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番星☆shelvi

喜欢源氏x天使的,请不要关注我。

【百恋歌】十三、情意深重夜夜相思。bg文,岛田源氏x你

已发章节:

 〇、一、 二、 三、 四、 五、 六、 七、 八、 九、 十、 十一、 十二、


十三、情意深重夜夜相思

影像在她手心浮现,这是很尖端的科技,眼前这个叫Sombra的年轻女性绝不是什么小人物。

莹莹的光映在眼底,你从中见到了源氏的背影。他正在跟一个人在小巷子里说话。你听不太清楚他们讨论的内容,但是“花村”与“进攻”两个词可是听得真真切切。

“这个人可是你们敌方的线人。”Sombra用手指了一下,卖乖似的看了你一眼。

“源氏跟他在一起做什么?”嘴上这么问着,你心中已经列举了很多的可能性。

“你以为源氏还被关押在那个老城池里吗?”Sombra低声笑了几下,又停顿了几秒,像是期待你会有什么回答。

你看着她,她抬起眉毛。“好吧,不跟你绕弯了。”

“他早就猜到会有这样的一天,至于是怎么个逃出来的我们暂时不讨论,重点在他们谈话的内容。你想想看,一个没有丝毫财富的少爷,为了想要达到某些目的而只得将自己知道的情报交易给了敌方……” 

“什么目的?”你直接打断了Sombra的话。不是你不想思考,而是这个话题太过于敏感,你不敢随意揣测,但源氏究竟是出于什么目的你是必须要搞清楚的。

“他早就想摆脱‘岛田’这个负担了,难道不是吗?”Sombra两手一摊,脸上的无奈表情很是讽刺。“再说,那个有着些许正义感的少爷眼里也有点容不下岛田的那些肮脏的事情呢。不知道是不是勇者斗恶龙这类的闯关游戏玩多了呢?他从小就总想着‘拯救’世界呢。”

她话语的重音落在“拯救”二字上。

“再给你一个提示。你想想之前岛田大人遇刺是谁将出行的情报透露出去的?”Sombra狡黠的目光化作了一根刺,一瞬扎得你心里难受。“岛田组的人再怎么样也算是几条忠诚的狗,主人还健在,养得又好,又怎么会反咬呢?”

一阵寒意顺着你背脊往上。你从没想过会是岛田大人的次子将他出行的事情告诉了家族的敌手从而导致了那次行凶。源氏在做这种事之前难道没有想过后果吗!?他若是还有一点点在乎自己的父亲与兄长,都不应该做出这样的事啊。

“Hmm……怎么说呢,其实这家伙起初好像只是想要添点乱子。但是敌方可不这么想呢。呵呵。唉,万人之上的岛田家主也真是讽刺啊,自己的孩子居然不认可自己家族的事业。”Sombra低声笑着。

你笑不出来。

“这一切真的是源氏自愿的吗?还是他被他们抓到了什么把柄?”你仍然不太相信那会是源氏做的事。

“不如你亲自去问他本人?这小子藏得还有点深呢。”Sombra意味深长地呼了一口气,收回手,影像消失。你咽了咽口水,身上的寒意加深了。该怎么问?如今自己连源氏在哪里都不知道。

“岛田大人他们……岛田家上层的人物们对这些知道多少?”你打探道。

“呵呵呵他们要是知道的话……你懂的。”Sombra没好意地笑着。就在你准备开口接话的时候,她突然触电般警觉地看了一眼某个方位。

“听着,我没空跟你耗了。现在我们来谈谈我想要的东西。”话题立即转了个向,她的语速变快了,特殊的口音让你几乎听不懂她在讲什么。

“什么?”你盯着她。 

“我要花村城的内部构造图。”Sombra凑到你跟前,“当然不仅仅是地表的那个。听说他们有下水道的通路,城里一定存有当初的设计图,我需要你帮我弄到手。”

“我怎么可能……”你对她想要的东西感到吃惊,其次也对于这种偷盗之事很犯难。

“噢。你会弄得到的,在未来。”Sombra将她紫色的眼睛眯了起来。

“你怎么这么确信?” 

Sombra转眼间已经爬上了窗台。“因为我拥有一切的信息。这是我利用大数据推断出来的。而且从未出错过。”

“我相信在某个时机我们还会再见面的,估计到时你会很需要我的。至于我要不要继续帮你,那就要看你能不能给我我想要的回报了。”

“下一次是什么时候?我需要……”你还没把话说完她便一瞬间消失在夜空中,仿佛逃命。

你愣在窗边,手指不安地来回抚摩柜子上的花纹,新信息太复杂需要时间去消化。

平时你在岛田家的时候从来都有守卫跟着,连脱身都难,更别说有能力去寻找他们家藏这种机密的地方了。

你心中的慌乱还没镇定下来,下一刻,门口传来一个声音。惊得你全身一抖往后退了几步想要去摸武器,可下一秒才想起来武器被Sombra不知道藏在哪里去了。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映入眼帘,来者的动作迅速而轻巧,一身黑色忍衣,凭借眉目之间的英气,你轻易地认出了眼前人。

“Gen……Genji?”你几乎说不出话。

“是我。”源氏拉下了面罩,露出了真容。你不安了起来,不知道他是否察觉到这房间里曾有另一人来过。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不是被关起来了吗?”你强行装作什么事情都不知道。 

只见他快步走过来,将你搂入怀中。“我好想你,绮礼。”

“源氏!我也是的!”听到他的话语,你脱口而出,双手紧紧环住自己喜欢的人,将头埋在他胸口,听到他稍微有些快的心跳,可他身上没有了以往私服上那股熟悉的味道。

“我自己逃出来了。”听到他这句话,你前一刻还紧抓着他的衣服,此刻手却松开了点。

“你是……怎么逃出来的?”你小心地斟酌着语句,不知道该如何劝说源氏不要再跟家族作对,却忘记自己的这句话理应再吃惊一点的。

“你怎么了?有心事?”源氏立刻感觉到了你的异样,扶着你的肩膀稍稍拉开你们之间的距离,望入你的双眸。

“没有,就是你突然出现在这里,我有点……不知所措。”你不知道自己在说这个话的时候瞳孔是否发生了变化,源氏是不是能察觉到自己说谎了。

“哦?”他若有所思,但是两秒后还是放弃了。

“我接下来有很重要的话要跟你说,是关于岛田家的……”源氏还没说完,你便下意识皱起了眉头,仿佛知道他要说什么内容。

“不,源氏……”

你根本还没想好怎么慢慢诱导,然而话语已经蹦了出来,你不想费劲地去拐弯抹角,两个相爱的人为什么不能直言呢?

“……你快回头吧,在一切还没有发生之前。”你直视眼前这个自己最重视的人。没有什么比他更重要了。

源氏一脸诧异地看着你。

“你不能把岛田大人以及你兄长置于危险之中,家族是一个人永远的依靠,没有了岛田家,谁能来保护你,你又该怎么样在这个社会上生存?”你的语气中全是担忧。

源氏的眼神有些躲闪。“你是不是把有些重要情报给了外人了?”你直接责问他。 

身着夜行服的源氏没有立即回答你,只是眼睛里出现了震惊。你看得出来他开始有些生气了。

“虽然这是某个不在组织内的人告诉我的,不过你放心,她还告诉我,岛田上下所有人都还不知情。但是岛田大人他们迟早会查出来的,所以你必须停止那些不当的行为了。源氏,这不是解决问题的正确办法。我们再一起好好想想,好吗?”

你语气近于恳求。然而源氏却闭上了眼睛不为所动,他开口了。“这么多年……我一直在设想各种情况,好像这是唯一出路。我讨厌自己的人生不受自己控制。你也说过,这样不断地以暴制暴所产生的恩怨实在太多。岛田家也是时候改变了,”

“可是你真的忍心让你的父亲,还有兄长还有其他亲戚受到生命威胁吗?”

“谁说他们会死了?”

“难道不会吗?你想想看,这是就像是要推翻一个统治权啊,想想历史!也许别人承诺你说是不会杀他们,但你想想看,他们真的会这么信守承诺吗?你宁可相信自己的家人啊!”你反问道。

源氏听完便真的生气了。

“你根本不了解那些人!你又怎么知道不能信任?你又对那些人、对我父亲与半藏了解多少?这两个多月里,你又有想过解决的办法吗?”

“我……”

你被他这几句话直接逼得语塞。他说的有道理,自己至今没有找到突破口。

可你不明白源氏的逻辑。由于自己在这里算是一个孤儿,你不能理解有什么会比一个能为自己提供庇护的家族更重要的,更何况日本这社会确实也需要一个能控制住黑暗势力的组织才不至于堕入完全的混沌。

同时,你也不能明白岛田家对源氏所做的事。为什么他们总要逼迫源氏去做他不想做的事情。无论是让他去参与暗杀任务,管理在外的产业,还是指定他的婚事,这当中很多事并不是非做不可啊。

源氏深吸了一口气,想要压住怒气,他的脸颊有些泛红。“跟我一起的那些人跟岛田家有很深的渊源,百年前我们甚至是一家人。当时他们最大的靠山被杀后所有相关的人士都被驱逐出国,现在也只敢活跃在暗处。但如今的他们比起现在的岛田家要更在乎民众,他们的主张与我们不一样,因此一定会带来改变。”

“也就是说你想要让他们‘夺权篡位’,然后你也顺便能得到自己想要的自由?”

“不仅仅是我的,我们、甚至半藏,都能解脱了。”源氏的眉头舒展开,仿佛真的有种“解脱”的感觉。

你听他这么说,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反驳。

眼前人的眼神暗淡下来。“难道你心甘情愿地做着神子?无怨地接受这乱七八糟的一切?这难道不是有点莫名其妙吗?”

“不,源氏,我不想的!我跟你一样厌恶这被人牵着线的命运,但是我曾答应过我父亲要好好帮助岛田家……”你吞咽了一口口水,接着问了一句话。“你真的有考虑过你所做的一切会给这个世界带来什么吗源氏……”

此刻,你的内心有两股力量在较量着,一方偏向自己曾经的誓言,一方偏向源氏。

“我能看到一个更好的世界,我所经历过的那些事将不会再发生。”源氏坚定的眼神让你一瞬间恍惚了。

“这是他们给你的承诺,还是?”你轻声问道,感觉有点脱力。然而源氏没有给你正面的解答。

“我只知道现在的家族已经接近衰败了,它越来越死板,即使凭我父亲和兄长也没有办法改变。这些年我更是看的清清楚楚,这部分有反动之心的人,反而在给人民带来更多的幸福。他们帮助穷人,能不用暴力解决事情就不用。而岛田家不是这样的,他们带来的只是黑暗,以及与各种势力争相争斗的混乱。”

“……”

源氏说得好像有点道理。难道是自己错了?你只是为了保护源氏而拼命想保住岛田家啊。你一脸不可思议的样子看着眼前的人,明明自己是要说服他,结果却快要被他说服了。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与那个组织有联系的?”你突然想知道。

“很多年前,当我被迫流放在外的时候。”源氏老实地回答着。

“你知道如果被你父亲他们知道你所做的事情,你会有什么后果吗?”你低下头,轻轻靠在源氏的胸口。

“我知道。绮礼,你听我说,我真的需要你的帮助。在我逃出花村城的那一刻,我已经无法回头了。”

听到源氏叫出你的名字,你咬住了下唇。

“他们已经做好了与岛田家交涉的准备,血腥肯定是避免不了的,到时候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一个东西被塞入你的手中,触感让你如此熟悉。定睛一看,是自己的奇门扇子。应该是源氏出逃的时候顺出来的,之前它被岛田组的人收走了。

“保护好自己。我很快就能来接你。”源氏嘱咐道紧接着用力地抱住了你,仿佛要把你按到身体里。他松开双臂,低下身,一个吻落在你的唇上,那是一个饱含思念与苦衷的吻。

你想告诉他你心中非常不安,可是就是开不了口,你舔舐着他的唇,甚至轻咬,身上还有点颤抖。如果可能,真的好想体验一次安静祥和的日子,两个人没有任何顾忌,没有任何阻隔,就这样在一起。

“你这要走了吗?”你有一种预感,此次的分离后,两人再见之日将是风雨袭城的时候了。

“嗯。我有些事情要去准备。”他打开房门,警惕地张望了几下,随后走到围墙边。

“我知道你现在很不安,但我希望你能相信我,属于我们的未来还很长。等着我。”他做了一个制止的动作,不让你再送下去。

庭院里静悄悄的,一轮残月挂在树梢,青年的影子凛凛然立于墙上。也许是还有留恋,迟了几秒,他才一个瞬身消失在夜空中,独留一片雀鸟的羽毛从空中缓缓下落。

————§————

等待是漫长的,尤其是当你知道要有什么要发生却还未发生的时候。

回到岛田城的日子是胆战心惊的,生怕自己的一个表情暴露出什么。

岛田家的人不愧都是忍者出身,源氏失踪这么大的事竟然对他们的日常丝毫没有影响。所有人都出奇地镇静,仿佛这件事没有发生一样。岛田大人依然每日在厅堂中与各个管理层的人商议事情,半藏一如往常地步履匆匆,实在难以联想到跟其弟失踪有关。你不禁猜测,有没有一种可能他们根本没有在忙着找源氏?

最近几周各地盘的动乱有扩大的趋势。正面,岛田家控制的企业由于市场的突发变化而亏损剧增;地下,陌生的爪牙还在不断渗入组织内部,诸事不顺。

“天边的云好红啊。”你停驻在窗口感慨道,也许就要发生点什么事情了。

————§————

那晚你从睡梦中惊醒,枪声源源不断地从外面传来,还有冷兵器交接的声音,一声声惨叫刺激着神经。你颤抖着将置于一边的袍子穿上,走向窗边,微微打开一条缝。

漆黑的夜晚此时正被一颗闪光弹照亮,紧接着远处又是一颗。

“难道是那些人攻进来了?”寒意顺着脊梁直往上,风中传来一阵血腥味,惹得你一下子干呕了起来。此刻,你脑海中仅有一个问题那便是“源氏在哪里”。

你将窗户关好,黑暗中偷偷摸索出自己的扇子,然后躺回被窝,像是鸵鸟将头栽进沙堆。

很快,门外的走廊传来急促的步子。

“神子大人!”

寝室门外的锁被解开,来者语气焦急,“快走,这里已经不安全了,跟我来。”黑暗之中你看不清那个人的长相,但是听声音他并不是自己等待的那个人。他从被子里将你拖出来,拉起你就跑。

“发生什么事了?”你匆忙间问道。

“有人袭击了岛田城。”楼梯处的灯已经被点亮,你见拉住你的人身着岛田组的服装,不知怎的还舒了口气。

本以为是要逃到花园或者更外面去,结果没想到那个忍者却将自己带到了地下一个从未来到过的地方。幽深的隧道有不明的嗡嗡声作响。

“这是紧急避难所吗?”你不由得提问。牵着你的人却用“跑快点”这三个字作为回答。

“你知道源氏在哪里吗?”你心中存有挂念,也许眼前这个人见到过他。你想要确认源氏的安全。眼前的人突然停下脚步站住,你还来不及收脚,内心刚产生疑惑为什么对方停下了眼前便一黑,什么都不知道了。

————§————

至今为止,自己是真实地活着,亦或是在一个美好的梦中?

“你醒啦?”

睁眼醒来见到的第一个人是一个拥有金发蓝眼的外国年轻女性,她身边还站着一位黑色短发的人。

“……”你深呼吸,皱起了眉头,感觉全身都十分僵硬。

“这位是安吉拉·齐格勒,你现在由我们看管。”黑发人说道。

你望了望仅转动眼球就能看到的那些地方。没有说话,只是试图从头脑中找到一点线索。

“你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那位黑发女性,看了一眼手中的面板,询问道。

“……”有一个名词呼之欲出,仿佛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然而到了嘴边却不知道该如何发音。自己的的确确有一个名字的,可是就是想不起来。

那个叫安吉拉的女人看着,你像是水中鱼一样傻傻的张口又闭口,她莞尔一笑,“岛津绮礼?”

仿佛一道闪电从脑中划过,这个名字让你感到特别熟悉。

“岛田?”她的笑容淡了下去,眉头微微皱了起来。

“岛田?”你跟随安吉拉那不标准的发音念着。

“岛田半藏?岛田源氏?你都还记得吗?”黑发的助手仿佛想帮忙,可是并无作用。你的大脑一片空白。

你试图在记忆里寻找相关联的事物,然而突然而来的耳鸣却切断了一切。

“……也许休息一下就会想起来了。”她说着,调了一下某个设备。你感到自己闻到了什么不一样的气味,渐渐只觉得头脑发沉,眼前的世界开始摇晃,眼皮也变得沉重起来。


———TBC———


作者的话:

突然想起来,这个同人已经写了1年了。去年的8月10号开始连载的。其实更新的时间只有半年,后面就一直不想写,心态总是因为各种排位崩坏。写这种角色X你的文,必须是对角色本身有爱才写的出来啊,可是我真的是与游戏里的各种源氏玩家产生矛盾,真的就不想写了。但是又觉得对不起读者。我不知道我还能不能饱含爱之心写完百恋歌,但是我想要把它写完,我不想它跟我以前写魔兽那时一样夭折。想了想,我也别整天去麻烦我家闺蜜帮我审了,我们都工作了,没那么多时间可以坐下来一点点抠一个晚上。如果有文字打错的地方,麻烦亲们帮我指出来,我好修改。

评论 ( 1 )
热度 ( 11 )

© 一番星☆shelvi | Powered by LOFTER