意兄长和那个六条家的大小姐吧?”花心萝卜岛田源氏又蹬鼻子上脸了。

“你跟那个六条小姐难道不是那种关系吗?”

“哈哈哈,你是不是特别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啊?这都看不出来?”源氏依然没有直接回答,反而笑你没有恋爱经验。

你举起手中的枪想狠狠地砸他,可是,他身上的防护装置却让你无从下手,又不舍得打脸。

“你的意思是你对这种事肯定很有经验咯?怪不得在神社的时候,那个巫女,还有六条玲珑都被你弄得团团转。”你激动地凑到他跟前说道。

“敌方还有10秒抵达战场。”系统声再度响起来。

“那你呢?”你们隔着目镜望着对方,源氏的问话让你瞬间退回了原位,说不出话,全身在发麻,让你几乎拿不稳枪,身上的血液似乎都逆流到脸上了。“那天晚上你……”

“游戏要开始了!”你大声地打断源氏,不想听他问下去。如果任由他继续,你的心脏估计会受不了的。

源氏知趣地闭上嘴,不过在那之前他说道,“半藏事后一定会为他的决定后悔的,绮礼。”

“是绮礼さん。”你纠正他,小声地说了句,“不要给你点阳光就灿烂。”

“哈哈哈哈,后面这句你以前被我打败的时候也说过。”源氏的笑声从你耳朵上方传来,你的心跟着它乱颤。你抽出手摸了一下耳垂,它像刚出炉的红薯一样烫。

10分钟过后,游戏结束。比赛结果自然是不用说的。你意犹未尽地摘下目镜,想起刚才就想笑。六条大小姐在战场的时间加起来估计连一分钟都不到,当然这也是迫不得已的,进攻总是要从薄弱的环节先突破嘛。

岛田半藏必定是没有料到你的水平,你真想知道他被自己拿下一血的时候目镜后的是什么样的表情。后来有几次你被他反杀,源氏的角色可都帮你报仇了,一换一也是赚的,反正你们里复活点近。最后有一个场面你和源氏都忍不住笑出声,半藏的角色为了躲避子弹不停地左右反复横跳,简直就跟疯了一样。你对带着一个新手的半藏深表同情。

“刚兄长那个动作你看到了吗?哈哈哈哈哈哈!”源氏摘掉身上的装置,你看着他笑得快岔气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看到了,那个左右反复横跳我都做不来。太厉害了。”

感谢这个游戏,让你跟源氏之间的气氛缓和了不少。源氏缓过来舒了一口气,伸了个懒腰。

“感觉好像又回到以前的时光了。”他兴奋地说着,坐在位置上侧目看着你,嘴角微扬。

你不好意思地皱了皱眉头站起来推了一下他,“看着我干什么啊,走啊,出去。热死了。”其实根本不热,只是你害羞罢了。

岛田源氏捉住你的手臂将你拉回座位上靠在他的胸口,另一只手架在你肩膀上。“你是不是喜欢我啊?”他轻轻问道。一瞬间你的脑海一片空白,但你能感觉到太阳穴有根筋跳了一下。“那个晚上的时候我就这么觉得了。”他伸手勾住你的下巴,将脸转过来面向他。你敢说源氏绝对感觉到了自己浑身的热气。你不敢看他的眼睛,视线转到他的唇上,脑海里却出现了不该有的臆想。

“或者说你从最初的时候就喜欢我了?”

眼前这个人……真是太厚颜无耻了!!

“你就是这样骗那些女孩子的吗?”你一只手盖到他正脸上,躲开他的进攻,但又不敢太过于用力推,你的手都是抖的。“我要用言灵术了!”你不想承认的是,自己内心深处是希望他靠近的。

“你的言灵术,一旦离得远一点,就没有效果了。你自己还不知道吧?”源氏退回去,坏笑道。

这时,机器的大门自己打开了。岛田半藏和六条玲珑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不过,他们的脸色可不太好。看到你红着脸出来的样子,六条小姐的脸色更加不好了。

————§————

花火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人群都往湖边上涌去。你们四人默默穿过人潮,半藏走在最前面,源氏在你们的身后。可能是因为有岛田兄弟的保护,你和六条小姐才没有被挤到。虽然对他们这么体贴的行为非常感激,但是你根本无心于此。游戏结束后,你看到半藏对源氏说了点什么,你很担心会是不好的事情,心里很慌。更何况还有那个六条小姐,再怎么样也是不好惹的家族的人,游戏里被欺负不说,出来时还目睹源氏跟你的那番亲密举动,事后你想起来,心里是极度不安的。

你们最终抵达祭典地点侧边的防护堤。周围并没有人。这段台阶除了工作人员,一般人士是禁止进入的。看来在这之前岛田半藏已经有了相当详尽的策划了。这个地方虽然地理位置不高,但是整个湖面没有被人群遮挡,周围也没有树木,是最佳的观赏地点。听说花火会从湖上放,你抓住栏杆,死死盯着安静的湖面。半藏坐到了准备好的长凳上,六条小姐招呼源氏也去坐着等,可是源氏婉拒了。他选择留在了你身边。

你趴在栏杆上,说腿不累那是假话,毕竟从一开始就一直在走路,都走了一个多小时了。你舔了一下手中的梅子糖,将它举起来,闭上一只眼,试图用梅子把月亮遮住。你把糖拿开的时候发现身旁的人正看着你偷笑。

“有什么好笑的啊。”这里光线昏黄,他应该看不到你脸上的红晕。

“没有没有,我只是觉得想象不出那个‘レイ’还能做出这种可爱的动作。这种违和感意外的有趣。”

刚才源氏是不是说了“可爱”两个字,你有点不知所措。牙齿在糖的表面咬了无数个印子,牙跟都酸了还是抑制不住身上兴奋的震颤。你扶着栏杆的手微微发麻,其实你全身都是如此。都怪源氏,闲得没事干偏偏来撩你。你往远离源氏的地方走了几步。

“怎么了?”他问道。

“你不去陪玲珑小姐坐着,难道是要做我练习言灵术的对象吗?”你口是心非地问了一句。源氏拿出手机看了一眼,“还有三分钟。”答非所问,零分。这是你第三次试探他,可是三次他都没有明说他与六条玲珑的关系。你将糖放回嘴里,狠狠地咬下来一部分。

“你是不是一直都是用这种方式让那些女孩子们上钩的?”

“我可以不回答这个问题吗?”

“你这些花言巧语到底是跟谁学的?”

你说完却发现源氏的脸色变得不太好了。

“我自己想的啊。这是我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鬼才信。”

“……”,源氏沉默了一下,自嘲般地笑道,“那这个世界一定是地狱,因为有好多鬼。”

你看着源氏半笑不笑的表情无奈地摇了摇头。“那你的地狱里面应该是只有女鬼吧。”你将这句话扔给他,几乎像是打他的脸了。源氏收起了他那欠揍的表情。

见他不回话了,你赌气似的转身要走去长椅那边。

“你这是第一次看花火大会吗?”他换了个语气,你感觉他似乎想让你留下来。

“怎么会,以往在屋顶上看过好多回了。只不过第一次这么近而已。”你回答道,但还是觉得尴尬,转身向长椅走去,留下源氏一个靠在栏杆上。

你回想,刚才的那句话也许说得重了。你坐在凳子上看着他一个人的背影,心里有点后悔,但又不知道在得知了他那些不让你认可的糟糕事情之后,该怎么与他和平相处。很快,另一个身影加入到你眼前的画面,六条玲珑起身走了过去,代替了你的位置。他们的谈话看起来比你们的要轻松得多。玲珑小姐一直在掩嘴笑,他们在月色下像是一张和谐的画。你的心抽痛着,还感觉到有一点愤怒。你在这里后悔郁闷,结果他却在那里打情骂俏。堤上的吹过的一阵微风让你打了个冷颤。

此时第一朵花火于湖心直冲天顶,在天幕上绽放开来。你睁大眼睛抬头看着,有花朵形状,有动物形状,有可爱的符号……一个巨大的爱心登上苍穹,你看到在那之下,六条玲珑跟源氏互相耳语。虽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可是你觉得有点委屈。你想起来,今晚明明只是碍于家族因此来应付这种活动,结果却像是什么一样搞得这么狼狈。别扭的泪水一下子没忍住,就崩了下来。你用袖子捂住脸急忙拭去眼泪,一旁的岛田半藏很有可能发现你的小动作,这将会很失礼,他千万别注意这边才好。他要是发现了,你就说是被花火感动的,嗯,是被花火感动的。

回去的路上,也许是由于人群的嘈杂声,亦或是刚才花火的声音太吵闹,你的耳鸣又开始发作了。身旁的三人偶尔交流几句话,恍惚间你听见半藏安排源氏将六条玲珑送回她在此地的住处,他自己则负责将你送回家人身边。你心里燃着嫉妒的小火,为什么半藏不自己送六条玲珑回去。虽然中途你还是想问他关于另外两个人的关系,但一想到之前在神社的时候的态度,你还是忍住了。一路无话。

————§————

回到离别两周的家中,你躺在床铺上正试图用游戏分散你的注意力。床头传来手机的震动声。你拿起手机,竟有来自岛田源氏的短信。你扔开掌机,将拇指放在手机信息的图标上方,一顿,“如果是什么秀恩爱的短信就删掉”,你心里做好了准备,按了下去。

“你回到家了吧?”

白底黑字。

你从床上惊坐起来。“哈?”“什么意思啊他。”“哦,陪完别人还来找你调情?”“刚刚花火的时候我可是看着的!!”花季少女固有的小心思瞬间爆发,手机边缘仿佛要被你按到肉里了。

你按下回复键,“是啊。你和六条小姐玩得开心吧?”刚输入完,又赶紧把这句话删了。“不,不行,这一看就知道我在嫉妒。”你摇头。其实“岛田源氏身边从来就不缺女孩子”这件事,你也不是第一次知道了,只不过以前碍于女扮男装不好发作。身份揭穿后,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心中的嫉妒竟猛烈得要爆炸。

你打了字又删,反复了好几次,想问清楚他到底怎么看六条家的千金。

手机又一震,一条来自源氏的新消息从屏幕中跳了出来,“你到底想说什么?”

你一惊,自己竟然忘了系统会将自己打字的状态显示给对方。天啊。你简直像找个洞穴钻进去。

“没事了。晚安。”破罐子破摔,强行解释只会如了源氏的意,你颤抖着按下了发送键。

你深吸了一口气,倒回床上,恨恨地盯着天花板。“尴尬死了!!”内心尖叫着。

过了几秒,手机再次提醒你有新消息。依然是来自岛田源氏。你打开界面。“那晚安(  ̄ー ̄)。”他的消息接在你回复下面,你对着颜文字后面看了又看,确认他没有别的内容之后,一把抓过枕头,砸在自己热得发涨的脸上。

评论 ( 17 )
热度 ( 30 )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