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网瘾组相爱相杀30题】追逐/奔走的理由,源氏xDVA

追逐/奔走的理由


宋哈娜盯着眼前抽出肋差短刃的机械忍者,利刃反射着窗外正午刺眼的阳光,她的双目感到了疼痛。

地上冒着一丝飞烟,而忍者的右臂翻起了一小片装甲,暴露出里面贮藏着的手里剑。

两个人皆按兵不动,相互打量着,揣测着对方下一步的行动。

这样的场景,已经在哈娜的记忆里已经重复了无数次。她感到一阵反胃,但更多的是一种兴奋,一种无上的快感。她终于又见到了这个虐杀了她无数遍的敌人,抑或是她曾经的挚爱。

她是多么爱着他,她愿意为了他付出一切,她愿意跟随他走到天涯海角直到死亡不得不将他们分开。宋哈娜曾以为自己一醒来,便到了天堂,但她不知道自己正一步步踏入一个陷阱,一个地狱。

“源氏,你想要做什么?放下武器,你不认得我了吗?”

“停下!别!救命啊啊!!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为什么你要……不要过来!!停下!”

“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好疼啊!!好疼啊!呜啊啊啊啊啊!不要啊!”

“是什么让你变成这样,源氏?是谁指使你这么对我吗?!”

“你不要过来!!你不是说你爱我的吗?为什么要杀我?”

“真的好疼啊呜哇啊啊啊!!好疼啊!!”

“你不要过来!再过来,我就不客气了!”

“亲爱的,我不想攻击你,求求你,说话吧,向我解释。”

“我爱你啊,你不爱我了吗?”

“为什么你什么都不说……我的心好痛……”

“求求你,源氏,停下来吧,让我们停下这场闹剧吧。这完全没有意义。”

“既然你执意要这样,那我也……没有必要留情了……”

“尝尝我的痛苦吧!岛田源氏!”

“我的子弹可不会像你的刀,我不会让你那么快死掉的,你看,这样是不是很痛?”

“别想要用你那手里剑,我知道你的弱点在哪里。”

“渣滓,就凭你这把刀,怕是你还没有碰到我就死了吧。”

“去死吧!!下地狱吧!”

那些肉体以及精神的痛楚已经深深烙印在每一寸脑海里,杀戮已然变成她的执念。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一次次重生,一次次睁眼的瞬间自己的爱人便站在了她的跟前,拿着那把龙一文字,不言不语,将她的四肢关节一一刺穿,剜着她的内脏,甚至在她眼前将它们挑出来,比起这些痛不欲生的方式,她更宁愿他一刀劈断她的脖子。

刚开始她不敢反抗,直到一次次死亡,一次次无助与窒息将她步步逼到疯狂的边缘。她开始反抗,变得冷漠,仿佛是个魔鬼,最终以屠戮着自己最爱的人为乐,将其破坏殆尽。

这就像一场无止境的噩梦,他与自己一样是不灭的存在。在这个世界里,不是他死,就是她亡。抹杀他,变成了宋哈娜究极的目标。

有多爱,则有多恨。他们在这看似无止尽的轮回中,彼此追逐,仿佛一场洒满鲜血的华尔兹。

源氏透过面甲看着那年轻的女性。她的身体怎么也像自己一样,被强化改造变成了半机械半人类。然而不论她变成什么样,她宋哈娜仍然是自己最爱的那个女子,她战斗的身影依然与当初离开他的时候一模一样,是那么激进而不失优美。

他足足找了她六年。六年间,源氏不断打探着当初将她从他身边带走的某个神秘组织的存在。即使饥寒交加,或是踏入充满血腥的陷阱,多次冒了生命的危险,但是他从没有放弃过所爱的哈娜,没有停下过脚步。总有一天,他会找到宋哈娜,找回他深爱的DVA,带她回到他们那个温馨的小家。

然而,岛田源氏没有想过的是,两人相见的那一瞬间,哈娜却猝不及防地给了他一枪。

他的心脏在狂跳,正如多年前他第一次与她相见的那一刻。就在所有人都不看好拥有着巨大年龄差的两个人的同时,命中注定他们恰巧情投意合。这该是有多么的幸运,自己爱的人正好爱着自己。

宋哈娜死死盯着高台的忍者。她将手枪准心对准了岛田源氏的头。手指因为激动而发颤。眼前的这个机械忍者与以往的源氏不同,他没有一见面便拔出龙一文字,而是率先使用了他腰间的肋差,用其反弹自己的子弹。噢,她多久没有感受到这种新鲜感了。对方要是总是使用同一个招式,是个人都是会看腻的。

她的瞳仁收缩,手指扣下了扳机,一梭子子弹呼啸而去。叮叮的反弹声中,女子在掩体之间灵活地穿梭着。

“哈娜!我是源氏!放下武器,我是来带你走的。这里已经没有危险了。不会再有人害你了!”

女子已经不是当年那个女子了。宋哈娜的脑海中只有杀戮。她二话不说,熟练地换上新弹夹,朝着企图向她接近的忍者不断射击。

突然一个瞬间,刀刃反弹金属的声响消失了,变成了一声声子弹空响。

宋哈娜探头,大厅里却空无一人,唯有头顶的吊灯在不断晃着。

突然身侧一阵窸窣,她手中的枪被打落。宋哈娜正要去捡,然而身体却被强有力的臂膀所阻挠。

源氏不明白,为什么哈娜回头看他的眼神如此惊恐,为什么她那样大力地挣扎,那样尖叫着,仿佛他的怀抱是要了她的命一样。他必须使出全身解数,不然是无法控制住她的。哈娜试图用脚将身后人勾倒,她还试图用手肘撞击源氏的身体,当她发觉一切都无法撼动这个男性的时候,她便用头一次次向后企图撞击机械忍者的面甲。刚开始源氏没有躲开,碰撞让他一阵耳鸣,等到他回过神,他看到自己目镜上留着血印子,而心爱的女子后脑勺竟然开始流血了。她这是撞得有多大力啊!

“放开我!放开我!放开我!!”

宋哈娜已经失控,她不断重复着那三个字,求生的欲望让她陷入了无尽的恐惧与疯狂。她不想死,她要杀了他,她要杀了身后这个人!撕心裂肺的喊声回荡在这座废弃的工厂大厅里,仿佛是生命最后的呐喊一般。

“哈娜!停下,别喊了!”

“别喊了!天哪!别这样!停下,听我说好吗?”

“你怎么了哈娜!?我是源氏!我爱你,我不会伤害你的!别挣扎了!”

即使强壮如他,也还是渐渐无法把控住狂乱挣扎中的女子。

“他们究竟把你怎么了?哈娜,我是源氏啊,你好好听我说啊!”源氏的心仿佛在滴血,他几乎无法压抑住心中的悲伤。那个该死的组织,他恨不得将那些首领们一个个千刀万剐。原本甜美又迷人的那个国民偶像,那个善良又有点小恶魔的她,那个爱着自己,不愿意让自己受到任何伤害的宋哈娜已经不见了。

他一个重心不稳,两个人皆翻倒在地。宋哈娜趁源氏一时吃痛松懈,挣脱了束缚,狂暴般向手枪的方向爬了过去。

机械忍者心呼不好,出于本能的自我保护,再度拔出了肋差挡在了身前。

“叮!”

子弹经由反弹一下子打在了宋哈娜的腹部正中央,鲜血立刻染红了她白得发亮的病号服。

源氏吓到了,他整个人大脑一片空白,看着眼前那不断放大的血花他手中的肋差一下子掉在了地上。

“砰砰砰砰砰!”枪声接连不断响起,一颗子弹被装甲弹开,一颗打碎了源氏的胸甲,一颗破了他右侧的喉管,而另外两颗正中了他的胸口。机械装甲不断有电火花冒了出来,还有血,大量的血。

“哈……哈娜……”源氏瞪大眼睛,他向后倒去,他死都不敢相信,自己最爱的人竟然真的想要杀死自己。他以为最初的那些枪击只是普通的防卫。

“哈娜……哈娜……”源氏躺在地上,气若游丝。他的身体在痛,心更痛,眼泪止不住地流了出来。此情此景,一如当年自己被亲兄长手刃。那种撕裂心扉的痛唤醒了他最不堪的回忆。当自己最爱的人与当年的兄长的身影重合在一起,他几乎不能呼吸。几声剧烈的咳嗽,带出了一口口血浆,整个面甲里全是腥味。

“啊……啊……”源氏抬起手想要宋哈娜将自己的面甲摘下,他想要她看看他的脸,但是他发现自己已经说不出话了。

眼前最爱的女人居高临下地看着他,她身上那片巨大的血印像极了开在雪地里的花,一如她的名字“hana”。那原本俏丽的脸庞露出了一个凶狠而扭曲的笑容,源氏听到了子弹上膛的声音。朝着他的黑黢黢的枪口,像是个无底洞。

“无论多少次,我都会杀死你!!”她瞪大着的眼睛尽是癫狂。

他不懂,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为什么哈娜会这么恨着自己,他们不是相爱的吗?

“砰砰砰砰砰!”

鲜血从机械忍者的头部爆裂出来,在女子眼里它就像敲碎的西瓜一样。

又一次解决掉威胁的宋哈娜一边咳着,一边笑了。岛田源氏永远都不是她的对手。

是啊,他不是她的对手……他怎么可能是她的对手呢?他爱着她啊!爱是保护而不是伤害,若不是那个出于自保的失误,源氏怎么可能忍心对他深爱的哈娜下重手。

机械忍者与持枪少女,一个出于拯救,一个出于复仇,然而,急于复仇的疯子是无法被拯救的。

腹部中枪的宋哈娜,毫无害怕之意,她知道,即使死了,还有重来的一日,她是不死的,倒下去的下个瞬间她又会重复这一个轮回。

然而,她错了。在她睁眼的瞬间她仿佛回到了一个自己很久之前就一直呆着的地方。躺着地方很舒服,盖着的东西也很柔软。她已经很久没有感受到这样美好的存在了。

空气里有一股熟悉的气味,让她整个身子都暖了起来。那是谁的气息?她一时想不起来了。

 “呜……”

一声呜咽打断了宋哈娜的回忆。

“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妈妈!!!”

她侧脸的同时,一个小男孩抱住了自己。一双小手牢牢钳住了她,整个人拼了命似的,仿佛生怕她离开。这个哭声,她好像在哪里听过,而且以前还好似经常听到。为什么这个哭声竟会让她觉得胸口一阵阵抽痛,它像是一个钳子将她的心不断拉扯着。这是怎么回事?自己如此的动摇,以至于都在不知不觉中流下了眼泪。

“妈妈!!!你终于回来了!我……我和爸爸找了你六年了,我以为你不要我们了!呜呜呜呜!!”

男孩子将头抬了起来,望向宋哈娜的眼神如此地无助,他哽咽过后又继续大声哭诉着,“爸爸说,爸爸说他会去找你……可是你回来了,可是爸爸呢?爸爸说他去找你了啊!为什么没有一起回来?呜哇啊啊啊!”他整个人满脸的泪水,自己不断用袖子擦拭着鼻子,直到整个袖子沾满了亮晶晶的液体。

宋哈娜盯着他,她的眼神顺着男孩的额头,到那副有特色的浓密剑眉,到修长的眼睫毛,到高高的颧骨,淡薄的嘴唇,最后到那令人熟悉的下巴。这些都像极了一个人。那个人,是她最爱之人,姓为岛田,名为源氏。而男孩子的眼睛与鼻梁像极了自己。

宋哈娜一阵悲喜交加。

可她心中有什么同时也破碎了。宋哈娜开始意识到这一切的真相。

“哈娜,我不会伤害你的!哈娜!我来救你!”那熟悉的语音仿佛在她耳边重现,从一开始的屠戮到最后,只有那么一次对方是有说话的,然而自己却被仇恨与恐惧统治住了,并没有留意到这个差别。

最后的是真的爱着自己的那个源氏啊!

绝望如同山洪般将她整个人淹没,仿佛天都要塌了下来,她胃里一阵翻江倒海,吐出一口恶血来,灵魂仿佛被强行剥离走了一部分,她一阵呼吸困难,晕了过去。

男孩子尖锐的声音逐渐远去。

追逐与奔走,当爱不再是理由,所有的努力皆会失去意义,唯空留绵绵无绝期的后悔及悲伤。

 

 


评论
热度(14)

喜欢源氏x天使的禁止关注我。禁止在网瘾组下面ky!!新浪微博@一番星Shelvi,文章优先更新在新浪微博:)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