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百恋歌】〇、楔子。一、情窦初开芳心暗许。bg文,源氏x你

完结大概中篇长度。受百恋歌歌词启发,章节名字就用了歌词只不过顺序不同。有OOC,某些脑洞由德川幕府及笃姬和源氏物语启发。文笔并不太好请见谅,实在是没粮吃憋得慌。BE HE还没决定,由于不太会写甜文,所以经常写着写着把HE写成BE了= =。没有写肉的经验,但是我会努力的。前几章都是你与源氏年幼的时候事情,所以暂时没有肉= =哈哈。

@远洋远洋 感谢我家妹纸的支持。

好吧,开始正文,希望你们喜欢。

 ——————————————————

〇、楔子

“不要留我……一人”一阵寒意侵入你的身体。呓语中的你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手臂环抱双肩,被子的边缘被你紧紧攒在脖子边缘。

“……别担心,我就在这里。”有人的手轻轻拂过你额前乌黑的头发,顺着你脸颊弧线向下,仿佛在描绘你的轮廓,最后停在了你的手边。你有意无意地蹭过去,留恋着那个掌心划过的痕迹。

—————§—————

你,出生在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山谷回荡着你尖锐的啼哭。

在你刚刚开始展现灵力的那个年纪,一群黑衣人接走了你。印象中,亲生父母的最后影像定格在神社门口。母亲靠在父亲身上啜泣,而父亲只是红着双眼看着你。你的哥哥躲在父亲的身后紧紧抓住他的衣摆。

那一年的大雪来得特别晚,仅下了薄薄的一层。

“从今天起你就是岛津家的人了,你将要效忠的是岛田家族,明白了吗。”正座于厅堂之上的人语气强硬有力,丝毫不让人有反驳的可能。岛津家族现任家长曾育有一子但是病逝于先天不足。你会成为他们的养女,仅仅是凭某位卜命师的一段预言。

辗转反侧已是开春。那年的樱花深深印在你的脑海中。记忆中的樱花一直是零星分布在山涧的,而花村的樱花皆是重瓣,簇成团,连成片。你从未见到那么盛大的樱花群。湿润的寒风吹过,点点花瓣在空中翻动跳跃,你站在剧场门口,终于知道别人口中的“樱吹雪”是何样洋洋洒洒又优美动人。你激动又惊讶地抬头看着牵着你的乳母,正要开口说话,她却将温热又修长的食指比在你的唇上。

一列穿着黑色西服套装的人将剧场的出口隔出了一条通路。你转过头睁大眼睛从大人们的袖子缝看过去,两位稍微比你年长的男孩子跟在一位身着蓝黑色纹理羽织的大人身后。走在前面的男孩子正气凛然,心无旁骛。蓝色的外套背后绣着两条首尾相衔的黑龙。走在后面的男孩子则穿着同样款式却是绿颜色的衣服,他还牵着一位“大和抚子”般的女性。他们之后又跟着一群男女,那些人暴露在外的皮肤上纹了各式各样的刺青,衣服上绣着不同的被称作“家纹”的图案。一行人的衣服的织法与普通人的完全不同,看不到任何拼接布料的接线。在灯光照耀下,暗埋在纹理中的金线闪着点点光芒。童话故事中,只有天女的织物才会是这样的。这引得你小小胸腔中的那颗心雀跃不停以为自己见到了神仙。只是出乎你意料的是,自己的养父母竟然也出现在队列中。

在你的成长过程中,严父请人直接教授了你礼仪与一切需要掌握的知识,但是他看你的眼神仿佛从来没有喜爱在里面。他与你的互动仿佛君主与臣子,与书本里描述的父女关系全然不同。你不懂,后来也懒得去想了。

“武家之人必习武懂武以备不时之需。”父亲如是说。武士刀?不,太重了,刀柄也不适合自己那小而厚的手掌。忍镖?不,并不想整天夹带着一袋走来走去。枪、矛、戟、弩,就更别说了。你脑海中闪现而过的是易携带易伪装的武器。你在弓边上停了下来,目光延伸出去的地方架着一把机械扇子。你心中一动,开口问道,“父亲大人,恕我冒昧,我可以学习那个吗。”“中国的奇门兵器。”父亲大人眉头动了动,点头默许了。你在书房的古籍中读到过奇门兵器。你拿起了扇子一旁的暗器针,插入一尺长的扇子中,扇柄上一个螺帽大小的按钮则是发射器。

四季轮转,就在你开始习武的第三年——十岁的那个初夏,你第一次成功偷偷翻过围墙。家宅不再是一个鸟笼,你站在高高的墙顶,弯曲的街道尽收眼底,毫未涉世的你的心里激起了层层涟漪。

 

一、情窦初开芳心暗许

“ちくしょう!谁又刷新了我的战绩呀!”橙色围巾一袭白衣的少年在薇薇大冒险游戏机前发着闹骚。不仅这个游戏,其他游戏也被刷新了记录,而且分数仅仅比他的高出一点点。这对少年来说简直是耻辱,仿佛被人瞧不起了。

“老板,这个レイ是谁啊?”少年不服。

“岛田弟弟君你都问了无数次了,老身不能说啊,这是所有游戏厅的规矩。要是玩家为了争这个分数而斗殴,那老身真可担当不起。”

“哼,那我自己查!”岛田大名的次子岛田源氏,正处于12岁年少气盛的年纪。虽然说已经过了狗都嫌的年龄,可是弟弟君还不让人省心,较起劲来比谁都要厉害。

第二天游戏厅一开业他就闯进来,一屁股坐在四楼的凳子上,腿翘到栏杆上,瞪着空无一人的游戏厅。他就不信逮不到那个屡屡破他记录的坏蛋。然而,一整个白天他都没有看到可疑的人物出现。

“ちくしょう!那家伙怎么还不来。”岛田弟弟开始揉眼睛打哈欠了。抬头一看钟,已经晚上十点多了,再不回去又要被兄长大人责骂了。

没办法,打一局游戏就走吧。他这么想着,在标有Storm Fight的街机前坐下,选了自己最拿手的角色。电脑AI模拟起目前冠军的レイ当时操纵的角色。

与此同时,一个清润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来。

“爷爷,晚上好,还没关店吧?可以帮我换12个币吗,我玩一会就走。” 

岛田源氏用眼角快速瞟了一眼来者但没有十分在意。他心里只有一个念想:总有一次一定要打败那个叫“レイ”的家伙!

“+100

+80

+100……”

一个招式接着一个,计分板记录着分数。然而一股脑把所有特殊技能都交了,角色MP变得不足,招式的效果开始变弱。AI随即便开始对源氏的角色猛攻。

“-150

-80……”

己方角色的耐力值几下就被打空,根本扛不住陆续的攻击,转眼间血量就只剩下四分之一。先攻角色的EX技能一般可以先充能成功,这一点源氏清楚,他等的就是那一瞬,以闪电般的速度按出终结技——“EX+999!K.O.”

机器顶端的牌子开始闪光,响了一声。

“哈哈,那个レイ也不过如此!!”岛田弟弟兴奋地拍了机器一下,指着屏幕笑道。“想刷我的最高纪录还早了点!!”他欢快地在挑战者分数榜边上敲上自己的名字“G,e,n,j,i——ゲンジ。”

“ゲンジ……”

一个声音念出了源氏的名字,嗓音中似乎带着点犹豫。

这还是岛田弟弟第一次听到自己的父母和兄长以外的人直呼自己的名字,而且没有用敬语。

“……我可以跟你一起玩一局吗?我玩了这么久还没试过跟人对战呢。”对方说道。

源氏抬头,打量起走过来的人,具体来说那也是一个孩子。

对方插在腰间的茶色折扇第一个引起他的注意。来者在察觉到他眼神的一瞬间慌忙将折扇转了个向,金色的光在边缘走动以至于某个不清楚的纹路一晃而过。薄如蝉翼的半袖羽织罩着碧色的长袖夜行衣,布料随着人身体的摆动而流光四溢。那绝非价廉之物,足以见得来者是有身家背景的。

古怪的是,此孩童的衣物并没有绣上家纹——凡是在他们岛田势力范围内的名门望族必须穿上带有家纹的衣物,这是规矩。

“……可以。”源氏拍了拍他身边的长椅,心里却惦记起这个人的来路。

陌生的孩子坐下来后,他发现对方竟跟自己差不多高。刘海下的五官还算精致,带有少许的习武之人的英气,就是身上还有着小孩子应有的乳臭味。乌黑的头发用金色束带高高扎起,左右各伸出一个向上翻的侧翼。

岛田弟弟察觉到身侧的人擦了一下手心的汗,于是立刻趾高气昂地笑道,“你以前都打到什么段位?1万还是2万还是3万?”他一边选着自己即将操纵的角色一边打探着对手的实力。

“嗯……也没有很厉害,不过我想我还是可以一战的。”那孩子试了试摇杆,摇杆上的手稍微有点打滑。

“玩这个游戏的人手一定要稳才行呢。”源氏心想着自己赢定了,带着可惜的语气说道。

“我知道,还请你尽可能不要手下留情。”对手含有挑战性的眼神映在源氏的眼底。

看来对方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了。

“一决胜负吧!”

“同意。”

两个人同时按下了准备按钮……

————§————

你是什么时候喜爱上游戏的呢?

在那个蝉的叫声绵延不绝的盛夏季节,你坐在甜品车边上美滋滋地吃着菠萝味刨冰。那写着巨大的“氷”的蓝白旗子在热风中舞动,一阵嘈杂从街对面的游戏厅门口传出。

“岛田君,真的太谢谢你啦!这个洋葱小鱿我一定会超级珍惜的!!”

“我也是!!”

“还有我!我也会的!”

“岛田君!我还没有拿到洋葱小鱿……”

“哎呀,太多人了,居然漏了你的,抱歉啊。不过这真的是最后一个了,我再不回家又要被骂了。”一个身影从游戏机厅门口走出来又折返回去。“老板,再要3个币!”男孩子的声音干净有力。

“岛田?”你心里惊了一下,眼神透过玻璃门看到一群女孩子围着一个穿着纯白色忍者服的小孩。

“请问婆婆,那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怎么一堆女孩子围在游戏厅里?”

“唉哟,你是不知道,每次岛田家那个小少爷源氏君来到游戏厅都要发生这种事。还不是女孩子吵着让他帮忙抓玩具?你看,这也是他抓的。”婆婆说完指着遮阳伞边上的柜子,示意你看过去。

一个粉色的洋葱小鱿像是玫瑰花苞一样立在那里。

“那次他把所有零钱砸到游戏里,没钱买我这儿的刨冰,手上只有多余的娃娃。本来说是放我这里作抵押,下次再还钱,我也是嫌他麻烦,所以干脆没有收他那2份刨冰的钱。玩偶我给了我孙子和孙女各一个,还剩一个就放在这里了。不过啊下不为例。”

你看着洋葱小鱿,它可爱地冲着你笑,瞬间让你心里痒痒的。噢,这东西太可爱了,你也好想要一个。婆婆看到你充满好奇的目光,叹了口气。

过了几分钟,主角从游戏机厅出来了。

“OK啦,今天就到这里了,我再不回去真的要挨骂了,没拿到的等下次吧!”岛田源氏背对着你朝游戏厅门口的众女孩子们挥手,白底黑画的双龙家纹映入你眼帘。

你扭头,心里对这种万人迷充满了唾弃,但又不知道为啥要偷偷斜眼。

岛田源氏朝你这边走过来。他的眉目间充满了自信,甚至傲气。夕阳的照射下,颧骨的阴影落在他的脸颊上,嘴角正因为胜利而微微上扬。黑发由前往后梳着,头上戴着忍者特色的头带,金属部分在金色阳光中闪闪发亮,像是王冠一样,白色的夜行服的袖子经过了别样的磨破拉丝裁剪,左右手臂上分别缠着一层紧紧的白绷带,前一秒你还鄙夷着的人,在下一瞬间就让你想起小时候看的绘本上的白衣王子。你一时没法把眼神移开。他离你越来越近,你的心跳也不得控制地跟了上来。

擦肩而过时,你看到他扫向你一眼。这让你的脸烧了一下。

“婆婆请给我来两份刨冰!一份菠萝味,一份要草莓薄荷巧克力加芒果味混合的,有劳了谢谢!”

“臭小子!你又要拿回去整你哥是吧,你以为婆婆我不知道是吧?你要我生意做不好走人吗?枉我看着你们长大。真是让我操碎了心喏。”

“婆婆别生气,我不就开个玩笑嘛,我知道您人最好了,反正我就算是这么说,您也从来没有按照我说的配方做,当然除了第一次。”源氏吐了吐舌头。

“臭小子,你就知道欺负婆婆我这种善良人啊。”话是这么说,但是听得出来婆婆她并没有半点责怪之意。一声窃笑不小心从你的嘴里漏了出来。

“你是岛津家的人?”源氏的声音在你背后很近的地方响起来了。

糟了,忘记了自己今天不巧是穿着带着家纹的衣服出门的。万一让岛田源氏记仇了该怎么办。

“岛津家有这个年龄的女孩子吗?我怎么不知道。”源氏的问话让你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你在心里祈求着八百万神明保佑,只要岛田源氏放过你,自己做牛做马都好商量。

“怎么不转过来说话?”他追问。

你低着头不敢动,生怕他记住你的脸。

“算了。”源氏拿起婆婆递过去的刨冰,从你身边绕了过去往岛田家城池的方向退着步子,“放心好了,我不会说出去的。我也是偷偷溜出来的。不过,一个女孩子在外面待太久的话,你的父母也会担心,记得早点回家。”

你一抬头正好对上了跟前岛田源氏那双明亮的眼睛,那双眼睛中透露着的温柔,是你从未感受到的。你看着他背过身向前小跑,迟迟没有把追随的目光收回来。“想要接近他,想要跟他说话,想要在他的身边”——这样的心情一定就是初恋吧。

只是在书中看到过男孩子对于同性会更容易放下警戒心,于你便托熟人从外地暗中买了几套还未绣上家纹的衣服,开始伪装以男孩子的外表示人,一旦有空就偷偷造访这家游戏厅。游戏厅中多是异性,这也算是保护自己的手段吧。你带着情窦初开的心,一开始只是站得远远地看源氏玩,看他认真的样子,紧张的样子,胜利的样子,越看越心动。直到有一天你鼓起勇气换了人生中第一枚游戏币尝试着玩了源氏平时喜欢的storm fight,然后就仿佛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般一发不可收拾了。要说现在游戏和岛田源氏你更喜欢哪个,你可能都没法下决定。

不过你知道,如果哪天可以与他齐头并进,就能更加接近他一点了。

————§————

……岛田源氏瞪大眼看着屏幕中间蹦出来的“YOU LOSE”两个词,他简直不敢相信,倒吸一口气半天说不上话。

“承让了。”你擦了擦鬓角的冷汗,向座位上的岛田家二少爷低头示意,表面看似平静,心中却仿佛有一串鞭炮在不断爆炸。

“你到底是……”

你重新坐了下来,在分数记录排名上敲上自己的化名“R,E,I——レイ”。

————§————

自从岛田源氏知道你就是那个打败自己无数次的“レイ”之后,一旦有空闲时间他就在游戏厅守株待兔,但凡遇到你了,就要一决高下,弄得你根本没有精力去玩自己喜欢的游戏。没错,你的精力都用去克制紧张和心跳了不是吗?更何况,你也没法拒绝他的邀约,因为你怕仅仅是一次的拒绝就会断绝了这来之不易的缘分。

有一类人,棋逢对手于是便会惺惺相惜起来,源氏就是这种人。几天后就跟你称兄道弟了。有一段阵子,你与岛田源氏竟被称为花村游戏厅屠榜双煞,在双人游戏中战无不胜,单人游戏中相互较劲,围观人群众多。岛田家二少爷多了一个小弟的事情人尽皆知。

回想起来,除了教你近身战的师傅和把你当成亲女儿的乳母,还真没有人像岛田源氏一样与你亲近。在他凑过来看你玩游戏的时候,在你转头的瞬间,他的护额好几次与你的嘴唇相擦过。他看比赛看得入迷的时候还曾把胳膊肘架在你肩膀上。紧张与羞愧心作祟的你一开始曾条件反射般暴力十足地将源氏用防身术按在游戏机上,然而时间久了你便开始享受起这样的暧昧。你知道他身上附着的熏香,唇齿间透露出浅浅的茶叶气息,知道他的肩膀的宽度。爱慕之情充满了你身体的每个角落。甚至你会想,如果自己真的是男孩子就好了。

随着初潮的来临,你的意识被惊醒。你的少女心早已经迷失在那个叫做岛田源氏的回廊里无法回头了,你想要的其实并不是友情,无论是最初还是现在你想要的都是他的喜欢。跟随着感情加深,不安变得越来越大。万一某天源氏发现了你的女儿身,这后果的严重性是你不敢想象的。身体的变化让你恐惧。声音、体态以及体味,你不得不为如何隐藏这与男性不一样的一切而烦恼着。

出门前你沐浴修容焚香,缠上绷带改变正在变得曲线的身线,但是唯独声音的改变是很难掩盖的。你担心他每次称兄道弟似的用手勾搭上你的肩膀,是不是能感受到你胸腔里那颗炽热的心在有力地跳动。你开始后悔,为什么当初仅仅为了贪恋那一点的亲近而没有早点说出来自己是女孩子的身份。

十几个月过去,再想要开口已经不可能。

————§————

“噢,我知道你来了レイ。”

虽然你有发短讯告诉岛田源氏自己今天会来,但是在这么嘈杂的游戏厅里岛田源氏竟然在你刚走近他身边一米范围内就知道你来了。是不是每次焚香的气味太浓了?你闻了闻自己肩膀上的气味。

源氏身边的女生们兴奋起来,有的喊了声你的化名,有的盯着你开始低声议论些你不知道也懒得知道的事情。

“你的身体还好吧?最近这周你怎么又不来游戏厅了,就我一个人玩真没意思。”源氏松开摇杆,按了抓娃娃机前的黄色按钮,扭头看了你一眼。收回目光后,他蹲下身把洋葱小鱿从盖子里掏了出来扔给了边上的女孩子。他与你对视的时候,你的心脏大力地跳了几下,但是随后便平静了下来。每次特殊时期你都以身体不舒服为借口躲在家里不出门,想要见到源氏的心情也只能悄悄压抑着。

“Come on~”源氏一站起来就向你张开双臂正面扑了过来。你惊得捂住胸口下意识从他身侧空隙钻了过去——在他碰到你的上身之前。

“什么嘛,还是老样子。来个久违的拥抱都不行。”你还没站直,背后一个结实的手臂从侧面夹住了你的肩将你牢牢固定在他体前。你吓到几乎要把心脏吐出来了。隔着薄薄的衬衣,他的胸肌抵在你背上有力地起伏着,如果他的手臂再往下走一点,也许能察觉到你为了掩盖发育的胸部而缠了绷带。“放开我ゲンジ,不然我不客气了!”你试图挣扎,但是没有想过自己竟完全被禁锢住了。三个月前你就感觉到你们的力量差距开始迅速增长,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就拉开了差距。

“喂,你总是跟个女孩子一样害羞什么啊?”他的气息吹拂在你的耳朵边,声线中带有半成熟男性的气息。你僵在原地肾上腺激素疯狂地分泌着,耳根辣辣的。要不是你为了女扮男装而涂了厚重的底妆,就凭你那层薄薄的皮肤,一下子就露馅了。

“真是的,拿你没办法。”他松开你,用另一只手揉了揉你的头顶,只当是对小跟班的疼爱。你羞得他放开你后半天都没动。源氏只好拉着你的袖子,拽着你走。

“老板上周新进的那个对抗球你还没玩过吧?走,让你欣赏一下我的神操作!”

就在此时,一个女孩子站出来,一副必死的表情,双手紧紧抓住裙子边。“那……那个,岛田君,你还没有帮我抓薇薇公仔呢。答应好的……”

源氏停下了脚步,你抬起的脚才刚刚落地。

他深褐色的双眸抱歉地转向你,又看向了迷妹,随即松开了手。 

“啊哈哈,抱歉啊,看到好友就忘了这件事了。说吧,想要哪个,帮你抓。”话音刚落,岛田源氏便被几个女生围在中心,仅仅露出个头,笑得没心没肺,说着漂亮话哄着他的粉丝们。

自己只不过是窝在家一周没出门,他身边就又多出了好几个迷妹。你突然想起来以前的一个幼稚的想法。如果自己是个男孩子,长得又足够帅,就可以将迷妹们吸引过来让他们围着你团团转,这样她们就不会总是缠着岛田源氏了。

你叹了口气,看着娃娃机前的那堆人。无论过了多久,你还是会嫉妒她们。表面上越平静,心里的钝痛越清楚。别的女孩子都有源氏送的洋葱小鱿,唯独你这个跟着他叱咤大大小小游戏厅的假小子没有。

“你一个男孩子也要洋葱小鱿,真是太好笑了!!”他一定会这么嘲笑你的请求。

恍然间,一个点子在你的脑海里蹦出。“我可以告诉他我有一个妹妹啊,求源氏帮忙抓一个洋葱小鱿送给她,其实是给自己。怎么这么多月都没想到呢?”你敲着自己的脑袋。

————§————

“原来你有一个妹妹啊,可以啊。不过你先告诉我她漂亮吗?”源氏嘻嘻哈哈地从你手中拿了三个游戏币,指尖挠痒一样蹭过你的掌心。

“嗯……挺漂亮的吧。”你脑子一热,这不是自赞嘛。

“挺好的。她比你小多少岁啊?”源氏追问着。

“啊?呃,小两岁吧。”你看了看天花板,心里把自己与源氏的情况套了进去,反正他也不知道你多少岁,不会暴露的。

“她有男朋友了吗?”

“没有、没有,怎么可能?”

刚说完,你的直觉就告诉你不太对劲。

“别问了,跟狗仔队一样。你倒是快点抓洋葱小鱿啊。”你握拳往他肩膀上用力锤了一下,有点不开心。

“哎哟哟,轻点儿,昨天这里刚被武术老师打青了。”源氏捂着被打的地方嗷嗷叫。你的手不由自主地放在了自己肩膀上的同个位置,仿佛那一拳疼在了你身上。

“对不起,很疼吗?”你小心翼翼地问。

“哎,没事,这点疼算不了什么。我就是说一下而已。”他开始把注意力放在了娃娃机里面的勾爪上。

源氏认真时的侧脸是最吸引你的。他的目光坚如磐石,剑眉微蹙,双唇微抿,脸上没了笑容却给人一种安定的感觉。

“咚”,洋葱小鱿落入箱底。就在你正要蹲下去拿小鱿的时候,对方突然起了恶作剧之意,他用膝盖顶住盖子,就在你的脸正前面。在你不知道他要做什么的时候,只见他蹲了下来,护额几乎要贴在你的额头上,嘴角弯弯勾起一个邪恶的弧度。天哪,凑太近了。他身上的属于半成熟男性的气息朝你滚滚而来。你屏住了呼吸。

“喂,先告诉我你妹妹叫什么呗。”他小声地说着。

你愣了一下。

他见你没反应忙解释道,“我也不是要怎么样,就是你看我们这么要好是不是,我当然想要认识一下你家里的人。你的妹妹应该很可爱呢,哪天带来认识一下呗?你看怎么样?我家可是这里的大户,凭我们的交情,只要稍微有点特殊关系,你们两个想要什么都行……很多人想要都得不到呢。”

你盯着岛田源氏那看似人畜无害的笑脸,他的眼中似乎透露着你似懂不懂的神色。直觉告诉你是非常不好的事情。你的胃中渐渐仿佛翻江倒海,有什么东西在你心里悄悄改变。你压制住了一巴掌扇过去的冲动,但却控制不了推过去的双手。

“哎哟,疼。不是……诶,怎么了?我刚开玩笑的!”

你站起来转身就走,全然不顾被你推倒在在地上的万人迷。

你听到身后的迷妹们的议论声。

“那些整天在岛田源氏周围转的女孩子们都知道他那副德行吗?刚刚他是那个意思吧?我没有想错吧?”你一路奔到街道上,心烦意乱,心里酸疼,胸前紧紧的绷带快要让你窒息了。“什么女扮男装啊,小说里都是骗人的!什么把妹妹当借口啊,真是脑残!!什么洋葱小鱿啊,不要罢了!!!”你在人潮里走着走着,“为什么我要喜欢上这样猥琐的人啊。”

过去一年多共处的时光,一点点地在你的脑海中浮现出来。

你们挤在一台跳舞机上,一人控制右方向和前进方向,另一人控制左方向和后退方向,试图攻破最高难度的那首舞曲。排演多少次,因着急他漏掉的节拍的你不知道踩了他多少脚,而身为岛田家二少爷的他却一点也没怪罪你。一旦你没站稳,他总是会从后面扶住你。

你还记得源氏通关失败却还在你面前强行装酷的样子,那一次他嘴里叼着一个棒棒糖,半边脸被糖块挤得凸出来,像是脸被人打肿了,一点也不酷,甚至让你觉得有点好笑。

有一次,他为了帮几个玩游戏的低年级学生通关,让你帮忙拿着他吃了一半的冰棒,结果他自己乐得完全忘了这回事。你站在一边看着冰棒渐渐融化,却没有勇气去舔一口。你跟他抱怨说冰棒化了,他还缺根筋地说你可以帮他吃掉。当然,你并没有听他的话,而是半笑不笑地将手中的东西强行塞回他嘴里。那时候他懵住的表情你现在还记得。

还有一次你肚子饿得咕咕叫可是已经过了饭点,他却拉着你去吃刨冰,结果让你胃痛不已。他没心没肺地笑你:“身体脆弱根本不像是习武之人。”可是当看到你翻起大大的白眼的时候,还是老老实实去帮你买了药。

游戏厅侧边的那家零食店也充满了属于你们的回忆。如果有没法完全兑换游戏奖励的票,便拿去那里换一篮子一篮子奇形怪状的糖果。游戏币还可以拿去转门口的扭蛋。那次挂饰扭蛋箱子,你转到了你想要的,然而源氏运气不好。他嘴上说着是老板娘的错,手上就要扔掉那个挂饰了,可是你急忙将它抢救了回来,强行说有残缺的也很好看,不能浪费,自此它便悬挂在你的手机上再也没有被卸除……

你可以忍受他帮迷妹们抓娃娃,买东西,刷比分,因为你知道他并没有真的把那些当真,可是刚刚他那个眼神,就是看得你内心发凉无法呼吸。

你惊恐地跑回家,将身上衣服以及妆容都褪下,恢复了女儿身。经过镜子前,你仿佛又听到了岛田源氏那句让你恶心的话“我家可是这里的大户,凭我们的交情,只要稍微有点特殊关系,你们两个想要什么都行……”

“我根本没有妹妹!我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你气到将伪装用的物品全部塞到了平时清洁工扔厨余的桶内,“你也别想跟‘妹妹’谈恋爱!”

你咬牙切齿地打开手机把岛田源氏拉入了黑名单。
评论(6)
热度(37)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