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百恋歌】〇、楔子。一、情窦初开芳心暗许。bg文,源氏x你

完结大概中篇长度。受百恋歌歌词启发,章节名字就用了歌词只不过顺序不同。有OOC,某些脑洞由德川幕府及笃姬和源氏物语启发。文笔并不太好请见谅,实在是没粮吃憋得慌。BE HE还没决定,由于不太会写甜文,所以经常写着写着把HE写成BE了= =。没有写肉的经验,但是我会努力的。前几章都是你与源氏年幼的时候事情,所以暂时没有肉= =哈哈。

@远洋远洋 感谢我家妹纸的支持。

好吧,开始正文,希望你们喜欢。

 ——————————————————

〇、楔子

“不要留呜……一人”一阵寒意侵入你的身体,呓语中的你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双臂环抱于胸口,被子的边缘被你的手紧紧攒在脖子边缘。

“……别担心,我就在这里。”有人的手轻轻拂过你额前乌黑的头发,顺着你脸颊仿佛在描绘你的轮廓,最后停在了你的手边。你有意无意地蹭了过去,留恋着那个掌心划过的痕迹。

—————§—————

你,出生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山谷回荡着你尖锐的啼哭。

在你刚刚开始展现灵力的那个年纪,一群黑衣人接走了你。印象中亲生父母的最后影像是在神社门口,母亲靠在父亲身上啜泣,而父亲只是红着双眼看着你,你的哥哥躲在父亲的身后紧紧抓住他的衣摆。那一年的大雪来得特别晚,仅下了薄薄的一层。

“从今天起你就是岛津家的人了,你将要效忠的是岛田家族,明白了吗。”正坐于厅堂之上的人语气强硬有力,丝毫不让人有反驳的可能。岛津家族现任家长曾育有一子但是病逝于先天不足。你会成为他们的养女,仅仅是凭某位卜命师的一段预言。

辗转反侧已是开春,那年的樱花深深印在你的脑海中,你从未见到那么盛大的樱花群。记忆中的樱花一直是零星分布在山涧的,而花村的樱花皆是重瓣,簇成团,连成片。湿润的寒风吹过,点点花瓣在空中翻动跳跃,你站在剧场门口,终于知道别人口中的樱花雨是怎么样的。你激动又惊讶地抬头看着牵着你的乳母,正要开口说话,她却将修长的食指比在你的唇上。一列穿着黑色西服套装的人将剧场的出口隔出了一条通路。你转过头睁大眼睛从那些人的袖子缝隙看过去,两位稍微比你年长的男孩子跟在一位身着蓝黑纹理羽织的大人身后。在他们之后又跟着一群男女,那些人暴露在外的皮肤上纹了各式各样的刺青。他们的衣服上绣着不同的被称作“家纹”的图案。走在前面的男孩子正气凛然心无旁骛,蓝色的外套背后纹着两条首尾相衔的黑龙。走在后面的男孩子则穿着同样款式却是绿颜色的衣服,他还牵着一位款款向前走着的拥有大和抚子气场的女性。他们的衣服的织法与普通人穿的完全不同,你看不到任何拼接布料的接线,灯光照耀下,暗埋在纹理中的金线闪着点点光芒。你想起来幼时的童话故事中,只有天女的织物才会是这样的,引得你小小胸腔中的那颗心雀跃不停以为自己见到了神仙。出乎你意料的是,自己的养父母竟然也出现在队列中。

在你的成长过程中,严父请人教授了你礼仪与一切需要掌握的知识。但是他看你的眼神仿佛从来没有喜爱在里面,只是机械地完成一项任务一样。你不懂,后来也懒得去想了。“武家之人必习武懂武以备不时之需。”武士刀,不,太重了,刀柄也不适合自己那小而厚的手掌。忍镖,不,并不想整天夹带着一袋走来走去,你摇了摇头。枪、矛、戟、弩,更别说了。你想要的是易携带易伪装的武器。你在弓边上停了下来,目光延伸出去的地方架着一把扇子。你心中一动,开口问道,“父亲大人,恕我冒昧,我可以学习那个吗。”“中国的奇门兵器。”父亲大人眉头动了动,点头默许了。你在书房的古籍中读到过奇门兵器。你拿起了扇子一旁的暗器针,插入一尺长的扇子中,扇柄上一个螺帽大小的按钮则是发射器。

四季轮转,在你开始习武的第三年——十岁的那个初夏,你第一次成功偷偷翻过围墙。家宅仿佛就是一个鸟笼,你站在高高的墙顶,街道尽收眼底,在毫未涉世的你的心里激起了巨大的好奇。

 

一、情窦初开芳心暗许

“ちくしょう!谁又刷新了我的战绩呀!”一袭白衣橙色围巾的少年在薇薇大冒险游戏机前发着闹骚。不仅这个游戏,其他游戏也被刷新了记录。而每次的记录仅仅比他的分数高出一点点,这对他来说简直是耻辱,仿佛被人瞧不起了。“老板,这个レイ是谁啊?”少年看着计分面板上的字不服。

“老身不能说啊,岛田弟弟君你都问了无数次了,这是所有游戏厅的规矩。要是你们为了争这个分数而斗殴,那老身真可担当不起。”

“哼,那我自己查!”岛田源氏正处于12岁年少气盛的年纪,虽说已经过了狗都嫌的年龄,可是岛田家的弟弟君还不让人省心,较起劲来比谁都要厉害。第二天游戏厅一开业他就闯了进来,一屁股坐在四楼的凳子上,把腿翘到栏杆上,瞪着空无一人的游戏厅。他就不信逮不到那个屡屡破他记录的坏蛋。

然而,他守了一整个白天都没有看到可疑人物的出现。期间不乏有女孩子要他帮忙夹洋葱小鱿,但总不成就那么几秒之内就让那家伙从自己眼皮子底下溜走了吧。

“ちくしょう!那家伙怎么还不来。”岛田弟弟开始揉眼睛打哈欠了。抬头一看钟,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再不回去又要被兄长大人责骂了。没办法,打一局就走好了。他跳下楼在标有StormFight的街机前坐下,选了自己最拿手的角色。电脑AI模拟起レイ操纵的角色。

“那个……老板,今天我来晚了呢。请给我换24个币吧。”一个清脆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来。

岛田弟弟用眼角快速瞟了一眼来者。他的游戏已经开始了。脚步声离他越来越近,可是他无暇顾及,他的心里只有一个念想:这次一定要打败那个レイ。

“+100

+80

+100……”一个招式接着一个,计分板依据给予的伤害值记录着分数。

“-150

-80……”然而一股脑把所有技能都交了,角色MP不足,面对对面的猛攻己方角色的耐力值几下就被打空,根本扛不住,不过好在先攻角色的EX技能一般都是先充能成功。

“EX+999!K.O.”机器顶端的牌子开始闪光,哔哔响了起来表示新的记录达成。

“哈哈,你也不过如此!!”岛田弟弟兴奋地敲了那个机器一下,指着屏幕笑道,“那个レイ想刷我的最高纪录还早了点!!”然后欢快地在新分数边上敲上自己的名字“G-e-n-j-i。”

“Genji……”站在一旁观看的人说道,嗓音中似乎带着点不安。

岛田弟弟第一次听到除了自己的父母和兄长以外的人直呼自己的名字,还不用敬语,正要指责这个人无礼。

“……我可以请你一起玩一局吗?我玩了这么久还没试过跟人对战呢。”对方说道。

源氏抬头打量起走过来的人。第一个进入他眼帘的是对方腰间插的茶色折扇,来者在察觉到他的眼神的一瞬间将折扇转了个向,金色的光在边缘走动以至于某个纹路一晃而过。

“可以。”他拍了拍他身边的长椅,心里却暗暗思考这个人的来路。

碧色的长袖夜行衣配着薄如蝉翼的半袖羽织,随着人身体的摆动而光彩横溢,特殊工艺,绝非价廉之物。可此人衣物并没有……镶上家纹,这不禁让他思考着其中的缘由。

坐下来后,他发现对方跟自己差不多高,刘海下的五官还算精致,带有少许的习武之人的英气,可是身上还带着小孩子应有的乳臭味。乌黑的头发用金色发绳高高束起,左右各伸出一个向上翻的侧翼。

岛田弟弟察觉到身侧的人擦着手心的汗而趾高气昂地笑道。“你喜欢玩这个吗,以前都打到什么段位?1万还是2万还是3万?”岛田弟弟一边选着自己操纵的角色一边打探着对手的实力。没错,首先要在气势上压过对方才行。

“还挺喜欢的,不过没有你玩得好是当然的。”对方试了试摇杆,手在摇杆上稍微有点打滑,可能是手心出汗的原因。

岛田弟弟使坏一般地用食指和中指抵住右侧的人的摇杆不让它动,惊得对方的指头抖了一下,但也只是一下。“玩这个游戏的人手一定要稳才行呢。”他带着可惜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但是请尽可能不要手下留情。”含有挑战性的深褐色的眼眸透过刘海直直看进了源氏浅褐色的眼睛。源氏收回手。看来来者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了呢。这倒也是如了他的意,不用手下留情。

“堂堂正正的一决胜负吧!”

“同意。”

两个人同时按下了准备按钮……

————§————

你是什么时候喜爱上游戏的呢?

在那个盛夏刚刚到来的季节,蝉的叫声绵延不绝。你坐在拉面店的甜品车边上美滋滋地吃着菠萝味刨冰,写着巨大的“氷”的蓝白旗子在热风中舞动着。一丝异样从街对面的游戏厅里面传出来。

“岛田君,真的太谢谢你啦!这个洋葱小鱿我一定会超级珍惜的!!”

“我也是!!”

“还有我!我也会的!”

“岛田君!我还没有拿到洋葱小鱿,你怎么能就走了呢。”

“哎呀,太多人了,居然漏了你的,抱歉啊。不过这真的是最后一个了,我再不回家又要被骂了。”一个身影从游戏机厅门口走出来又折返回去。“老板,再要3个币!”他的声音干净有力。

“岛田?”你心里惊了一下,眼神透过玻璃门看到一群女孩子围着一个穿着纯白色忍者服的男孩子。

“婆婆,请问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堆女孩子围在游戏厅里?” 

“唉哟,你是不知道的,每次岛田家那个小少爷来到游戏厅都要发生这种事。还不是女孩子吵着让他帮忙抓玩具。”婆婆说完指着遮阳伞边上的柜子,示意你看。一个粉色的洋葱小鱿像是玫瑰花苞一样立在那里。“有一次他把所有零钱砸到游戏里,没钱买我这的刨冰,他手头上只有多余的娃娃,本来说是放我这里抵押,下次再还我钱。我也是嫌他麻烦,于是就没有收他那2份刨冰的钱,玩偶我给了我孙子和孙女各一个,还剩一个就放在这里了。不过我告诉他下不为例,无论钱花光了还是没花光。”

“噢……”你看着洋葱小鱿,它可爱地看着你笑,瞬间让你心里痒痒的。噢,这东西太可爱了,你也好想要一个。

婆婆看到你充满好奇的目光,叹了口气。

过了几分钟,主角从游戏机厅出来了。

“OK啦,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再不回去真的要挨骂了,没拿到的等下次吧!改天见!”岛田源氏背对着你朝游戏厅门口的众女孩子们挥手,那白底黑画的双龙家纹映入你眼帘。你撇开眼,心里对这种万人迷充满了唾弃。再偷偷斜眼一看,岛田源氏正朝你这边走过来。他的眉目间充满了自信,甚至高傲,面相精致,夕阳的照射下颧骨的阴影落在他的脸颊上,嘴角正因为胜利而微微上扬。他的气场让你一时没法把眼神移开。黑发由前往后梳着,头上戴着忍者特色的头带,金属部分在金色阳光中闪闪发亮,像是王冠一样,白色的夜行服的袖子经过了别样的磨破拉丝裁剪,左右手臂上分别缠着一层紧紧的白绷带,前一秒你还鄙夷着的人,在下一瞬间就让你想起小时候看的绘本上的白衣王子。他离你越来越近,你的心跳也不得控制地跟了上来。

源氏走过你身边,与你擦肩而过,你看到他的目光扫了你一眼。这让你的脸上透出一抹浅红。

“婆婆,请给我来两份刨冰,一份菠萝味,一份要草莓薄荷巧克力加芒果味混合的,有劳了谢谢。”

“臭小子!你又要拿回去整你哥是吧,你以为婆婆我不知道是吧。你要我生意做不好走人吗?枉我看着你们长大。真是让我操碎了心喏。”

“婆婆别生气,我不就开个玩笑嘛,我知道您人最好了,反正我就算是这么说,您也从来没有按照我说的配方做,当然除了第一次。”源氏了吐着舌头。

“臭小子,你就知道欺负婆婆我这种善良人。”婆婆话是这么说但是听得出来她并没有半点责怪之意。

一声窃笑不小心从你的嘴里漏了出来。

“你是岛津家的人?”源氏的声音在你背后很近的地方响起来了。

糟了,忘记了自己是穿着带着家纹的衣服出门的。万一让岛田源氏记仇了该怎么办。

“岛津家有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吗?我怎么不知道。”源氏的问话让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在心里祈求着八百万神明保佑,只要岛田源氏放过你,让你做牛做马都好商量。

“怎么不转过来说话?”你依然不敢动,生怕他记住你的脸。

“算了。”源氏拿起婆婆递过去的刨冰,从你身边绕过去走向岛田家的正大门。“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也是偷偷溜出来的。不过,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待太久的话,你的父母也会担心的,早点回家吧。”你一抬头正好对上了岛田源氏那双明亮的眼睛,想说的话语直接就被你咽了回去,因为那双眼睛中透露着的温柔,是你从未感受到的。你看着他背后的家纹,迟迟没有把目光收回来。

想要接近他,想要跟他说话,想要在他的身边,这样的心情一定就是初恋吧。就这样,你带着情窦初开的心,一旦有空就偷偷造访这家游戏厅,只求看源氏几眼。

你暗中买了几套还未绣上家纹的衣服,以男孩子的外表示人。这个桥段你在书中看到过,男孩子对于同性会更容易放下警戒心。

一开始你只喜欢站得远远地看源氏玩,看他认真的样子,紧张的样子,胜利的样子,你越看越心动,唯一不太喜欢的就是别的女孩子提的任何要求他都会答应。有一天你鼓起勇气买了游戏币尝试着玩了源氏平时喜欢的stormfight,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了。要说游戏和岛田源氏现在的你更喜欢哪个,你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你只知道,如果有一天可以与他齐头并进,就能更加接近他一点了。

————§————

……岛田源氏瞪大眼看着屏幕中间蹦出来的“YOU LOSE”两个词,他简直不敢相信,张着嘴半天说不上话。

“承让了。”你站起身擦了擦鬓角的冷汗,向座位上的岛田家二少爷鞠了个躬,心中仿佛有一只麻雀在乱蹦。

“你到底是……”

你重新坐了下来,在分数记录排名上敲上自己的化名“R-E-I——レイ”。


评论(6)
热度(34)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