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喜欢源氏x天使的,请不要关注我。

【百恋歌】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bg文,源氏x你

已发章节:楔子+第一章

【百恋歌】这篇大致是按照你与源氏成长的时间顺序写的,每一篇的年龄都会比前一篇要大一点,中间会插入一些回忆杀或者别的。第二章依然是源氏与你小时候的事情,大致年龄相当于初中生左右。第三章已经起草完毕,由于第三章并没有你跟源氏的互动,所以第三章和第四章我会同时放出。大概要等5天后了吧。第四章估计会有紧急刹车,原谅我这从没写过肉的欧捏桑。

 @远洋远洋 感谢我家妹纸帮我审文。

我还是比较喜欢先抑后扬。下面开始正文。

————————————

二、落花有意流水无情

自从岛田源氏知道你就是那个打败自己无数次的“レイ”之后,一有空闲就在游戏厅守株待兔,但凡遇到你,就缠过来一决高下,弄得你根本没有精力去玩自己喜欢的游戏。没错,你的精力都用去克制紧张和心跳了不是吗?

有的人就是这样的吧,难得棋逢对手于是便惺惺相惜了起来。更何况,你根本没法拒绝他的邀约,因为你怕仅仅是一次的拒绝会断绝了这来之不易的缘分。一段阵子内,你与岛田源氏竟被称为花村游戏厅屠榜双煞,在双人游戏中战无不胜,单人游戏中则两个人相互较劲,围观人群众多。岛田家二少爷多了一个小弟的事情人尽皆知。

实际上,除了教你近身战的师傅和把你当成自己女儿的乳母,再也没有人能像源氏一样亲近你。在他凑过来看你玩游戏的时候,在你转头的瞬间,好几次你的嘴唇从他的护额擦过。他看得入迷的时候还把胳膊肘架在你肩膀上。紧张与羞愧心作祟的你一开始曾条件反射暴力十足地将岛田源氏用防身术按在游戏机上,时间久了你便开始享受这样的暧昧。

你知道他身上附着的熏香,唇齿间透露出浅浅的茶叶气息。你的少女心早已经迷失在那个叫做岛田源氏的迷宫里无法回头了。你躺在床上扯着被子比划着,嗯,对,他的肩就是这个宽度,靠过去,爱慕之情充满了你身体的每个角落。然而,这份奇怪的友谊有一种副作用。你对他的感情分量比他的重了太多,你想要的,无论是最初还是现在都是他的喜欢而已。然而,万一有一天他发现了你的女儿身,这后果的严重性是你无法想象的。

你担心他每次称兄道弟似的用手勾搭上你的肩膀,是不是能感受到你胸腔里那颗炽热的心在有力地跳动。随着初潮的来临,你身体的变化更是让你恐惧。声音,体态,体味,你不得不为隐藏这一切而烦恼着。每次出门前你沐浴修容焚香,但是唯独声音的改变是很难掩盖的。你开始后悔,为什么仅仅为了贪恋那一点的亲近而没有早点说出来自己的身份。十几个月过去,再想要开口已经不可能,忧虑在你心中迅速增长。

————§————

“噢,我知道你来了レイ。”

虽然你有发短讯告诉他今天会来,但是在这么嘈杂的游戏厅里岛田源氏竟然在你刚走近他身边一米范围内就知道你来了。难道是脚步声的问题?还是每次焚香的气味太浓了?你闻了闻自己肩膀上的气味。他身边的女生们兴奋起来,有的喊了声你的化名,有的盯着你开始低声议论些你不知道也懒得知道的事情。

“你的身体还好吧?最近几个月你怎么都不来游戏厅了,就我一个人玩真没意思。”源氏松开摇杆,按了抓娃娃机前的黄色按钮,扭头看了你一眼。收回目光后,他蹲下身把洋葱小鱿从盖子里掏了出来扔给了边上的女孩子。他与你对视的时候,你的心脏依旧大力地跳了几下,但是随后便平静了下来。每次特殊时期你都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躲在家里不出门,想要见到源氏的心情也只能悄悄压抑着。

“Come on~”源氏一站起来就向你张开双臂正面扑了过来。你惊得捂住胸口下意识从他身侧空隙钻了过去——在他碰到你的上身之前。

“什么嘛,还是老样子。来个久违的拥抱都不行。”你还没站直,背后一个结实的臂膀从侧面夹住了你的肩将你牢牢固定在他身前。你几乎只差要把心脏吐出来了。隔着薄薄的衬衣,他的胸肌正有力地起伏着,如果他的手臂再往下走一点,也许能察觉到你为了掩盖发育的胸部而缠了绷带。“放开我Genji,不然我不客气了。”你试图挣扎,但是没有想过自己竟完全被禁锢住了。三个月前你就感觉到你们的力量差距开始迅速增长,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被拉开了差距。

“你总是跟个女孩子一样害羞什么啊?”他的气息吹拂在你的耳朵边,声音中带有了少许的成熟男性的气息。你感觉到你的肾上腺激素疯狂地分泌着,要不是你为了女扮男装而涂了厚重的底妆,就凭你那层薄薄的皮肤,一下子就露馅了。

“真是的,拿你没办法。”他松开你,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你的头顶,只当是对小跟班的疼爱。你羞得僵在原地半天没动。源氏只好拉着你的袖子,拽着你走,“老板新进的那个对抗球你还没玩过吧?走,让你欣赏一下我的神操作。”

就在此时,一个女孩子站出来,一副必死的表情,双手紧紧抓住裙子。“那……那个,岛田君,你还没有帮我抓薇薇公仔呢。答应好的……”

源氏停下了脚步,你抬起的脚刚刚落地。他抱歉地看了你一眼,又看了迷妹一眼。松开手中的衣服。“啊哈哈,抱歉啊,看到好友就忘了这件事了。说吧,想要哪个,帮你们抓到为止。”你看到岛田源氏被她们围在中心,仅仅露出个头,笑得没心没肺,说着漂亮话哄着他的粉丝们。自己只不过是窝在家一周没出门,他身边就又多出了好几个迷妹。你突然想起来以前的一个幼稚的想法。如果自己是个男孩子,长得又足够帅,就可以将迷妹们吸引过来让他们围着你团团转,这样她们就不会总是缠着岛田源氏了。

你叹了口气,看着娃娃机前的那堆人。无论过了多久,你还是会嫉妒她们。表面上越平静,心里的钝痛越清楚。别的女孩子都有源氏送的小鱿,唯独你这个跟着他叱咤大大小小游戏厅的假小子没有。

“你一个男孩子也要洋葱小鱿,真是太好笑了。”他一定会这么嘲笑你的请求。

突然间,脑海里蹦出一个点子。你可以告诉他你有一个妹妹,求源氏帮忙抓一个洋葱小鱿送给她,其实是给自己。怎么这么多月都没想到呢,你敲着自己的脑袋。

————§————

“原来你有一个妹妹啊,可以啊。不过你先告诉我她漂亮吗?”源氏嘻嘻哈哈地从你手中拿了三个游戏币,指尖挠痒一样蹭过你的掌心。

“嗯……挺漂亮的吧。”你脑子一热。

“这挺好的。她比你小多少岁啊?”源氏追问着。

“啊?呃,小两岁吧。”你看着天花板,心里把自己与源氏的情况套了进去说道,反正他也不知道你多少岁,不会暴露的。刚说完,你的直觉就告诉你不太对劲。

“我跟你做朋友,你却跟我套信息!真够意思的!快点抓洋葱小鱿啊。”你握拳往他肩膀上用力锤了一下,有点不开心。

“哎哟哟,轻点儿,昨天这里刚被武术老师打青了。”源氏捂着被打的地方苦笑着。你的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了自己肩膀上的同个位置,仿佛那一拳疼在了你身上。“对不起,很疼吗?”你小心翼翼地问。

“哎,没事,这点疼算不了什么。我就是说一下而已。”他注意力放在了娃娃机里面的勾爪上。

就在你正要蹲下去拿小鱿的时候,源氏恶作剧心又起,他用膝盖顶住盖子,就在你的脸正前面。在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他蹲了下来,护额几乎要贴在你的额头上,嘴角弯弯勾起一个邪恶的弧度。天哪,凑太近了。他身上的属于半成熟男性的气息朝你滚滚而来。你屏住了呼吸。

“喂,先告诉我你妹妹叫什么呗。”他小声地说着。

你愣了一下。

“你想啊,你长得不错,你的妹妹应该也很可爱呢,哪天带来认识一下呗?你看怎么样?嗯?”

他见你没反应忙解释道,“我也不是要怎么样,就是你看我们这么要好是不是,我当然想要认识一下你家里的人。凭我们的交情,她想要什么都行……很多人想要都得不到呢。”

你盯着岛田源氏那看似人畜无害的笑脸,他的眼中似乎透露着你不太明白的神色。直觉告诉你是非常不好的事情。你的胃中渐渐仿佛翻江倒海,生理书上的内容突然在你记忆里复现。难道男孩子都是这样的吗,你不懂。有什么东西在你心里悄悄改变。你压制住了一巴掌扇过去的冲动,但却控制不了推过去的双手。

“哎哟,疼。不是……诶,怎么了?我刚开玩笑的!”

你站起来转身就走,全然不顾被你推倒在在地上的万人迷。

你听到身后的迷妹们的议论声。

“那些整天在岛田源氏周围转的女孩子们都知道他那副德行吗?”你一路奔到街道上,心烦意乱,“什么女扮男装啊,小说里都是骗人的!什么把妹妹当借口啊,真是脑残!!什么洋葱小鱿啊,不要罢了!!!”你在人潮里走着走着,“为什么我要喜欢上这样的人啊。”心里有点酸疼,胸前紧紧的绷带快要让你窒息了。

过去一年多共处的时光,一点点地在你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你们挤在一台跳舞机上,你控制右方向和前进方向,源氏控制左方向和后退方向,试图攻破最高难度的那首舞曲。排演多少次,着急他漏掉的节拍的你不知道因此踩了他多少脚,而身为岛田家二少爷的他却一点也没怪罪你。你没站稳的时候,他总是会从后面扶住你。

你还记得源氏通关失败却还在你面前强行装酷的样子,那一次他嘴里叼着一个棒棒糖,半边脸被糖块挤得凸出来,像是脸被人打肿了,一点也不酷,甚至让你觉得有点好笑。

游戏厅侧边的那家零食店也充满了你们的回忆。一篮子一篮子奇形怪状的糖果,如果有没法兑换出去的票可以拿去那里换零食。游戏币也可以拿去转门口的挂饰扭蛋。你总是能转到你想要的,然而源氏总是运气不好,他每次都说是老板娘的错。你抢过差点被源氏丢弃的那条挂绳,悄悄地带回家悬挂在你的手机上。

有一次,他为了帮几个玩游戏的低年级学生通关,让你帮忙拿着他吃了一半的冰棒,结果他自己乐得完全忘了这回事。你站在一边看着冰棒渐渐融化,却没有勇气去舔一口。你跟他抱怨说冰棒化了,他还缺根筋地说你可以帮他吃掉。当然,你并没有听他的话,而是半笑不笑地将手中的东西强行塞回他嘴里。那时候他懵住的表情你现在还记得。

还有一次你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是已经过了饭点,他却拉着你去吃刨冰,结果你胃痛不已。他还没心没肺地笑你:身体脆弱根本不像是习武之人。可是当看到你翻起大大的白眼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去帮你买了药。

你可以忍受他帮迷妹们抓娃娃,买东西,刷比分,因为你知道他并没有真的把那些当真,可是刚刚他那个眼神,就是看得你内心发凉无法呼吸。

你惊恐地跑回家,将身上衣服以及妆容都褪下,恢复了女儿身。经过镜子前,你仿佛又听到了岛田源氏那句充满欲望的话“你长得不错,你的妹妹应该也十分可爱……”你抚上自己的脸,如果要怎么样,你宁可是自己。你将伪装用的物品全部塞到了平时清洁工扔厨余的桶内,打开手机把岛田源氏拉入了黑名单。 

评论 ( 5 )
热度 ( 31 )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