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百恋歌】三、空晴似雨日渐斜阳(敏感字重发版)。bg文,源氏x你

已发章节:楔子 + 一、情窦初开芳心暗许。

                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我不就是改了些错别字吗,就被lofter删了,去他妈的敏感词。

第四章只能发图片链接:http://celes7ine.lofter.com/post/1cd36bb5_f3d7561

————————

三、空晴似雨日渐斜阳

“今年春夏雨水不顺,为了秋天让周边有好收成,岛田大人打算在富士山举办一场祈雨祭。”某一日,岛津家主坐在餐桌边这么说道。你不以为然静静挑着鱼刺。母亲轻轻咳了一声。你一抬头,正好对上父亲的目光。你放下筷子正襟危坐。这种时候一般就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要公布了。

“你也渐渐长大了,家族的事情你也要开始参与。祈雨的神乐舞,由你来跳。正好也可以借此机会向其他人公开你的身份。”

“真的要这么做吗?”母亲稍微有一点担心。

“这是个好时机,不能错过了。”父亲低声说。

你沉默了一下。从未有外人知道你就是岛津家的长女。偶尔,父亲大人工作上有来往的人会来家里,那时你都会被禁足在房间里。这当中肯定是有原因的,但你几次尝试向父母询问,都遭到了拒绝。一直以来若不是你自己偶尔偷溜出去玩,完全可以说是一个被圈养在深闺的少女。

单单是想象着自己站在舞台中央,所有人的目光齐齐看着,就让你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敢问父亲大人,为什么不请神社的巫女来跳呢,由我主导的话难道不会让岛田大人不信服吗?”你疑惑地看着父亲。他显然没有料到你会这么问。

“岛田大人那边我已经打好招呼了。你就当是为了家族就行。”他并没有回答你的疑问。

餐后,你托着下巴盘着腿坐在水池边上看书。听下人说,神社的人很快就要来接你了。就在你叹气的时候,一旁的小木桥传来了轻轻的脚步身。一个倒影出现在水面上。倒影中的人头发已经花白,但是双目依然炯炯有神,皮肤也保养得当,看起来只跟四十岁出头的人差不多。

“下午好,师傅。”你用英语向来者打了声招呼。对方朝你点点头。前不久乳母离开之后,与你比较亲近的人只剩下这位来自中国的武术老师。

 “师傅,你听说了我要去做两周的巫女的事了吗?”你继续用英语说道,“虽然我是出生于管理神社的家庭,可是我毕竟不是雨神,为什么一定要我去跳?”你练功服上的穗子跟着春风一起拨动着水面。

师傅在石凳上坐下。“你父亲有他的想法,我无权猜测。但是,你觉得这件事情有让你吃亏吗?”

“倒是没有,可是我实在是不想面对那么多人。”你知道你并没有说实话。“我……唉……”

师傅摸着山羊胡笑了几声,“能者多劳。”

师傅虽然知道你的身世,但毕竟不知道你心里的小秘密——你只是不想面对岛田家的人而已。

提起岛田家,四年前的那件事之后,你根本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岛田源氏。虽然后来又重新把他拉回白名单,可你再也没有收到他任何音讯。你们的联系停在了他最后的询问和道歉短信上。当初由于对自己不熟悉的事情感到恐慌和羞涩而造成的苦果,只能自己吞下去。在那之后,你就再也没有在游戏厅里出没了。曾有几次在街上远远地看到他,你都慌忙躲到了小巷子里。但是时间一沉淀下来,这才发现自己是无法欺骗自己的感情的。光是想起岛田源氏,你的心仍是止不住地颤动。

“我……我真的不想去。”你脑中浮现出一个露天舞台,自己站在上面,而源氏就在坐在你的面前直勾勾地看着你。光是想到这里,你就眼神闪躲,面露羞涩。你掐了自己一下——瞎想什么呢。

以你现在的样子,他肯定认不得你就是那个总是跟着他身后的レイ,毕竟亚洲四大邪术中的化妆术你可是在乳母的帮助下练得炉火纯青。再说了,自己的体态自那时已经发生了很大的改变。岛田源氏想要认出你,除非他有神相助。

“如果你静不下来,可以默念九字真言。”师傅看到你魂不守舍的样子如是说。

“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你摆弄着那套在动画里看到的忍者的手势。

“不对!我是怎么教你的?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前行’。以后少看那些乱七八糟的。”

又被骂了。你吐了吐舌头。师傅没有幽默感,你再清楚不过了。

————§————

教你神乐舞的是一位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古典舞舞者,名字是本田雪风。她的身上充满了浓烈的香水气味。你觉得她与你的气场天生不合,而她对你也是严格到鸡蛋里面挑骨头的境界,基本上说是故意刁难也不差。你的基本功扎实,但是肢体的摆动僵硬,不是过于有力就是如同机械,丝毫没有流水般的优雅。本田小姐看到不合格的姿势就是一板子打在出错的部位上。你一开始咬着牙闷着,但打多了,你就实在忍不住了。在神社的道场,旁人听到最多的就是你们的争吵。

“知道不知道,你只有两周的时间,却要学会两种舞蹈。那就是说你一周必须要精通一种!”拿着戒尺的本田小姐看着累到赖在木地板上的你。

“我觉得我已经跳得可以了,可是你一直在吹毛求疵。”你愤愤地说道,捡起地上的水瓶豪迈地灌了一口。

本田小姐不满地瞪了你一眼,“你看好了,刚刚那个地方,你应该这样跳……”她将戒尺换至右手比作你手中的扇子,尖端斜朝下,放在小腹前一寸位置,左手上抬到前方水平线七十度左右。她数着拍子,右脚后撤缓缓屈膝重心后移的同时,左手缓缓下降到肩水平线下四十五度,左脚并拢后左臂又渐渐上抬回原位。接着左脚快速往侧后方点去,微蹲,全身缓慢右转,转到1点钟方向开始加速,左手再次下落,指尖的轨迹像是画一条旋转下落的彩带。流畅地完成三百六十度旋转后,双脚合并身体站直,左手按在腰部,右手握住打横的戒尺上抬与肩持平。

无论看多少次,你都能感受到本田小姐对于微小的细节的控制已经到了一个尽善尽美的境界。整个动作优美如水面上舒展着翅膀的天鹅而且还干净利落。你安静地凝视着舞者。

本田小姐一副嫌弃的眼神看着你。“你以为你跳得好了,但是你的身体的柔软性远远不够,跳舞不是随便挥几下胳膊就可以了的事,你要带入感情。比如你要祈雨,那么就带上你那颗对神明崇敬、虔诚的心。”

你歪歪嘴角,心里只嫌累。一个动作慢吞吞做上十几遍,还要踩着节奏,小腿跟部都蹲酸了。干脆坐在地上不起来算了。

“你这种千金小姐的态度我最见不得。平日里在家里惯的吧。”

这一句话倒是说到你的痛处了。惯?什么惯?除了师傅,几乎没人说话没人管。当年刚开始习武的时候,也是被第一个师傅打着过来的。自己想要个好看的装饰品都只能等到生日。平日里整天只能穿着练功服,就餐的时候还要换上和服,举止端庄。平时往街上跑还要偷偷摸摸地生怕被人看见。买便服都还是用的师傅在中国春节时给的那点儿利是钱。

青春期的少女心思细腻,满肚子苦水都要泛滥成灾了。

“第一周结束后上面的大人物要来查看进度。你还不赶紧努力。到时候我可是要跟着你吃亏。”本田小姐仿佛是真的着急了。

你稳了稳额头上的运动发带,挣扎着站起来,心里纵使有一万个不愿意,也还是对上面的大人物忌讳得很。吐了口气摆好姿势,你感觉到左上臂已经开始酸痛了。小腿的韧带也很不舒服。

道场外的树上两只知了的声音交叠在一起,吵得人不得安宁。你看着道场外白得晃眼的午后阳光。啊,这个季节真想在空调房里面睡午觉啊。

————§————

正如本田小姐所说,大人物要来参观的日子终于到来了。你的父亲一大早就抵达了神宫。你把第一周学的舞跳给他看。他全程没有说任何的话,只是正坐在道场里。你跳完了,跪坐在他面前。你知道刚刚有几个姿势重心有点不稳,心里嘀咕着要怪就怪那足袋有点不合脚。

良久,岛津家家长开口了,“你觉得你刚才跳得如何?”

“还有……很多要改善的地方。”你微微体前屈心虚地答道。

“我以为你平时已经很懂事了,很多事并不需要我来管了。”

“万分抱歉,父亲大人。我今后会尽力的。”你机械地说道。

“きれい……你知道为什么我让你改叫这个名字吗?”

你摇头。

“虽然说写作“绮礼”,但是同“綺麗”二字。就是希望你能把任何事情做得漂亮。它的发音清脆,是希望你能做事干净利落。”父亲一边说着一边在空气中写着。

“是。”

听到这里你已经开始感到羞愧了。

父亲大人闭上眼。“你要明白,你现在是岛津家宗家唯一的孩子。我一辈子跟着岛田家辛辛苦苦决不是为了让你在众人面前给我丢脸……”

你静静地听着,却芒刺在背。

“我希望你再一次明白,这件事会关系到你自己以及整个家族的荣誉,你一定要重视起来。今天下午,岛田大人也会来。你再好好准备一下。”

如果说此刻有一座悬崖在旁边,你一定会选择跳下去。自作孽,不可活。你记得这句来自中国的古话,你的师傅曾无数次用它数落过你。

“令媛并不是跳不好,”一直正坐在一旁的本田小姐发话了。“她只是没有理解舞蹈的精神,任何舞蹈都有其含义。而舞者应该带着那份感情,用肢体语言表达出来。”

现在说这个有什么用呢,你已经跳成这样了,你想表达也表达不出来啊,干着急。一阵沉默降临在道场中央。

“本田小姐,不知能否让我跟我的孩子单独说一会儿话?”家主再次发话。舞蹈老师起身退出了道场。

你的头低低地垂着,只听到父亲大人深呼吸了一下。

“绮礼,这么多年了,我从来没有跟你谈过……就是将你抢来做了我的孩子的这件事。”

“抢来什么的,我从来没有这么想过。”你诚惶诚恐。当初你的血亲收了好处,是主动放弃你的。古传一个神社本不能有两个继承人,你其实只是来自一个意外,若不是岛津家主收养了你,你现在不知道身在何处。

“我原本是想等你再成熟一点的时候跟你说明,可是也许你越早明白越好。”岛津家家主皱起眉头。

“你知道的,当初有一位卜命师让你成为我的女儿。但是,我的目的并不是让你来延续我这条血脉。”

“那个时候,卜命师预言了岛田家将在未来面临重要的转折,而你是他所预见的未来中重要的一环。现在种种踪迹已经表明事情已经到了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的地步。”

“这是我身为岛津家家主的命令,也是我的请求,你从现在开始,到未来,要跟我一起帮助岛田家度过这个困难。”

父亲大人说到这个份上,你想拒绝都没有办法。你明白父亲大人对你的养育之恩,虽然他最终只是为了岛田家才养了你。这么多年你似乎也明白父亲的忠心,你曾看到他多次负伤归来。你大致听说过,花村就是建立在非法军火生意之上的。自己发自内心对于岛田家的势力是抵制的,不论是否喜欢他们家的岛田源氏。

“迟迟不回答是有疑问吗?”

“不敢。我知道岛津家能有今天的荣华富贵,全靠的是岛田家。父亲的养育之恩我也知晓。我不会做忘恩负义之人。”你知道一直以来这位严厉的父亲不喜欢你的任何质疑,他生起气来的恐怖你不是没有领教过。

“此次祈雨祭意义重大,我们要趁此机会向岛田家表明我们的立场。你的成败关系到整个家族的命运。明白了吗?”

“是,明白了。”你向着父亲行了个礼。

当下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评论(20)
热度(30)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