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百恋歌】五、花渐迷乱燕不归巢。bg文,源氏x你

已发章节:

〇、楔子。一、情窦初开芳心暗许。

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三、空晴似雨日渐斜阳。四、听闻远处蝉鸣催尽。

我终于来更新了。这周折腾得我好累,就没怎么摸电脑,唯独一天可以休息,结果被我用去打屁股了,结果还是没抽到白兔源,已认命。没钱!不约(暴躁......)!下下周有考试,所以看情况更新了,不然要被家里人骂死。

 @远洋远洋 感谢我家妹纸为了帮我审文陪我到凌晨3点。

以下正文时间:

————————————

五、花渐迷乱燕不归巢

人最伤心的就是被自己在乎的人随意对待,何况对方是那岛田家二少爷,你有怒也不能发作出来。你的真实出身虽然远不如这些大人物,但是你也有自己的尊严。只要想到以后还要时不时在正式场合与岛田源氏打照面,每次都会让你想起今天发生的这让人羞耻的事情,你就忍不住落泪,心疼得就像血肉被撕成碎片了一样。

你从密林中穿过,灌木的枝丫时不时勾到你的袖子和暴露在外的皮肤。眼泪渐渐干了,身上隐隐作痛,你分不清到底是心更痛还是一路不停地奔跑的腿更痛。“干脆就这么出走算了。”你心里这么想着,但是隐隐之中还有一个念头告诫自己不可以不顾家族。一旦触怒了岛田家的人,等待着你的会是什么真的叫人不敢想象。

山坡连着城市,一眼望到底,街道上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远处的写字楼群只有几扇窗户是亮着灯的,红色的灯在顶上一闪一闪与草丛间的虫鸣应和着。距离这里大致两英里左右的那片灯红酒绿充满腐靡之气的区域,与漆黑的夜空成了明显的对比。街上一辆辆等待载客的计程车从你身边驶过。你甚至看到有几辆车正载着那些赶往下一场寻欢的男女。

夜深了,一个人在路上漫无目的地走动可能会不安全,你下意识摸了一下身侧,完了,匆忙之下连防身武器都没拿上就跑出来了。

就在你正发愁去哪里好的时候,街对面不远处有一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快餐店映入眼帘。你的肚子也有点饿了。可是一摸身上,连手机都没有带,那可是你唯一的支付手段啊。

微弱的街灯下,一张海报吸引了你的注意力。那是张守望先锋的海报。可是不知道被谁在上画了一个巨大的红叉。红叉背后画着特工们与智能机械战斗的场景。你将海报从墙上撕了下来,扔进了可回收分类的垃圾桶里。

“晚上好,小姐。”你循着声音望过去。路灯照不到的阴影里有人动了动。

你没说话,扭头就往快餐店快速走去。你由来者那不标准的日语口音推断出那应该是一个外国人。一阵脂粉味飘过来。你可没那个心思跟洋酒鬼搭讪,今晚已经受够了,任何男性会都让你恶心。是的,你心里明白,这么晚了还在外面晃悠的外国男人,一般都是刚从那种地方回来的。

“为什么这个国家连漂亮女孩子都这么冷淡啊。”那个人用英语无奈地说道。

你站住脚,扭头用同种语言回了他一句,“我不知道你说的‘漂亮女孩子’指的是什么,但是我并不做任何交易。”

“噗哈哈哈,咳咳。”你话音刚落,对方便忍不住笑出声,还带着两声咳嗽。“抱歉。抱歉。”他右手叉腰从阴影里走到了光亮的路灯下。这个人二十来岁,一副休闲打扮,但是大夏天的他竟然穿了个长袖套头衫,一顶写着‘我爱JP’的旅游帽随意地扣在脑袋上,略有些滑稽。他的个子很高,而且好像有一段时日没有剃胡子了。你观察到他的左手露出一部分金属结构,下意识警惕了起来。

“你好啊,可以帮我个忙吗?”从他说英语的口音来看,他应该是个美国人,而且现在他好像打算跟在你身后了。这个跟踪狂。你并不想多管闲事。你只是想去哪里待着等天亮。

书上写过,言灵术有它的时效性,虽不知道到底是多长时间。天亮前岛田源氏自己应该知道回家吧。况且,跟一个比你强势的人谈判,本来就只能你吃亏。如果他真要把事情抖出去,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对了,我刚看你扔了一张海报。”他开口说道。听脚步声身后的男青年大概保持在你身后一米左右。

你依然不理他。

“你不喜欢守望先锋吗?哦,多么帅气的名字。”

你暗暗翻了个白眼,只是一个劲地往前走。你推开快餐店的玻璃门,走进去,扭过头,发现那个人竟然光明正大地跟到了门口,也进来了。

“为什么你还跟着我?你想做什么?”你带着深深的防备瞪着他。

“Wow, wow,别生气,让我们坐下来谈谈。”他找了张桌子,指了指。然而你并不想跟他走得那么近,反而坐在了另一张桌子的边上,望向窗外。不出你所料,那个人拉开你对面的凳子坐了过来。你感觉浑身不舒服。但又隐隐觉得这个人并不是真的在找茬。

“……”对方仿佛松了一口气,伸了伸桌子下的腿。你盯着他的机械左手不放。他察觉到你的目光后把手往身体方向缩了缩。

“你到底想做什么?”你一副审问犯人的表情看着他。

对方半笑不笑地指了指你胸口衣服上的图案。岛津家的家纹是一个圆中间画着一个十字。花村里定居的人都穿着印有自己家纹的衣服,因此大家都会根据家纹认人。但是在花村以外的地方被人指认出自己的家族的这个情况,你还是第一次遇到,心里不禁暗暗感叹自己家族的知名度高。“你是岛津家的什么人?是仆人还是……?”

“你真失礼,我可是岛津家主的女儿。”你说是这么说,心里却是心虚的。但是这么说的话,对面很可能碍于你的身份而不对你下手。

然而让你没想到的是,那个外国人竟然露出了犹豫然后又恍然大悟似的表情。“真没想过我竟然会在这里见到你。我就说怎么看得眼熟。大小姐你不是应该在神社的吗?”

你愣住了。你的父亲大人自己都说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他有一个女儿的,更何况没见过此人,他怎么知道自己的样貌,还有,他一个外国人怎么会知道自己在神社的事情。你被他问得一头雾水。

“你是谁?你怎么会知道我?你到底想做什么?”你不禁用三个问题回问他。

“叫我Jesse就可以了。我是你父亲的商业合作伙伴。”他凑到你跟前小声地说道。你将信将疑地看着他。

对面的人又一手托住下巴仿佛在思考着什么。然后另一只手从套头衫的兜里掏了掏,将一个纽扣一样的东西放在你眼前。“这个,是一个发信器。如果你遇到什么事,按一下它,很快就有人来帮你。”

“现在,能不能麻烦你帮我带个讯息给岛津家主,就说‘Code104’。记住要亲口告诉他,放聪明点,千万别用别的手段通知他。”对方望了一眼窗外。

你不断地在心里揣测着这个外国人的身份。什么“code”啊,暗号吗?这个人也跟岛田家族的生意有关吗?还有那个发信器,你怎么会需要那个东西。

你正要开口反驳,却被他的手握住,机械的结构映入你眼帘。他强行将发信器塞到你的手心。你看到一丝警示的眼神闪过。下个瞬间眼前的青年就翻到隔壁桌子下面去了。同一时间,餐厅的正门被粗暴地推开,三个穿着岛田家忍者服装的人出现在门口。领头的有着鹰一般的眼神,仿佛要把任何细微的事物纳入眼中。

得了,这下你明白自己是遇到事了。不,严格上来说是眼前的这位青年遇到事了。你不明白,如果他真的是父亲大人的合作伙伴,为什么又要怕岛田家的人呢。

不知道是什么驱使你站了起来。那三个忍者看向你这边,而你则在他们侧耳交流的时候走了过去。

“晚上好。不知道岛田家的各位在此有何贵干?”你堆着笑,这也许是你第一次对自己从小接受到的礼节教育感到感激的时刻,至少能让你在这种时候不露出马脚。

“你是……为什么这个时候会有岛津家的人在这里?”领头的人质问道。

你知道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更不能让他们的注意力放到藏着的人那里。“家主与岛田家主今天来此地神社拜访,事后岛津家主有特别的任务让我在此执行。”你的心跳速度开始上来了。自己果然不是说谎的好手。

他们再度轻声交流了几句,领头的忍者点了点头。“你的夜行衣呢?穿着浴衣成何体统?”一知道你只是小喽啰而已,对面就开始摆起了脸色,眼神也开始不安分地上下打量着你。

“特殊任务特殊要求,请谅解我无法告知各位其他的情报。”你微微鞠了一躬,心里却鄙夷着他们。

你抬起头,却对上了那三个人的眼神。其中一个走到你跟前,欺身将手按在你的肩上。“我看你这浴衣也没穿好,领口都歪了,你这任务不会是在附近那个花街吧。今天又是陪哪位官员啊?”他戏谑地话音一落,另外两个忍者便笑了起来。

啪地一声,你将肩膀上的手打掉,“请放尊重点。”

怎么今天尽是这种破事。岛田家出来的人竟都是这样的?你冷冷地盯着他们。“花街就·在·几个街道外的地方,如果各位想去,恕我失陪。”他们的笑声让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如果我出了事,那个人会来阻止他们吗?”你不禁想到。

下一个瞬间仿佛让你所想的成为了现实。就在他们要把你围起来的时候,身旁传来一个巨响,你眼前一阵发白什么都看不到了,但是有一只炽热的手抓住你就跑,你凭着本能也跟着那身影飞奔起来。

————§————

手里剑的声音划破空气从你耳边而过,你听到前面的人闷了一声,但是他拉着你的奔跑速度并没有因此减慢。你从来没有这样快跑过。这已经不是锻炼,而是叫做逃命了。

你的视野理应恢复了,但是依然看不太清楚东西,然后你才明白你们正在一个几乎没有光的小巷子里。

“不要停下。”那个外国青年的声音从前面传来。你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这么昏暗的地方认路的。你也不知道你们该怎么样才能甩开岛田家的忍者。你看得出来他们都是身经百战精英,不是仅仅练过一两招功夫的人能架得住的。如果你的奇门扇子还在,在这种敌明我暗的地方也许还能有奇效,毕竟那里面可是装备着毒针的,虽不能杀他们却能废掉他们的肢体。

你们忽左忽右地绕着,前面的人突然停了下来,你一个没来得及摔倒在地。爬起来时觉得身上好几处应该被擦破了,灼烧般的疼。

“快进去。”他催促着将你拉起来,往侧边一推。你一个踉跄,感觉自己将近是扑进了一个屋子里。

“杰西?”一个成熟女性的声音响了起来。你眯起眼睛适应了周围的光线后,看到了一个身着蓝色制服的女性正扶着门边那位快要跪倒在地上的青年。

“安娜,快点把我的雪茄拿来,我受不了了。”就在他说着这不着边际的话的同时,你看到他右大腿附近的衣服变了颜色,右胸口的衣服也有同样的一大片。

血,这是你第一个闪出来的念头。

“这么多血……杰西,你伤口又撕裂开了吗,我还在想你怎么这么久还没回来。”那位叫安娜的女人架着杰西将他靠在茶几边上,开始扒他的上衣。你赶紧转头,青年深褐色的胸毛闪过你视野,尴尬至极。

“噢,安娜,人家小姑娘可受不了这种场面。你好歹跟她说一声。”

“对不起,你是说流血还是扒衣服?”你在心里嘀咕着,而安娜并没有吭声。

“呃!请你轻点。”杰西的声音又响了起来。你根本不知道身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闭嘴。忍着。”

“唔。”男性青年的嘴边蹦出了一声哼哼。听起来很疼。

“现在我可以去拿我的雪茄了吗?”

“在你衣服穿好前不许动。如果你不想之前的伤口又撕裂开了的话,就好好让我包扎。”

一阵子后,伴随着衣料的摩擦声,那位叫做安娜的女性跟你打了声招呼让你坐到椅子上去。你这才看清楚她的正脸。她左眼下方有一个刺青,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你曾在古埃及的文物图册上看到过类似的标志。安娜凑了过来,检查你暴露在外的皮肤。她的眉骨高耸,形成的阴影打在她的眼窝上,睫毛像是羽毛般浓密卷翘,唇形也特别性感。即使到了这个年纪,她的皮肤依然很有光泽感,仅仅有一点鱼尾纹在眼角。这位医生年轻时一定是个大美人,你这么在心中感叹道。

“安娜,你不知道,这可是那个1371。”杰西终于摘下了他那滑稽的帽子,你看到他换了一身衣物,虽然依然是跟之前差不多的印花长袖和裤子。

安娜正在帮你上碘酒消毒的手抖了一下,这才抬起头认真观察起你的脸。“杰西,你都做了什么,现在就把她卷进来。万一失败,上头怪罪下来你和我怎么担当得起?”她还没说完就急急忙忙跑到茶几边,对着电脑键盘一阵敲。

“这不没什么事吗,我还冒了生命危险救了她,不然我也不会在膝盖上多了一个伤口,还弄得旧伤口撕裂开了。”杰西一边找着他的宝贝雪茄,一边无奈地解释道。

对于你来说,你觉得这个“1371”应该说的就是你,但是为什么这么玄乎,给自己取了个代码。难道你现在误入虎穴了?这两个人背后的是什么组织?岛田家的忍者部队为什么又会追着那位叫做杰西的青年?还没等你问,安娜先开了口。

“女孩,这么晚了你是怎么遇到杰西的?”你面前的仿佛不是一个医生,而是一个为女儿晚归操心的母亲。

“我……我在马路上遇到他的。”你莫名地不舒服起来,这样‘关心’自己的人真是少有。

“我从歌舞伎町那里回来,正好遇到了她。”杰西点燃雪茄吸了一口,插话进来。

“这么晚你为什么从神社出来,你父亲岛津没跟你说过不要出神社吗?”

尴尬,你的父亲大人还真没有告诉你不能出神社,他可能没想到会有这么多事。等一下,这个女人也认识父亲大人,他们和父亲还有岛田家到底是什么关系,你已经搞不清楚了。这个杰西说他是父亲的商业合作伙伴,还救了你,但是同时他又被岛田家追杀,父亲还让你要效忠岛田家,更别说那个1371和104代号。你感觉有点绕不过来了,站在自己的立场上的话,能得到的结论就是要么眼前的两个人是敌人,要么岛田家才是大Boss。

“你们……要对我做什么吗?”你忐忑地问道。

“当然不会,亲爱的。你看起来跟我女儿差不多大,我都想把你收作女儿呢,怎么会害你呢。”安娜一边收拾着医疗药物,一边笑着说。杰西坐在沙发上吐着云雾,“我也暂时不想让计划太快泡汤,所以你的安全可是得到充分的保障的。”他也提供了保证。

“忍者们不会找到这个地方吗?”

“我们门口都设了光学迷彩,想找到这里,那可是一个词,难。”杰西解释道。

总觉得突然安心下来了还是什么的,你的眼皮突然开始打颤了,睡意席卷潮水般袭来,一声哈欠没来得及抑制住,你就失去了意识。

————§————

刚醒来的你,头昏脑涨,天地仿佛都在转,一时不知道自己身处何处。你紧皱着眉头,使劲眨了眨眼,才看清楚四周,大概两秒之后才反应过来,自己竟回到了神社的住处。

克服着身上的酸痛,你坐了起来。这种感觉你已经很多年没有体会到了,肢体的记忆让你想起来最初习武的时候。啊咧,自己怎么回到这里的?杰西和安娜?你的记忆里浮现了他们的脸。自己怎么了?

就在你试图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踉跄让你直接往一边倒了过去,你叫出声,下意识抓住边上一个实物才没有整个人摔趴在地上。自己居然穿着木屐就这么睡了。两个念头依次以不可计的速度闪过你的脑海:“疼”,“不疼”。

一扭头,白色的布料扫过你的鼻子。你被右手感应到的温度吓得一颤,脑海里的警报肆虐。你在下个瞬间倒吸了一口气,手脚并用向后蹭,远离这片区域。

“你!打算做什么啊?”一声语气极端的质问差点把你吓得说不出话。

“你你……你才是,在这里,做什么……”你坐在地上警惕地盯着靠着衣柜坐在垫子上的白衣忍者。他眉头紧皱,银色的护额反射着少许从窗帘透进来的阳光,绿色的发丝在空中晃动,鹰一样的眼睛盯着你。

“哈?还不是被你折腾的?”他抽出一只手指着你,另一只手环抱在胸前,仿佛生气了。

“言灵的事?”你脱口而出。

“……不是。是别的事。”他双手胸前交叉,镇定下来,认真地盯着你。

“抱…抱歉??我难道……还对你做了什么吗?”你本能地双手护住前胸,身体缩了一下。

“噗……”岛田源氏一副又气又想笑的样子。“啊,是啊,你真的好过分啊。”

“我,我……我做什么了?”天啊,源氏究竟在说什么啊,天啊,你一个女孩子怎么会对他做些不该做的事情啊。

一样物品从天而降砸向你,你条件反射地伸手去接。“诶,手机?”你紧张地看着手心的东西。手机上红绳连着的小猫铃铛瞬间将你从让人脸红的臆想中拉回现实。岛田源氏没有说话,仿佛在等你开口。

你将画着三脚猫的铃铛握在手中,脸上仿佛被人打了一样辣的疼,心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就是“糟了”!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嗯?”源氏的语气让你听不出他到底是生气了还是在嘲笑你。

“レイ……”

这一声呼唤仿佛解开了你尘封多年的记忆。那年夏天空气里源氏身上的味道,你们清脆的笑声,冰凉的刨冰,还有嘈杂的游戏厅里触碰的燥热,五感统统被唤醒。你手心握着的铃铛颤了一下,发出闷响。

下一刻,源氏掏出了他的手机,按了按屏幕。你的手机一震。

“新信息:Genji”

你看了源氏一眼,他用眼神指示你看手机。你颤颤悠悠用指纹解了频幕锁,点开那条信息。

“早上好,你到底是谁?”

你鬼使神差地点了回信的按钮,但是看到空白的屏幕,你才知道你不知道该怎么回复。

“我……”你悄悄抬头,看着眼前已经变得陌生的青年,欲开口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

“你知道你凌晨的时候晕倒在神社后山吗?”

“诶?”

岛田源氏突然更改话题让你一时不知道该给出什么样的反应。

“啊——把你偷偷搬进来真是累死我了。”他仿佛松了一口气似的,双手叠放在脑后,换了个姿势坐在垫子上,语气也柔和了起来。“我还从来没见过睡得跟死了似的的人呢。”

“???”

“你有在听吗?我在说,你啊,真的睡得跟死人一样,怎么动你都不醒。要不是你还有鼻息,我都要被你吓到了。”“昨晚明明那么大力地挣扎,结果那个时候就听话得不行。我也真是来错了时间。”你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得听着源氏不停地抱怨。他的嘴角勾起浅浅的笑容,仿佛在回忆当时的情景。“本来想要下手的,不过我竟然忍住了。”

“什么!?你这个变……”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唯独听到这种事你就会反应很大。

“别这么大反应好吗,我除了把你背回来,什么都没做啊。”源氏摊了摊手。也许是你的错觉,你觉得他看你的眼神温柔了许多。

“对不起……万分感谢。”你小声地说道。

对不起——是对于你一声不吭人间蒸发的行为道歉。道谢——是为源氏没有对你视而不见的行为,当然也包括没有对你下手的事情。

“你的本名是什么来着?”他眯起眼睛问道。

你犹豫了一秒,将目光转向手机屏幕,默默按下按键写道:“绮礼(きれい)です。”

岛田源氏的手机震动了一下,他打开了你的短信。几秒后你的手机收到到一条新信息:

“有趣的名字。怪不得你用‘レイ’作为别名了。”

你看完消息,岛田源氏站了起来,他向门口走去。你从地上爬起来,心里仿佛有很多的话想要说,然而话到了嘴边又被生吞了回去。

源氏仿佛察觉到你的感情,转过身。“祈雨祭之后如果你有空的话我们再私下叙旧吧。我还没跟你算清这笔账呢。”

“是。我也有同感呢。这次谁都跑不掉。”

盛夏早晨的光从门口照了进来,源氏听到你别扭的语气,笑容一瞬间绽放开来,他的眉骨在他脸颊上落下阴影,金属忍者头带在金色阳光中闪闪发亮。是的,一如多年前那个让你落入情网的那个温柔的王子。

评论(17)
热度(33)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