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网瘾组】短篇 Moon River,源氏xD.Va

在美国洛杉矶比弗利山庄的一座宾馆里,有一位年轻女子坐在游泳池边的椅子上。女子静静望着被月光照亮的一汪池水。冬天清冷的风将银盘吹成细碎的光点。

夜已经深了,大部分住人已经入睡。这里的静谧与几个小时之前的热闹截然相反,没了灯光与音乐,没了美酒与热腾腾的美食,没了那些环绕着她打转的演员们与投资商。

天才美少女宋哈娜已经在这里坐了很久了,卸下偶像光环的她表情沉重又悲伤,与年龄不符的稚幼手里竟然捏着一颗镶嵌着月光宝石的戒指。款式相当古旧,珠宝的镶嵌工艺与当下的不同,居然还是包镶的。换做别的戒指,她断是看都不会看一眼。环身是白金做的,这可以通过触感与光泽看出来。上面刻有像是星星的纹路,朴素不花俏,一看就知道是东方国度的工匠制造的。少女的手指一动,戒指转了个角度,一道深邃的蓝光从圆润的宝石上亮了起来,形状犹如天边的月牙。

“Moon river, wider than a mile,

I'm crossing you in style some day,

Oh, dream maker, you heart breaker……”

寂静中,宋哈娜突然唱起了名为《Moon River》的这首歌。那是一首很有年代感的歌曲了,她在最近刚杀青的电影里面被要求演唱这首曲子。电影讲了一位机甲驾驶员少女在一次战斗中受伤误入敌方,一面隐藏身份并试图与己方联络上,一面却在不知不觉与敌方的另一个战士产生了爱恋的故事。然而最后并不是什么浪漫的结局,而是两人在战场上再次相遇,在和平到来之前的最后一声炮响声中,男方为了保护女方而牺牲了他的生命。

《Moon River》作为女主在与男主相遇的时候所唱的歌曲,也作为整部影片的主题曲,宋哈娜今晚才在庆功宴上唱过,赢得了在场所有人的掌声。

然而此刻,她才唱到第三句,便要开始哽咽了。一股忧愁快要让她在凌晨冷冽的风中喘不过气来。

“Wherever you're going, I'm going yourway”哈娜多么想要唱出这句歌词,然而无论她是深呼吸还是强迫自己张大嘴,下颚都在发抖。她无法唱出这句歌词。

“我们还是不要再相互纠缠了。”这句话来自她所爱的人。

“为什么你会觉得这段感情是纠缠呢?只要你还爱我,我还爱你,为什么我们就不能在一起呢?”宋哈娜试图与之理论。

“哈娜,一切没有那么简单。我过着漂泊不定的生活,你也身负偶像光环。在我需要你,或者你需要我的时候,我们都无法给予彼此及时的陪伴。”

“那又如何?这一整年我们不都这样过来了吗?我是会有需要你的时候,但是我只需要你的一句话就能满足,只要让我知道你心里有我。就算你被卷入了危险的事件当中,没法及时联络到我,只要你在有空的时候给我一个信号,让我知道你还是安全的,我就已经很满足了。你能在你不执行任务的时候来陪陪我,就已经是我最大的幸福了。对你来说不也是这样吗?”

“然后呢?我们要这样一直下去吗?这样的情侣根本不是正常的。没有我,你完全可以找一个能长期陪伴你一路的伴侣。我用这半机械的身躯跟你在一起,还会给你带来各种非议。更何况我其实并不满足于你说的那样,我希望能够常伴你身边,然而我做不到。”

“如果可能,我也不希望我们这样下去啊,可是现在我不在乎啊!我喜欢你!你做不到的事,我也不希望有别的人做到,你明白吗?”

“本来,我们的年龄也差得太多了。在时间这种事情上,我也永远等不了你,你也永远追赶不上我。总有一天……”

“闭嘴!我不许你说这个!为什么你要跟我扯年龄……不是说好了吗,我们在一起的第一天我们不就约好了吗,不要谈这个话题。”

“但是哈娜这就是现实啊。我的使命,我的身体,我的时间,基于这些我是没法给予你一辈子的安稳的。我不想你没有这些别人都能拥有的东西……”

“……我们是没有办法在一起的。”

“为什么你要说这些,为什么你要说这么伤人的话,你明明知道这样会伤透我的心,为什么要这样说出来?源氏……”

“我们来赌一场,哈娜,我藏了一个我很珍惜的东西在宾馆的某个角落。如果你能找到它,那么我便会收回我刚才说的话,但如果你找不到,那么我们不如就这样吧……”

少女无时无刻不清楚她与岛田源氏的现状。她,宋哈娜,一战成名的世界级正能量偶像,隶属于对抗残余智械军队的MEKA机甲部队,一边做着直播,一边接着没完没了的通告,奔波于世界各地。他,岛田源氏,旧守望先锋的改造半机械人,肩负着调和世界的均衡的使命,有的时候甚至不得不做出颇阴暗的勾当,是存活在阴影中的人。

他们本应是两条平行线,连对白都不会有的路人。若不是因为那么一次因缘,他们根本不可能成为朋友,成为恋人。

如果两个人的关系被公开于天下,那么对谁都没有好处。源氏旧时的背景说不定会被那些媒体拆穿从而威胁到他的生命,而宋哈娜冒险加入新守望先锋的事情也说不定会被暴光而让她被抓起来。

他明白,她也明白。纵使一万个不想承认但这就是事实。

“……好吧,那我就陪你玩这场游戏。要是我找出来了,那你可不能反悔。”她宋哈娜这一生就没有害怕过,但是就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慌了。

没人知道源氏有多么重视与爱护宋哈娜,也没有人知道哈娜有多么信任与爱恋源氏。因此源氏才会希望能有另一个人给予宋哈娜他所不能给她的一切,不希望她吊死在自己身上。而宋哈娜作为一个女性当然是想要一个一生的承诺与一场实实在在的恋爱,但她太清楚自己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一个深爱着她的也令她深爱着的灵魂。

就在哈娜死活找不到源氏说的那个东西而逐渐绝望的时候,她突然被已经停止运作的景观喷泉池底的一个黑点所吸引。这一枚戒指便是她伸手捞起来的。

她口中总说着她不相信命运,但实际上心底却比谁都相信。第一眼看到它,哈娜就断定她找到了信物。

当指针指向午夜的那一刻,一个带着绿光的身影轻轻落到了宋哈娜身边。

“看来还是我输了。”

“嗯。你输了。”

“……”

此时源氏应该收回他要跟哈娜结束这段恋情的话,然而他却沉默了。他在宋哈娜对面的椅子上坐下,拿起桌面的火柴,一划,寒冷的冬风中亮起了一丝温暖。幽幽花香从两人中间的蜡烛中弥漫开来。哈娜紧了紧大衣,身体往光亮处靠过去。

“这枚戒指是我父亲与母亲的定情信物,也是我父母上一辈,上上一辈的,代代传下来的宝物。”

“嗯。”

哈娜低头望着月光石。石头散发出温柔与祥和的气息,这与她的性格实在不相匹配。她笑,如果是她来挑那她肯定会选择有星彩或猫眼效应的宝石。但是此刻,她却是那么想要将这个戒指占为己有,她不能想象有另一个人戴着它。她希望它只能出现在她左手的无名指上,带着美好的祝福与爱。

源氏在烛光对面将面罩取了下来,露出了他本来的面目。伤疤累累的脸上,有着些许疲惫。

“哈娜,你是我最重要的人。你比这个戒指重要得多。”

“嗯。”宋哈娜垂着眼睑,她不愿意看向源氏,如果她现在看过去,那她一定会明白什么,但是她错过了。

“我真的什么都不在乎,源氏,我只想要你。所以请不要跟我说什么找另一个人,也不要跟我说你给不了我什么,我本来也不是冲着你的外在去的。我想要的是你的灵魂。我们之间的事我早就都想清楚了,虽然我比你小很多,但我早就已经不是小孩子了。所以也不要跟我说年龄的事。虽然这一年有着痛苦与寂寞,但是我们不也拥有着很多美好又温暖的回忆吗?” 

说着说着,有泪珠止不住地从她纤长的下睫毛上滑落,“新年有你陪着我一整周,情人节有你送我的玫瑰花,七夕带我回日本的温泉旅游,圣诞节有一封又臭又长的情书。平时你也会经常与我联系,时不时路过我的窗边,尽量陪我度过一个个夜晚,甚至在我去战地直播的时候还默默保护过我几次。这样我就已经很满足了。我真的是……一个很容易满足的女孩子。”

她将双目发红的脸埋在手心里,却察觉到另一个熟悉的触觉握住她的手腕,将她的手拉开。源氏来到了她跟前将她的眼泪拭去。

“哈娜,抱歉。都是我的错。是我想得还不够多,是我犹豫了。是我在害怕我们会在这样的相处模式下越走越远。我们所做的事情太不一样了。我怕你不满足,我怕你总有一天会离开我。每次任务,我知道你都在等我回去,正是这样的力量支撑着我度过一个个困难。如果没有你,我也不知道我能撑多久。是我对自己没有信心。毕竟我是这样的一个人……”

“不,不要再说你是什么样的人了,我真的不介意你是个半机械人,就像你自己本身认为的一样,这就是你的样子,而我喜欢的也就是这样的你。不论社会媒体怎么说我们,实在不行,到了那一步再说,总会有办法的。你还记得我加入新守望先锋的原因吗?我跟你是一样的,我们都希望着世界能和平,我们都想惩恶扬善,只是我与你达成这个目标的方式不一样罢了,但这不代表你与我应该站在对立面,这就是我加入你所在的守望先锋的原因啊。”

一阵沉寂降临在两人之间。

最后是源氏先打破了现状。他让哈娜将头抬起来望着他。

“今早我去摄影棚见你的时候,我做了一个重要的决定,但是当我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我便立即知道我想要的到底是什么了。”

宋哈娜的眼睛里有着一丝忧伤,但她依然在认真听对方说话。

 “这枚戒指,我从一开始就希望有一天能交到你的手上。如果你找到这个戒指,那我一定会向你求婚。假如你没有找到,我也一样会向你求婚。虽然别的承诺我都给不了你,但是如果你愿意,那么我的灵魂将属于你。我会一直爱着你。这是我所有的财富了……”

“……那么,宋哈娜小姐,我问你,你真的愿意接受我这个人吗?愿意让我们这样的关系一直持续到死亡将我们分开的那一刻吗?即使我确实没有可能一直像保镖一样在你身边,即使我可能会时不时失联,即使我所做的可能与你所做的事情完全相反。”

宋哈娜一愣,眨了眨眼,眼角的泪花还没干。

她察觉到源氏正单膝着地跪在地上,月光下他的眼睛深邃而有神,让她有种想要凑过去亲吻他的冲动,一如他们初见之时。

“源氏,你……你这是在向我求婚吗!?”宋哈娜的语气好气又好笑。

“咳!能不能看看气氛再说话啊?”源氏真的是要败倒在面前年轻女子的手上了。他急躁地拿起她手中的月光石戒指,话不多说,直接强行套到了宋哈娜的左手中指上。

“不不不,你搞错了”少女慌慌张张,不顾源氏的阻挠把戒指摘了下来,将其戴到了无名指上,然后将手举起来指给面前的男性看,“不是这根手指,是这个!”

源氏在看到哈娜把戒指摘下来的那一刻是冷汗直流的,他甚至被她吓到了。但是当看到她傻乎乎地将它戴在了无名指上,内心又是紧张与羞愧的。

“呃可是哈娜啊……这是订婚用的戒指……不是结婚戒指。”

“.…..”

一时间两个人大眼瞪小眼。

“所……所以你现在不是打算要跟我结婚?”宋哈娜尴尬地盯着源氏。

“不是。”

“嗯!”宋哈娜重重吸了一口气。

“不是,是,我要跟你结婚,但是我现在是在求婚……不是你想的那样的。呃,我已经被你弄糊涂了。所以说这个是订婚戒指,是求婚用的,戴在中指。结婚用的是另一个,戴在无名指,我是打算找个时间再给你买个与你气质更相称的,明白了吗?”源氏尽力解释着。

“呜……”宋哈娜的脸突然爆红到耳根,“那那那我,我摘……”

“没事,没事,你就这么带着就好了。”源氏的脸也红了,他想要用手挡住自己的嘴,却还是掩藏不住他的偷笑。

“哈娜,原谅我今早跟你说的那些话。最近发生了一些事,让我迷茫了一下。你就当我没有睡醒吧。”

“何止是没有睡醒,我都想让托比昂把你的脑子给改造一下了!”宋哈娜嗔怪,她知道源氏有的时候就是这样的,会突然退缩一下,也许这是他以前的经历在其心中留下的印记在作祟。她将半机械人拉近自己,“顺带的,你现在最好想想如何修复我受伤的心脏!这我可没有买商业保险,可是很贵的。”

“那今晚真的要仔细地治疗一下了。”源氏一双手将哈娜从座位上抱起,小心翼翼又紧紧地贴在自己胸前。

“嗯。普通的药怕是没有用哦。”

不知何时,晚风已经停了下来,水池中的银月恢复了完整,仅有一盏小小的烛光在燃烧。然而黑夜里有更加温暖的热度在楼上的窗后,一对璧人相拥,接吻,他们在尽情享受着当下的欢愉,以及在未来,珍惜所有能够在一起的时光。

“Two drifters, off to see the world

There's such a lot of world to see

We're after the same rainbow's end,waiting round the bend

My huckleberry friend, Moon River, and me.”

评论(2)
热度(22)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